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50章 庙中天王

我连忙就问小汤:“那个天王庙有什么传说没有?”

小汤就告诉我们,要说传说,这个天王庙是保佑本地百姓的。

兴隆宫这个地方,以前跟现在不一样,以前这里是一片大水,都是盐碱滩涂地,人们不务农,而是打渔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所以崇拜的神仙也不跟内陆一样,供的是天王。

出海打渔,婚丧嫁娶,本地人都是要来拜天王的。

我就寻思了起来,难不成,汪景琪把那个天王给得罪了?

可没听说天王穿的那么破烂啊!

我就让小汤带路——现在就去天王庙。

灵瑞先生一听,连忙也跟着过来了——他的意思是,之前得罪了我,想着给我尽一点绵薄之力。

小汤一听还有点犹豫:“可是汪哥那边……”

病房的风水,哪儿有眼下的命重要。

大貂裘听见了,觉得挺危险,皱起眉头打定主意,偷偷摸摸的就要回去藏着,被我一把拽回来了:“你要是想把身上的肿瘤给治好,也跟着过来。”

大貂裘没辙,就一个劲儿的挣扎:“你们不是说没法子吗?我看你就是小母牛迎风劈叉——吹牛逼。”

我一听就把手松开了,说你不跟着可以,那你就找个安静地方藏着吧……大貂裘听到了这里,正合心意,结果我接着就说道:“到时候那尸油小鬼再找上门来,可没人护着你了。”

大貂裘脸色一变,想来刚才也看见发生了什么事儿了,也不用我说,拽住了我的衣角,赶都赶不走了。

那个庙就在办公楼对面——但是这个庙破破烂烂的,像是很久没人修葺过了,门口也不大,加上四周围都是树,没有熟人领路你还真不容易找到。

小汤就给我们科普,说后来兴隆宫转型,当地人慢慢的也就不来拜这个天王庙了。

程星河忍不住就叹气,说难怪哪里的鬼一副穷样,感情是这个庙出来的?

我问他又看见了?他摇头:“不都上办公室里去了吗?这里连鬼也没有,本来就穷,再不知道变通就得再饿死一次。”

这里香火这么差,难道那个模样寒酸,踩人后背的,还真是这里的庙主?

进了大门,内里荒的了不得,全是衰草,夹杂着几颗栗子树柿子树,一瞅那树我才看出来,这地方还有人住——上面的果子都被打下来了。

果然,神殿里面幽幽暗暗的有一星灯光,显然是怕费蜡,

里面守庙的是个老头儿,我们刚想找招呼,小汤就摆手,告诉我们没用——这个老头儿不光聋,而且哑,没别的生计,才在庙里住着的,有限的几个信徒不定期送点供奉,老头儿也就跟着能谋点吃食。

现在岁数大了,眼睛也不好了,打招呼也看不清楚。

我一瞅那老大爷确实跟小汤说的一样,衣衫褴褛,也怪可怜的。

程星河自己穷的吃过土,也忍不住摇头:“这还叫天王庙,不如叫穷庙得了。”

说着我们一起抬头看正殿上的神像,这一看我们俩倒是都愣了一下。

只见店堂上的神像,虽然浑身布满了灰尘,金漆也剥落的差不多了,可满身铠甲,头戴金冠,是个要上阵杀敌的姿势,整体造型那叫一个英明神武,不比大庙里的天王像逊色。

我就去瞅程星河:“你看见的是这个不是?”

程星河一根阿尔卑斯从嘴里也掏了出来,摇摇头:“咱们走错了吧?”

我就问小汤,周围还有其他庙没有?

小汤连连摇头,说这是办公室附近唯一的一个庙,没有其他的了。

大貂裘也跟着起哄:“哎,你不是说能给我治好了后背吗?怎么……”

可话刚说到了这里,大貂裘忽然就哆嗦了一下。

我一回头,就知道坏了,大貂裘的人中上,隐隐约约就浮现出了一股子黑线——她中邪,身体被其他东西给控制住了!

