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4章 孙女夫人

我那个山寨机声音大,听筒也跟外放一样,所以罗教授也听见了,就问我明天三舅姥爷要出院?

我点了点头,说检查完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

罗教授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,我还是说吧,我检查了一下你三舅姥爷的病历,照着我这些年的经验,总觉得,他还是不像老年痴呆。”

啥?我一下愣了:“那他是怎么傻的?”

罗教授斟酌了一下,认真的说道:“要不,你带他看看心理医生?”

这话的意思我明白,罗教授是认为,老头儿是在装傻!

可老头儿平白无故装傻干啥?而他就算是闲的没事儿装傻,又怎么将可能把脑袋撞成那样?

这事儿让我心里有了疙瘩,回到了老头儿病房,发现老头儿正在玩枕巾,瞅我进来,虎着脸问我筋斗云怎么还不带来?

我眼珠子一转,说你别装傻了,我早看出来你没痴呆。

老头儿一愣,说:“呆是啥?为啥让我吃呆?好吃不?我尝尝?”

我被老头的灵魂拷问逼的败下阵来。

出院的时候,和上果然来了,老头儿第一次坐那么高级的车,东摸西摸的,问这筋斗云咋像是皮的?

和上就乐了,说这叫皮斗云。

老头儿大为称赞,说孙猴子看见一定很羡慕。

我冷眼旁观,心说老头儿如果是装傻,那他这演技还不把百花奖啥的拿个大满贯?

因为昨天那煞气的事儿,我也格外留心,但并没有发现那个煞气的踪迹。

我算是明白了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我虽然是升阶了,可比我厉害的实在太多了。

到了商店街,还是熙熙攘攘,好多请我看事儿的有钱人,车都开不进去,和上挺生气,跟割麦子似得,出去掀翻了好几个挡路的。

有钱人都惜命,一瞅吓的全跑远了,不过嘴里还跟灰太狼似得嘀咕还会回来的。

我眼尖,倒是看见街角站着几个额头有气阶的,看来是同行,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,一脸杀气。

想也知道,我在灵龟抱蛋那一战成名,大单子全抢着让我这个后起之秀做,他们当然不甘心。

我隐隐约约就感觉,我似乎是得罪人了。

把老头儿安置好了,我发现高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,笑嘻嘻的站在门口跟我招手,还帮我搬东西安置老头儿,我也高兴了起来,问高老师这段时间在忙什么?

高老师说也没啥,瞎忙!

老头儿一回来,商店街的邻居们都过来看望老头儿,连夸老头儿脑袋够硬,老头儿就嘿嘿的笑,这时杂货店的秀莲忽然喊道:“北斗哥,你啥时候养的猫啊?还挺可爱啊!”

猫?我就下楼瞅了瞅,还真看见一个黑身子白爪子的猫盘在了我平时坐的椅子上,正在打盹,模样别提多舒服了,好像在自己家似得。

和上也过来看了看,问这啥品种的?

这能是啥品种,不就普通野猫吗?慧慧她们家那条街上多得是,我还记得小时候上慧慧家吃饭,吴奶奶让我给老头捎一碗带鱼,结果从胡同里走过了,好几个猫一拥而上,把带鱼掀翻就抢着吃了,还挠了我好几把,我手腕上现在还有疤呢!

打那以后我看见猫就绕着走,这是古玩店老板把脑袋凑了过来,大惊小怪的就说道:“哎呀不好,北斗,这是个孝鞋猫!”

他就给我科普,说这种猫不吉利,进门就表示家里要死人,是来勾魂的!

家里有老人的,最忌讳这个,我本来就不待见猫,这种猫竟然还登堂入室唱丧歌,搞得我实在气不打一处来,就往外赶它。

可谁知这猫翻了个身,把肚皮露出来了,原来它肚皮跟脚全是白的,只有后背和腿是黑的。

古玩店老板一下不吭声了,程星河倒是插嘴:“孝鞋猫是浑身漆黑,光脚白,你看这肚皮,这就不叫孝鞋猫了,叫乌云盖雪——你说这猫是不是听得懂人话,这是自证身份呢?”

猫能听啥人话,我就把那猫往外轰:“你走你走,我家没老鼠,你要真听得懂,请另谋高就。”

因为童年阴影,我还是不乐意出手把它扔出去。

没成想那猫还真跟听得懂人话似得,竟然优雅的一伸爪子,就踩着猫步出去了。

我顿时松了口气,心说这猫还不算太不懂事。

没成想,我那口气还没松完呢,那猫又回来了,而且嘴里像是叼着什么东西,我仔细一瞅,浑身就凉了——它叼了好几个老鼠!

