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45章 身材佝偻

程星河也来了精神,我们俩一对眼,程星河已经把狗血红线给拿出来了,我摸向了七星龙泉。

白藿香和哑巴兰也已经睡着了,唯独小汤黑着眼圈,不停的抽烟保持清醒,尽忠职守的执行汪景琪的命令。

他离着窗户最近,抽着抽着烟,忽然就摸起了自己的胳膊,显然被冻了一个激灵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,像是想说这地方怎么突然这么冷。

我连忙跟他打了个眼色,他看明白,顿时紧张起来,赶紧把烟给掐了。

火头子刚灭,一道黑气顺着窗户缝飘了进来,凝气上目,约略能看到一个东西落了地。

之前听见“天王”两个字,还以为肯定是个英明神武的样子,谁知道那个东西身材佝偻,手臂都快耷拉到了地上了,倒是十分猥琐。

就这个模样,还是天王?

程星河的表情更微妙了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可见这个玩意儿长的有多新奇。

这个东西走近了穿着汪景琪衣服的稻草人,汪景琪那件跨栏背心顿时就无风自动了起来。

小汤看见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竟然能惊动活人的东西,能耐不小——得跟煞差不多。

而那个东西走过来,忽然一脚就把稻草人给掀翻了。

“豁朗”一声,稻草人落地,小汤眼里,是稻草人自己躺下了,不由一下就哆嗦了起来,直往我们身后藏。

而那个佝偻着的东西缓缓走过来,一脚就重重的踩在了稻草人的后背上。

说实在的,我入行这么久以来,见的案例一个比一个怪,可这个也太让人纳闷了——这东西要杀人,应该很简单,可杀人之前为什么要踩一踩,难道还是个马杀鸡爱好者?

那个稻草人瞬间就发出了“咯吱”一声响。

那个声音听得人浑身发毛——稻草人是用木头架子搭出来的,都承受不住这个重量,这个力道踩在真人身上,不得把脊椎骨给踩折了?

小汤眼瞅着稻草人自己发出响声,抖的更厉害了。

而那个东西还换了个姿势,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——他到底要干啥?

但是既然这个东西来了,我们也亲眼目睹它确实害人了,抓起来再说。

我就跟程星河使了个眼色,这东西能耐挺大,比起正面硬刚,不如偷袭把握大。

程星河会意,刚把狗血红线给揪出来,忽然那个佝偻的东西就愣了一下。

我心里一提,什么情况,它发现我们了?

按理说不能啊……

可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那个佝偻的身影似乎是发了怒,对着稻草人就拼命踩踏了起来,接着一弯腰,伸手就把那个跨栏背心给揪了起来,当场就撕成了两半。

我头皮顿时就麻了——它是发现,这是个替身了!

程星河就在一边瞪我,意思是骂我怎么画符的?

我自己也是满心懵逼,不对啊,一符两用我虽然是第一次用,但是按理说不可能出差错的,再说了,这里有莲花灯,它是怎么看出来的?除非……

汪景琪把那个贴身符咒离了身!

而那个黑魆魆的影子转过了身,冷冷的就朝着四面八方看了过来。

像是发怒了,在找戏弄它的人!

我们赶紧屏住呼吸找机会偷袭,眼瞅着那个身影一步一步,蹒跚着冲着我们就走过来了,我暗暗的握紧了诛邪手——寻思着实在不行就拼了。

可谁知道,我们身边大貂裘本来睡得好好的,偏偏这个时候,被踩踏的声音给惊醒了,冷不丁张开了眼睛,大声骂道:“这么晚了,谁活的不耐烦了,打扰老娘的好梦——知道老娘的爸爸是谁吗?”

坏了……大貂裘这么一张嘴,阴泥必然失效,眼瞅着那个巨大的身影停了下来,死死的看向了大貂裘。

小汤已经受不了惊吓,顿时打了一个嗝,也暴露了。

我和程星河立马站了起来,可没等我们动手,只见那个东西跟一阵风似得,一人类根本没法赶上的速度,对着大貂裘就冲过去了。

大貂裘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,只像是觉出有东西奔着她面前扑过来,愣在了原地,我心里一揪,心说大貂裘平时坏事儿做尽,想必灾厄宫上那个劫难就要来了。

可谁知道,那个黑魆魆的影子往她身上一扑,非但大貂裘没倒,那个黑魆魆的影子自己反而被撞出去了老远!

我和程星河一下全愣了,卧槽,大貂裘这是什么本事?

我反应也很快,趁着那个东西倒地,上去就要抓它,可它翻过身,对着窗户外就冲出去了。

这么一瞬,我见到了它的背面,忽然就愣住了。

程星河还想追,我把他给拉回来了。

程星河莫名其妙:“怎么啦?”

我答道:“这次还真是遇上了难啃的骨头了——那个佝偻的东西带着一丝神气,是个吃香火的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吃香火的?卧槽,难怪呢!”

我们的莲花灯是庙里找到的,一般邪祟看不清楚灯光下的东西,但是吃香的就不一样了——人家在庙里待习惯了,怎么可能看不清!

既然吃香火的,就不是我们这种普通先生能对付的了的。

我就问程星河,那东西长什么样子?

程星河就跟我形容,说那个东西光着脊梁,腰上就围着一块破布,还是个半秃,身上脏兮兮的。

啥玩意儿?这能是个什么神,没听说过啊!

更奇怪的是,明明是吃香火的,分明应该保佑子民,为什么干出这种事儿来。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肯定是那个汪景琪贪赃枉法,害死了很多的穷人,本地的父母神受不了了,亲自来处理他。”

听上去很合理,但是有点很奇怪——它踩的并不仅仅是汪景琪一个人,难不成,汪景琪前面的五个前辈,都干了这种事儿?

哪怕是伤天害理,应该受到报应,一般来说,也应该是归于当地城隍庙管理——死后该下油锅下油锅,该下磨盘下磨盘,。

活着的时候来伤活人,有点不对。

这个时候,大貂裘一把抓住了我,大声说道: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,是不是你们装神弄鬼?我,我怎么感觉……”

“是真有鬼!”一边的目击证人小汤这才缓过了神来,扶着墙勉强站起来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是亲眼看见了——那个稻草人——能自己动!”

说着,把刚才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大貂裘很信得过小汤,一听这话顿时就傻了,回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。

而我也反应过来了——大貂裘身上的东西肯定非比寻常,一般的穷鬼怕她,可能是因为那个东西辟邪,可连带着神气的东西都对她退避三舍,那这个东西,来头绝对小不了。

这么想着,我就想看看她后背,可大貂裘觉出我的视线不对,一根手指头差点捅我鼻子上:“当着这么多人,你还敢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我,没了人,你还不直接把我给摁了?我告诉你……”

哑巴兰早也醒了,说道:“哥,我不打她。那边有个订书钉,我能扎她脑袋上吗?”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哑巴兰你就别添乱了,还订书钉——要不你把墙上那个辟邪宝剑扎她脑袋上吧。”

我吸了口气,就对大貂裘说道:“你最好赶紧告诉我,你肩膀上有个什么东西,实在不知道,那就告诉我,你肩膀上有没有碰过什么也行——这事儿跟你爸爸的命有关,你自己想想吧,你爸爸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你还有什么能作威作福的本钱?”

汪景琪“家人”这个身份,正是大貂裘的痛点,她犹豫了一下,小汤就在一边劝她,让她赶紧说。

她犹豫了一下,才张了嘴:“医院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