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51章 镇宅之物

大貂裘被踹了这一下,回过头死死的盯着我,像是认出了行气的来源,眼神顿时就露出几分恐惧,回身还想跑,可那股子行气暴烈他的压在了她背上就是不松。

同时我手头上一转,把七星龙泉给转了过来,寒芒就要扎到她后背上去。

但大貂裘反应也很快,“呼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阴风对着我就扎了过来。

程星河立马大叫:“七星,躲开!”

我们这一行,长期跟阴邪打交道,少量的阴气也不用放在心上,但是阴气太浓重的话,渗透体内,就跟被水淹没一样,命灯有可能就会被阴气吹灭,人也就完了。

果然,我感觉的出来,像是天上下了一场大雹子,寒气密密麻麻的砸在了我身上,这还不算,寒风历历,像是有数不清的嘴,在冲着我双肩和头顶吹气!

我一身鸡皮疙瘩就炸起来了——难不成,那个劫难到了?

这一下,身体禁不住,脚底下就要放松,大貂裘抓住了机会,就要从我脚底下溜出去,但这个时候,那个刚猛的行气再次冲了上来,死死的把大貂裘碾在了脚下。

那个动作——就跟做了一辈子一样,别提多熟稔了!

大貂裘脸色一僵,还想挣扎,可那刚猛的行气扩散全身,我觉出来,身后的那些寒气,瞬间就被那股行气冲散了。

趁着这个机会,七星龙泉直接扎入到了大貂裘后背,剑锋触及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,我用了巧劲儿往上一挑,只见大貂裘背后,就弹出了一个东西。

那个东西这么一出来,周围的阴冷一下就消失了。

果然,就是这个东西,能把那些孤魂野鬼给招来。

而大貂裘跟抽了骨头的黄鳝似得,直接趴在了地上,软软的不动弹了,掰过了她脑袋一瞅,人中上的黑线已经下去了。

再一看落在地上的东西,果然圆圆的,带着青气。

是一个圆形的金箔片,模样跟阿满给我的差不多,但是比阿满那块要大很多。

上面的一串繁复文字,是“敕令水天王镇守极乐河”。

极乐河……

“多谢。”

又是那个雄浑的声音,但是这个声音带着一种如释重负。

我立刻回头,可身后什么都没有。

程星河早就跑过来了,捡起来了那个金箔片左看右看:“七星你看,这上面写的是“敕令”——也就是古代的帝王批的!”

“哎呀……”小汤也追了过来,看着这个金箔片,一拍脑袋:“难不成,这是天王镇鬼令?”

说着,把手机拿出来,翻了半天,翻出来了一张照片。

照片上是一本发黄的线装书,繁体手写,显然还是百年之前的东西,上面除了文字,还有一副小像。

小像上,正是天王的形象。

只见那个天王的形象,跟神殿之中的一模一样,但一参照这个图,才确切知道,天王像果然是残损的。

完整的天王,跟我想的一样,一只脚抬起,踩在了一个小鬼背上,而小鬼两只手,举起了一个圆圆的东西,天王一只手就要接过那个东西。

看形状,正是那个金箔片。

旁边的标注,是水天王。

而那些手写字的意思,是详细描述了水天王的职责——十项全能,既管理水产丰收,也帮助“渡”人。

何为渡人呢?

兴隆宫现在有桥有公路,交通很方便,但是几百年前,地理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,这里是个孤岛,四周围全是白茫茫的水。

记载说本地人死在水中,就由水天王亲自送往轮回路——而水天王依靠的法器,就是那个天王镇鬼令。

程星河听到了这里好奇了起来:“那这东西好端端的,跟汪景琪的办公楼有什么关系?”

我有点猜出来了,就也看向了小汤。

小汤让我看的心虚,连忙说道,他可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不用你知道,我就问他:“那你再从县志上看看,办公室的前身,也就是那个衙门,不是有过闹鬼的传闻吗?是哪一年开始流传的?那几年,兴隆宫又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儿?”

