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45章 祸国妖妃

我不禁吃了一惊,她这个情况,比罗教授都好不了多少。

不过,她一双斜飞春燕眉,天心水波眼,可不像是什么好人,这种人为了自己的享受,不择手段,外带她奸门异常突出,恐怕是经常拿着自己的美貌做筹码,来实现自己的目的。

更别说,她的手虽然修长纤细很好看,骨节却外翻,这叫荆条细手,这种人心狠手辣,没什么人情,翻脸不认人。

而且她太阳穴凹陷——太阳穴凹,杀夫不用刀,妥妥克夫命。

这种人放在古代,那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啊!

我还真没见过这种面相,也算开了眼了。

这是和上咳嗽了一声,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低声说道:“哥们,你也看差不多了吧?”

我这才意识到盯着她时间太长了,赶紧收回了眼神,夫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还给我解围:“大师不用着急,想看多久看多久,我愿意等着。”

我连忙说看完了,接着就问道:“这一阵,夫人身边,是不是发生过人命案子?”

这赵夫人的奴仆宫上横纹截断,上面起了一个朱砂点,主身边发生过血光之灾,一丝煞气就是从这里缠向了人中,所以闹鬼的事情就是从这里起来的。

没看错的话,死的应该是她身边的工作人员。

赵老爷子和夫人的眼睛全亮了,赵老爷子连忙说道:“不错……大师果然名不虚传!不瞒你说,她前一阵,确实是受到了惊吓啊!缠上不干净的东西,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。”

我就让赵老爷子细说一下。

原来赵老爷子家有几个保镖,其中一个保镖叫张亮,专业素质没的说,但是人有点心术不正,性格也轻佻放荡,在赵老爷子夫妇身边时间长了,就对美貌的赵夫人有了非分之想,经常趁着赵老爷子不在的时候,对赵夫人出言挑逗。

赵夫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他,就跟赵老爷子说了,请赵老爷子辞退他,不用了。

赵老爷一听张亮竟然妄图染指自己的女人,大发雷霆,当时就要让张亮收拾行李回家,而这个张亮是个亡命之徒,听说自己要被辞退,抱着个鱼死网破的心,竟然妄图侵犯赵夫人,结果被其他两个保镖当场抓获。

张亮人品不行,但是专业素质过硬,其他保镖迫于自卫,把他击毙了。

这事儿经过相关部门调查,确认无误,本来事情就算过去了,可没成想,赵夫人从此以后,就遇上了可怕的事情。

一开始,是一个亲戚家小孩儿上这里来玩儿,看着赵夫人就笑,其他人就逗那个小孩儿,说这孩子也是个小人精,这么小就看得出谁好看。

赵夫人也跟着笑,可那个孩子接着就说道:“脑袋!脑袋!”

大人问他什么意思?那孩子笑的天真无邪,指着赵夫人头顶上方,就回答道:“姨姨头上,飘着一个大脑袋,红的!红的!”

这一下把在场的人都吓着了,亲戚赶紧把孩子带走了。

结果之后,又一个家里的女佣人半夜值班,突然来了月事去厕所,就看见院子里飘着个圆圆的东西,还以为是个气球呢,靠近一看,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——竟然是个人头,鲜血淋淋的飘在赵夫人卧室的窗外。

小孩儿不到五岁,天眼未闭,女人属阴,月事的时候容易撞鬼,这两件事儿搞得赵家人心惶惶的。

终于有一天,赵夫人自己在照镜子的时候,也忽然看见身后有张血粼粼的脸,凶神恶煞的盯着她,把她吓的娇啼一声,其他人赶来,那个脸却消失了。

再后来,只要身边没人,赵夫人就会看见那个鬼影出现,死死的瞪着她,而现在,她甚至能听见那个人头,开始吐出声音:“贱人!是你害死我的,我要你偿命!”

不用说,那个人头,就是张亮的。

说到了这里,赵夫人梨花带雨,就擦起了眼泪,说就算他死了,还要纠缠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就因为我美貌吗?那我宁愿不要这个美貌!

这话百分之一万是违心的。对这种女人来说,美貌比命重要。

而赵老爷子很心疼的就把赵夫人抱在了怀里,一番安慰。

这事儿不简单,能在普通人面前露出鬼影和鬼声的,已经是黑厉鬼了,跟停车场的汪晴晴一样。

可汪晴晴身处阴地才会这么快养出煞气,而这里的风水虽然不敢说好到极品,倒也没什么阴气,那个张亮既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,哪儿来这么大的煞气成了黑厉鬼?

我暗暗有点疑心,偷偷看了赵夫人一眼,心想莫非赵夫人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没说?

而赵夫人察觉到了我看她,对我嫣然一笑,笑的我耳根子发热,再次“岔气”。

和上听完则十分愤慨,说这货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?死了还痴心妄想,哥们这事儿你不能不管,必须替天行道!

赵老爷子也满怀希望的说道:“贱内的事情,就拜托大师了!”

我刚要跟着客套几句,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大师?我看是小丑倒差不多。”

真是冤家路窄,那个姓韩的黑胡子也来了。

其他的宾客议论纷纷:“哎呀,不愧是赵老爷子,真有面子,连韩先生都来给他过寿。”

“是啊,听说这位韩栋梁先生是正一道未来的掌门人,还是风水行业联合会的会长,以前也被人称为千金难求,多少人拍一个月的队,都未必能见上一面。”

“可惜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李北斗大师名声如日中天,大家都去求李大师了,正一道那可是门前冷落鞍马稀。”

“优胜劣汰,自然规律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说着他们相视一笑——在这个圈子里,这恐怕光有这种世故,哪儿有什么人情。

韩栋梁耳朵挺好使,显然都听见了,望着我的眼神越来越冷了。

赵老爷子倒是十分惊喜:“原来韩先生也来了啊!哎呀是我老赵荣幸,不过,你这话是……”

韩栋梁冷声说道:“赵老爷子,咱们交情一直不浅,我是怕你让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骗了,才特地来的。”

和上立马说道:“姓韩的,我哥们在灵龟抱蛋地里做的局你也看见了,凭什么这么泼脏水?”

其他人也议论纷纷,说着韩先生风度不行,风头被抢了,就要这样胡说八道。

“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暴殄天物也叫做局?”韩栋梁大声说道:“那我今天,就请诸位做个见证,我来跟这个李北斗比一比,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风水师。”

说着看向了我,带着点挑衅说道:“你敢吗?”

哟,他是急着要斗败我,挽回自己地位啊。

看热闹的太多了,这个时候认怂,那我也别想在这个圈子里继续吃饭了,于是我就说道:“可以,你说,怎么比?”

韩栋梁嘴角一抹阴笑:“那咱们就比比,谁先解决了那个缠着赵夫人的厉鬼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行。”

赵夫人一听十分兴奋,立刻跟赵老爷子说:“真是太幸运了,两个大师一起出马,肯定能把张亮抓住!”

赵老爷子看着赵夫人一脸宠溺:“我的小乖乖福大命大,怎么可能会出事儿,你放心吧,有我在,谁也伤不了你。”

我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,这时韩栋梁已经跑里面去看风水了,我也往里面走了走,这个时候,正看见俩女佣在宴席后面窃窃私语:“你看俩人又秀恩爱了,好多人羡慕咱们太太呢!”

“算了吧,”另一个女佣撇了撇嘴:“就算叫我嫁给他,我也受不了——你忘了肉枣的事儿了?老头子那么变态,恶心死了!”

变态?我就靠了过去,问她们说的是什么事儿?showContent(“290017“,“70415559“);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