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47章 背上取物

“咱爸在里面呢!”大貂裘没注意到那个人,连忙说道:“这些医生护士,就没几个好东西,我看他们根本没尽力救咱爸,你快想想办法,把咱爸弄到大地方去!”

那个男人显然也正有此意,冷冰冰的就让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出来说话。

我则趁着这个机会,跟白藿香使了个眼色,白藿香会意,悄无声息跟我就进去了。

其他人都没注意到我们,唯独那个同行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。

那个眼神很怪——像是在给我相面。

这种感觉让人不寒而栗,跟冷血动物似得。

白藿香手很快,托起了汪景琪的脑袋,就要来一针,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值班没走的医生,一见我们冲进来,顿时吓了一跳,赶鸭子似得就要来赶我们:“你们干什么的!出去!”

我立马拦住了她,她挤不过来,眼睁睁看着白藿香给汪景琪来了一阵,立马就是一声惨叫:“你们竟然——不得了啦,杀人啦!”

这一声一下把外面的人给惊动起来了,哗啦啦全挤了进来,尤其汪景琪儿子首当其冲,眼看着白藿香扎针,难以置信的就吼道:“臭娘们,你要对我爸怎么样?”

大貂裘也没想到我们胆子竟然这么大,连忙大声说道:“老公,他们是骗子,要害咱爸爸!”

汪景琪儿子一听,脸色一变,就要扑上来。

我一把拦住他,他还要跟我抓挠,只听“咳”的一声,汪景琪一歪头,就吐出了一个血块,缓缓睁开了眼。

这一下,不光冲进来的众人傻了眼,把周围的医生都给吓住了,喃喃的说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这简直就是奇迹啊!”

“那个小姑娘,到底什么来历?”

汪景琪儿子一下也不吭声了,跟看鬼一样的看着我们。

那个大胖子张桂芳,也忍不住挑起了眉头。

汪景琪一开始还有点蒙圈,这会儿想起来之前发生什么事儿了,立马说道:“哎呀,我后悔啊……”

他是不是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?

没成想,汪景琪接着就说道:“灯是有火的,火能烧木,我坐在灯下面,还能落好?阴沟里翻船,失策,真是失策……”

嗨,什么时候了,你还讲究这个呢!

不过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他能清醒到了这个程度,人是没啥问题了。

再一问那个符咒——闹半天是喝酒的时候,不小心让人给碰了一下,撒了一身酒,把那个符给泡烂了。

这就真是命中注定了。

眼瞅着之前那个身形佝偻的东西的劲头,应该已经被我们给得罪了,这一两天恼羞成怒,必定要来找汪景琪寻仇,我立马就问汪景琪:“你想想,你有没有得罪过很多穷人?”

程星河说那个踩人的东西衣服都没得穿,难不成,是专门保佑穷人的穷神,给自己信徒伸冤呢?

汪景琪听我没头没尾说这么句话,顿时也愣了一下:“得罪?没有啊!”

“你再仔细想想!”

这可是那些穷鬼亲口说的,还能有假?

可汪景琪的表情越来越迷茫了:“真没有啊——我也算是书香世家生人,这辈子,连认识,都不认识几个穷人!”

也怪,汪景琪的眼睛里虽然满是血丝,可十分明显,他眼神是清明坚定的,不是说谎。

这就怪了,横不能是那些穷鬼冤枉他吧?

可还没等我细问,汪景琪的儿子忽然就上来,一把搭在我肩膀上就要拽我:“说到底,你是谁啊?凭什么在我爸病床前面大呼小叫的?”

“你说话客气点!”这会儿程星河也从后面挤过来了:“要不是他,你爹恐怕今儿就拉倒了!”

哑巴兰四处看了看:“哥,我能用那个血压计打他脑袋吗?”

让你轻易别动手,不是让你找家伙。

汪景琪儿子倒是无所谓,但是我感觉出来,他身后的那个人,正在用一种很怪的眼神盯着我——像是在给我相面。

这种感觉挺让人不寒而栗的,跟冷血动物似得,让人浑身不舒服。

汪景琪也让他儿子不要无理取闹,接着就问我,脚印子的事情,是不是有进展了?今天一晚上,倒是没觉出来后背疼,感觉好多了。

你是好多了,那个稻草人已经为你牺牲了。

这事儿解决的越快越好,可似乎哪里的线索都是断的——像是缺一个最主要的线索。

汪景琪儿子一听这个,连忙说道:“爸爸,你不用去找野狐禅了,我听说您出了事儿,已经把灵瑞先生请来了!”

这人叫灵瑞先生?

汪景琪脸色一沉:“又是他?上次也没见管用,怎么又来了?”

汪景琪儿子连忙说道:“上次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错,灵瑞先生这一阵子,可给我帮了不少的大忙,爸爸,您就再给灵瑞先生一次机会吧!”

我就问身边的小汤,这人什么来历?

小汤叹了口气说这个先生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,小汪被他洗了脑似得,非说他厉害,还领着他进了办公楼,给汪哥解一解煞气,谁知道一进来,刚一做法,就害的大貂裘在楼梯上摔了一跤,做完了之后,也没管屁用,气的汪景琪说他是神棍,不许他再来,谁知道这次又被小汪带来了。

摔了一跤?

大貂裘这会儿也正在我们身边,立马说道:“没错……我看他就是个骗子,上次在办公室里,我好端端站着,就从楼梯上摔下来了,就算不是神棍,也是歪门邪道。”

好端端站着?我就让大貂裘说说,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?

大貂裘答道:“那会儿他拿了一个木头板子,在我爸的办公室里瞎划拉,我正缺钱找我爸打钱呢,结果一上楼,就觉出身后像是过来个什么东西,跟怪风似得,一下就打我身上了,当时就把我带楼梯下面去了,摔的我是七荤八素的,胳膊都骨折了!我看,那股子妖风,就是这货引来的!也不知道安的什么花花肠子——没准就是想把我给弄伤了,坏我爸的运气。”

你还真拿自己当吉祥物了还是怎么着?

但这一下,我就想起来了,立马问道:“当时你肩膀上是不是痛了一下?”

大貂裘跟看傻子似得看着我:“你说呢?何止是肩膀痛,我浑身都散架了!”

程星河脑子很快,立马说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没错,大貂裘身上的东西,怕就是这么机缘巧合进去的!

这个灵瑞先生上办公室里做法,就是为了拿一样东西,可刚招来,正好被大貂裘挡住,进到大貂裘身上,成了那个“肿瘤”!

说不定,那些穷鬼,也就是因为这个东西,才来作祟!

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反正肯定是个好货。

我立刻就看向了白藿香,白藿香不用我说,就点了点头——她应该可以把那个东西,从大貂裘身上给取出来。

我立马就问大貂裘:“你看见她的医术了吧?”

大貂裘楞了一下,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。

我接着就说道:“既然这样,她有办法,把你身上的那个肿瘤取下来,你愿意试试吗?”

大貂裘一下愣住了:“真的假的?”

她根本没活够,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于是她赶紧点了点头,跟医护人员说了说,还真借到了一个安静的手术室。

白藿香拿了一个小刀子,就要给大貂裘动手术——这感觉跟关云长刮骨疗伤一样,大貂裘也吓的不轻。

我们对白藿香的医术倒是很有自信,就在门外等着,可就在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捅了我一下,满脸狐疑的说道:“你有没有听见什么怪声音?”

我一皱眉头,啥怪声?

但等听清楚了,我头皮顿时也炸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