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44章 一符两用

小汤仔细一瞅那个位置,连忙告诉我,说那是一个学校的教学楼。

果然,仔细一看,那个楼下有个很长的电动门,隐隐约约还能看见“刀枪剑戟”几个大字。

合着还是个武校。

小汤连忙就问我:“大师,那个建筑物有啥问题?”

这货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挺强,难怪汪景琪愿意用他。

没错,确实有问题——那个建筑物的楼顶,跟底下的金字一样,摆着刀枪剑戟几样东西,正对着这个办公室。

而那些东西都是凶器锐物,一旦这些凶器锐物对着人,那这个地方的主人,轻则被小人背后中伤,重则要出血光之灾。

我又问了问汪景琪那几个短命的前辈,果然,那五个前辈全都是小属相,很容易被环境所影响,出事儿太正常了。

那小汤一听,连忙就拍自己的脑袋:“这就是了!汪哥那会儿就说,这武校的装饰正对着这里,都是伤树的,正要叫他们调头呢,可说也巧,偏偏那个武校,是我们汪哥竞争对手的老丈人开的,硬气的很,就是不挪,汪哥气的不行,刚要准备解决这事儿呢,就出现了后背脚印子的事儿了,这才紧着脚印子的事儿解决——合着还真是那些玩意儿闹的?”

有关系,但是解释不通——刀枪剑戟伤人,可为什么威胁到了汪景琪的是脚印子?

还没想出来,那个大貂裘就大摇大摆的过来了:“我说骗子,你看出什么头尾来没有?等雷劈呢?小汤,我爸爸走了,你叫几个人,把他打一顿,出了气我就走。”

小汤赶紧给赔笑脸:“您就别为难我了——我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我们这种跑腿的也担待不起啊!您要是不耐烦,要不回去休息一下,事儿办完了,我第一个过去告诉您。”

可大貂裘软硬不吃,倔强的往汪景琪的椅子上一坐:“那不行,今儿这个骗子要是堵不上我的嘴,我就奉陪到底,就当加夜班了。”

我不耐烦了,琢磨着这个镇山太岁在这里盯着,那些穷鬼都不敢来,上哪儿打听消息去?实在不行,把她放倒了算了。

平时我是不愿意跟女人计较,可这女的完全是自找不自在,不如成全她。

正要找找还有没有三步醉,在这个时候,程星河在一边跟我使眼色,我这才发现,他们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,都聚集在了一个大柜子后面。

啥情况?我立马就过去了。

这一过去,我心里顿时振奋了起来——那个柜子后面,有很明显的一道子煞气。

这里躲着个死人!

原来大貂裘这个辟邪神器进来了之后,其他的穷鬼作鸟兽散全给跑了,就剩下了这个智商低脑子慢,离了群,眼瞅着跟不上大部队了,只好一脑袋扎到了这里来了。

我连忙就让程星河问问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程星河就告诉我,说这个死鬼逃命都不知道逃,你能指望他说出什么好话来,一问之下,这死鬼说那个汪景琪得罪了他们,他们是来找汪景琪报仇的,而这个儿媳妇后心上有个厉害的东西,他们害怕,所以一见到了儿媳妇,赶紧就跑了。

厉害的东西?卧槽,就那么大貂裘,身上能有什么厉害的东西?

而且,报仇?那个汪景琪不是信玄学知道因果吗?那怎么可能得罪这么多的死人?怎么得罪的?

我就让程星河再问问,那个大脚印子是怎么回事?

程星河说也问了,就问出了俩字来,天王。

天王?这话什么意思,明星我倒是知道,当然了,神仙也有四大天王,可四大天王是何等的威名,何必要每天晚上来踩一个活人的后心。

要想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,看来还得亲眼看看那个踩背的东西。

正想着呢,脑袋被人给推了一下:“一眼看不见,你们几个就鬼鬼祟祟的,商量什么呢,别是要偷我们家的东西吧?”

又是大貂裘。

不过,我还对她身上的东西来了兴趣——那是啥东西,这么厉害,孤魂野鬼都害怕?

于是我就仔细的冲着她肩膀的部分看了看,这一看不要紧,她肩膀上缠绕的,是一种很特别的青气。

灵物?

大貂裘接触到了我的眼神,立马把肩膀给捂严实了:“我告诉你,别看我冰清玉洁,你就想癞蛤蟆吃天鹅肉,照照镜子吧弟弟,买不起,撒泡尿也行。”

哑巴兰实在忍不住了:“哥,我手痒的不行了。”

大貂裘一听哑巴兰是个男人声音吓了一跳:“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正经人,还带了个人妖?还说不是天桥卖艺的?呵,手痒,手痒抹点达克宁啊!”

达你大爷。

我就问她,那天上医院检查,检查出身上有什么东西,闹的你那么疼没有?

大貂裘一听我问,眼里不受控制的就露出了一抹恐惧,但马上,她就把那个恐惧给压下去了:“管你什么事儿?你给我出医药费还是怎么着?”

说着,转身就上一边去了,像是心里有鬼。

我凝气上目,倒是能看出来——她背后那个青气,圆圆的。

那能是什么玩意儿?

也许,还真跟脚印子的事情有点关系呢!真要是这样,她不走倒是好。

小汤赶了过来,连忙问我,现在应该怎么办?

我一寻思,说那就先看看,那个踩背的到底什么来历吧——你帮我准备几样东西,庙里的莲花灯,红蜡烛,稻草人,还有汪景琪经常穿的贴身衣服。

说着,我又拿了半张黄纸——是刚才给汪景琪做符,剩下的半张。

程星河一下就看出来我要干什么了:“诶呀七星,你小子最近又进化了,我说你怎么破天荒给人画符呢——连替身术都会用了?”

没错,这叫一符两用——刚才那个符被汪景琪贴身带着,这半个符咒做替身法,那就事半功倍。

小汤一听“替身法”三个字,不禁肃然起敬,赶紧出去,把东西给置办齐了,

大貂裘也来了兴趣,嘀咕着说就要看看我们怎么装神弄鬼。

东西置办齐全,我把符咒贴在了稻草人身上,又给稻草人穿上了汪景琪的衣服,挂上了莲花灯。

为什么挂莲花灯呢?因为莲花灯带着神气,不是人的东西在莲花灯的光芒下,看不清楚东西,容易蒙混过关。

我们几个人则涂了阴泥,在旁边等着。

大貂裘等了一会儿,就睡着了,我们几个也困的打起了哈欠,我正要合眼,忽然就感觉到,窗户外面,像是有什么东西。

这可是六楼——窗户外面的,不会是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