那老鼠还活着,一直在它嘴边扭,它优雅的一甩脖子,那几条老鼠就得了自由,飞快的钻进了门脸的角落。

我的脸顿时就绿了,程星河则拍着巴掌就笑:“你刚还说家里没老鼠,用不着,现在有了!”

而古玩店老板一瞅那老鼠,立马跑回自己的门脸里了,我们很快听到了他的哀嚎:“我刚给我外孙女买的仓鼠啊……”

那猫矫捷的蹬上了桌子,重新盘回了原来的姿势——好像它才是这里的主人。

这猫……成精了?

和上也开了眼了,说道:“我看你还是养吧,这猫不简单呐!你说是不是成仙了?”

成仙,我一下想起来了——八尾猫?

我是跟它说过,欠我一条命,它不会就上我这等着还命来了吧?

大庭广众之下我也没法试探,和上急着带我去寿宴,我只得先跟他走了——程星河听说寿宴上有鲍鱼,坚持跟着一起去,还换了身新衣服表决心。

到了地方一看,还真是个豪宅,中式园林设立,里面郁郁葱葱的全是树,和上给我科普,说今天的寿宴主人赵老先生特别注重风水,里面都是风水树,从各地找来的,不知道花了多少钱。

程星河就插嘴:“你们家这个世交这么牛逼,那你倒霉的时候没来帮你?”

和上摆了摆手:“世交是世交,我这次来,也就是希望跟他谈成建材买卖,上那个心干啥。”

别说,和上这货拎的挺清,简直外粗内秀,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富二代。

这时车在赵公馆外面停下了,我看见他们家东北方有个凹坑,心说这赵老先生看来也是叶公好龙,自己怕是不算太懂风水,请的风水师可能也不怎么专业。

进了门,只见里面的客人都衣冠楚楚的,看面相不是有权的就是有势的,和上显然在这个圈子如鱼得水,进门就如数家珍的介绍了起来,这是什么总,那是什么董。

那些人一听我的名号,都露出了十分惊喜的表情,说听说我在招财局上很有造诣,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请我改天多聊几句?

和上跟个经纪人一样帮我熟练的敷衍了几句,大家又对和上表示佩服,称赞和上运气好,能有我这样的哥们,一辈子的风水都没问题了。

和上一听他们夸我,高兴的摇头晃脑,帮我吹了不少彩虹屁。

席间我听见了其他人送来的礼物,什么长白山野山参,陈年普洱茶啥的,暗暗心惊,心说人家送寿礼送的这么大方,和上只带了一个我,难不成我比长白山野山参还值钱?

程星河对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全不感兴趣,看见宴席上有鱼有肉,只顾着犹豫第一口吃啥。

这时有人就说了一句:“寿星公来了!”

我回头一瞅,是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儿,秃头,脸色很红润,一部雪白胡子,鹤发童颜,神采奕奕。

他一看见和上,点了点头,矫健的走了过来寒暄起来,和上接着就很客套的说,知道您不缺什么,把李北斗李大师带来了。

赵老爷子一听,十分惊喜,连忙说道:“久仰久仰,想不到大师竟然这么年轻,我听说李大师千金难求,小和总竟然有本事把你带来,真是费心了!”

而跟在赵老爷子身边的,是一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性感美女,一头波浪长卷发,抹胸高开叉礼服,香肩长腿一览无遗,举手投足,简直风情万种。

刚想到这里,我的食指立马痛了起来,我没忍住,哎呀了一声。

这一下把在场人吓一跳,纷纷问我怎么了,我只好自称岔了气,那个美女看着我,眼波含笑,别提多妩媚了。

我忍不住就心想,这女的跟赵老爷子什么关系?孙女?

而和上低声介绍:“这就是赵老爷子的夫人。”

难怪呢……原来那个凹坑上显现的风水,是指代这个爷孙恋的夫人。

赵夫人朱唇轻启,柔声说道:“久仰大名。”

别说,那个眼波摄人心神的,叫谁都得脸红心跳,搞得我“岔气”了好几次。

赵老爷子这才说道:“我早就有事儿想求李大师帮忙,多亏小和总这次引荐,我就借着这个机会,求你帮我看看宅子,行不行?”

我点了点头让赵老爷子别客气,就问赵老爷子想看哪方面?

赵老爷子压低了声音,指着那个能当他孙女的夫人说道:“不瞒你说,贱内让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。”

我一听,立马看向了赵夫人的脸。

别说,这赵夫人的印堂上黑气浮现,人中上半截断纹,妥妥是要暴毙的征兆啊!showContent(“290017“,“70415554“);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