灵瑞先生也反应过来了:“前辈,小心!”

我没顾得上回话,连忙就要拽她,可她速度很快,转身就往外面撞了过去。

程星河哑巴兰也看出来,金丝玉尾和狗血红线一起弹了出去,要把她给拉回来。

可没想到,她转过了脸来,俩手用力一抓,倒是把程星河和哑巴兰给抓的离了地!

这俩人体重二百多斤,更何况哑巴兰的力气,她身上的东西本事不小啊!

灵瑞先生也没白来,伸手就把尸油小鬼给放出来了,可大貂裘转过脸,表情十分狰狞——显然是要跟我们拼命!

我追上去要把她拉住,可没想到,她忽然就露出了个阴测测的表情来。

煞气重了——重的厉害!

我连忙大声说道:“有东西过来了,都小心点!”

话音未落,这个小院子里面,冷不丁的就起了一阵阴风,这个季节本来就冷,可这个感觉,却是引种刺骨头的阴冷。

死人……很多死人!

果然,程星河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揉着自己的腰,一边抬起头来,瞬间倒吸一口凉气,大声说道:“妈的,七星咱们快走吧,这里的死人太多了——咱们扛不住!”

我一听,立马问道:“什么模样?”

“死人还看什么模样,你他娘要相亲还是怎么着?”程星河只好说:“可比咱们在办公室里看见的花样多——男女老少,高的矮的,胖的瘦的,穷的富的,花色繁多,一应俱全!”

大貂裘身上的东西,竟然能号令群鬼?

灵瑞先生本来要运气上眼,可发现程星河竟然直接就能看到死人,不由更是肃然起敬:“小小年纪,竟然有这种眼睛,前辈身边,果然卧虎藏龙!”

程星河一听十分乐意,答了一句好说,就继续劝我:“七星,死人的数目太多了,门不当户不对,没点本事别受罪,咱们还是走吧——看样子,跟白虎局怕是没什么关系,也不关咱们蛋事儿。”

话音刚落,阴风冲着我们就扑过来了,眼前的黑气遮天盖日,跟沙尘暴一样,就是想把我们给拦住,让大貂裘有一条生路。

我身上的气刚被诛邪手用完了,这会儿最简单的行气都困难,可事儿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哪儿能说不管就不管。

我胆子一直很大,立马说道:“要走你走——今儿不管大貂裘身上是金镶玉还是和氏璧,我都非得掏出来看看不可。”

这把程星河给气的,骂我真是不知火舞的弟弟——不知好歹。

但嘴里这么说,他还是挡在了我前面,用狗血红绳帮我挡死人:“那你就赶紧想法子掏啊!”

灵瑞先生的尸油小鬼之前派出来弄我,也损失了不少,这会儿也是一边招架,一边看我的表情。

眼瞅着在这些死人的保护下,大貂裘要从庙门口跑出去了,我心里着急,当然也想掏了,可现在死人跟城墙似得,也不好过去啊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雄浑的声音响在了我的身后:“多谢你——这个拿去,把它踏在足下。”

奇怪,谁的声音?

我想回头,可还没来得及回头,忽然就觉得身上像是灌进来了什么东西——刚烈雄厚,比老海的行气厉害的太多了。

难不成,这是……

那个行气瞬间就充盈到了脚上,我也没迟疑,一脚蹬在了栗子树上,矫健翻身,就在大貂裘要从门口出去的时候,一脚踹在了大貂裘的后背上。

这个姿势……我脑子里一亮,一下就知道,闹乱子的是个什么东西了。

难怪它不愿意回来,难怪天王塑像一只脚是凌空的,难怪汪景琪背后有脚印子。

这个东西,应该是天王踏在脚下的承重小鬼!

很多承重小鬼不光给天王做踏脚石,手上有时还会帮着天王捧东西。

那个能命令死人的法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