小汤得令,赶紧查了查,这一查,连忙就告诉我,说那一年,兴隆宫发了很大的水患。

那个水患上,兴隆宫被淹了一大半,死伤无数,但神奇的是,衙门却固若金汤,没有被水患所波及。

那个管事儿的还趁着这个机会,跟乡民大肆宣传,说你们就是一帮愚民,天天拜什么水天王,可一旦出了事儿,是谁管你们,还不是我们这些衙门管事儿的?

乡民们本来就被灾祸冲击,这下,顺势就把仇恨转移到了水天王这里来,胆子大的冲进来,把帷幕香火都抢走了,胆子小的不敢闹事儿,但也不肯拜了,说水天王干吃香火不办事儿,对不起这些年来,祖祖辈辈节衣缩食,也要供奉的祭祀血食。

加上地理上的改变,水天王庙也就没人信了。

程星河也跟着皱眉头:“也是——当地的父母神,怎么没保佑本地人风调雨顺,弄这么大灾祸?不是说香火越盛,这神灵的能力也就越大吗?难怪本地人摔盘子砸碗呢!”

可这话刚说完,冷不丁“当”的一声,正殿里就传来了东西碎裂的声音,像是有人气的砸了个碗。

这一下把程星河吓了个激灵,赶紧缩了缩脖子:“不能是那个天王……”

我说废话,说话过点脑子,一会儿天王气急了,砸的就不是碗,而是你的脑袋了。

程星河这才不吭声了,哑巴兰笑话他,那个灵瑞先生也有点想笑,程星河觉得面子过不去,欺软怕硬,就要踢哑巴兰,奈何哑巴兰不算软,俩人打成一团,被白藿香臭骂了一顿,问他们是不是想吃伸腿瞪眼丸了。

我则接着问小汤,让他再看看,那段时间,府衙的幕僚,或者那个管事儿的交往的人,又没有风水先生?

小汤都没查,跟看神仙似得的看着我:“先生,你是真神了——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果然,那一年的幕僚,确实有一个风水先生,姓马。

我一下愣了——跟我三舅姥爷,还有马元秋一个姓氏?

我就问他名字还有没有?小汤摇摇头说那就散佚了,县志上只有“马师爷”三个字。

这个马师爷据说也是神通广大,帮着那个管事儿的处理事务,总能一眼就能找到凶手,好些人说他能看见鬼,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马神眼。

说着,小汤就很崇拜的看着我,问我为啥能掐算的这么准,是不是马神眼的后人。

说不好——没准还真能粘带点亲戚。

程星河忍不住了,就问我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?

我就告诉他,这事儿闹半天还是那个风水先生弄的鬼。

灵瑞先生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嘴:“前辈,难道……还真是填山镇海法?”

这灵瑞先生不愧是待过天师府的人,果然有见识。

没错,应该就是这个填山镇海法。

所谓的填山镇海,说的挺好听,但是办法并不光彩。

意思就是,在大灾将至的时候,把主管此事的神庙里的东西搬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,那不管什么灾祸,都不会波及到自己身上。

这事儿我以前也听说过——我们县城北四街有一年着了大火,当地都是旧房子,烧了个精光。

但神气的是,中间一户人家竟然毫发无损——像是大火直接把他们家给跳过去了。

当时我们这里的人都盛传,说那户人家说不定是大德之人,火神不烧他们家东西。

可三舅姥爷哼了一声,说屁,那家懂点皮毛,用了填山镇海法——提前知道这里要发生火灾,肯定从火神庙偷了信物,埋在院子里面了。

俗话说大水不冲龙王庙,大火认识火神的信物,自然也会绕着走。

我觉得很神气,碰巧北四街真的有个火神庙,进去一瞅——别说,火神庙里还真丢了东西——神像手里拿着的扇子不见了。

我当时挺佩服,说这家人真够鸡贼的。

可老头儿摇头叹气,说鸡贼个屁,是蠢才对——你动了神灵的东西,一时看着占了便宜,其实早晚有报应。

果然,没过多长时间,那一家人中了煤气,虽然比邻居晚了几步,也完了。

这样看来,有可能是那个所谓的马神眼,看出了兴隆宫要有水患,所以才建议管事儿的把水天王庙里的东西,搬到了府衙之中镇宅。

他们从水天王庙里取走的,就是垫脚的承重小鬼,还有小鬼手里捧着的那个镇鬼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