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54章 白鹿打伞

接着,就把那个金箔重新塞进了承重小鬼手上的凹槽里。

就在金箔落下的这一瞬间,外面鸡叫了。

而长明灯的火焰灭了下去,一缕青烟冒了出来。

我的心里顿时就是一沉——到最后,也没来得及?

程星河也看见了,就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算了,这都是命数……”

灵瑞先生也跟着叹了口气,连声说可惜。

是啊,我们已经尽力了,这就是命数了……

只是,还是有点不甘心——水天王帮助了这么多人,为什么不得善终?

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的树叶子哗啦啦的响了起来,像是起了一阵大风。

这是雨前风。

小汤这一半天,连搬东西带跑,放下承重小鬼的泥塑就没力气了,躺在地上直喘气,这会儿听见了风声,立马爬了起来:“奇怪,天气预报说今天晴天啊!”

事出反常,确实不太对劲儿,我就伸出脖子往外看,果然看见天上的云层滚滚,像是要打雷。

奇怪了,冬天打雷的时候可是少啊!

而那一团一团的云彩别提多壮观了,好像在半空之中厮杀的千军万马一样。

一道闪电划了下来,把四周围都照亮了,隐隐就能听见轰鸣的雷声,该不会是哪个负心汉又赌咒发誓呢吧?

一抬头,我倒是看见那些奇形怪状的云朵之中,有一个,特别像是这个踏着承重小鬼的水天王神像。

难道,是水天王升天了?

正这个时候,白藿香忽然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你看!”

我回过神来,顿时也愣了一下。

只见刚才黯淡下去的长明灯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重新亮了起来。

水天王,没有消散?

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焦雷冷不丁就打在了神庙的琉璃瓦上,只听“桄榔”一声,头顶就是碎裂的声音。

接着,蹲房檐的坐兽轰然就从墙角掉了下来,摔在地上,砸了个粉碎。

卧槽,一个坐兽,能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,砸的好惨。

“多谢相助,无以为报,眼看你有一劫,我帮你挡了。”

又是那个声音。

我立马回头,可一转眼的功夫,眼前的世界猛然一变,多了许多以前没见过的色彩。

紫中带红——婆娑之气,主神灵。

青中透着绿——物灵。

非常漂亮的玛瑙色——偏财。

平时眼睛看到的东西其实已经很丰富多彩,但是这个时候,眼前的一切明亮了许多,好像大雨过后阳光出来,各种气象一新一样!

这是……救了水天王的功德,终于能让我升阶了!

灵瑞先生一错眼看见我,也像是吃了一惊:“前辈一直伪装成玄阶,现在,又装成地阶了?”

从玄阶一品到地阶四品,这是入行以来,最漫长的一次。

离着天阶,只有四个等级了!

我一下就高兴了起来,离着接回潇湘,是不是也越来越近了?

而且……身上的行气,也明显充沛了许多——之前还因为诛邪手元气大伤,现在,看来终于不用帅不过三秒了!

程星河一听,顿时也高兴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:“你小子又升阶了,赶紧着,线上发红包,线下开洋酒!”

对了,每逢玄阶到地阶,地阶到天阶,这种跨度,都会有一个天劫,原来,这次运气好,是水天王感谢我帮他找回了承重小鬼和天王镇鬼令,以自己房檐上的石兽做替身,帮我挡了一劫!

哑巴兰和白藿香听见我升阶了,也都跟着高兴了起来,程星河正要自吹自擂,表达一下自己也是功不可没,而他一抬眼,接着就说道:“这些死人……”

周围的煞气,正在飞快的消散。

原来水天王回来,已经用了天王镇鬼令,把那些流连的穷鬼,全超度回去了——这也是我功德剧增的原因。这些穷鬼,间接等于是我帮忙救下的。

那一阵子风雨来的快去的快,墙头石兽被雷打坏了之后,云卷云舒,天空呈现出了澄澈的碧色,阳光热烈的撒下来,暖洋洋的。

兴隆宫这个地方,环境治理的真不错,一丝雾霾也没有。

我连忙回身又给水天王烧了香,心里默默祝祷感谢了起来——同时,我想起了极乐河三个字。

这个地方,到底是不是跟白虎局有关系?

可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叹息声:“主上时隔几百年,果然全忘了……”

主上?

我冷不丁就想起了金箔片上的“敕令”,难不成,这个水天王,也是那个和我很相似的景朝国君册封的?

“白虎局之事,兹事体大,水神宫所在,也……”

水神宫?

那不就是潇湘的水神信物的所在地吗?

大皮帽子说过,潇湘的力量削弱,就是因为没有了水神信物,如过能找到了水神信物,她是不是就能打败河洛,重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上?

我立马激动了起来,就想问清楚,水神宫到底在什么地方。

可话刚说到了这里,忽然门后一阵巨响,像是有人闯进来了,我回头也一瞅,只见一大帮人涌进来了。

程星河他们也吓住了,忍不住看向了我:“这些人……”

小汤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连忙说道:“大师,我还忘了告诉你了——这水天王庙一共也没几个人来朝拜,所以汪哥批准,让把这个地方给拆迁了!”

这水天王才刚回来,庙就要被拆迁了?

我连忙就要拦住他们,可没想到,那些人跟涨潮似得挤过来,一下把我和程星河撞开,话都不肯多说一句。

我们吃阴阳饭的,本事不能对着凡人使,但是他们要是强拆,我们也就不能客气了!

这么想着,我就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,哑巴兰更是hi来劲,转身出去,把门口的石狮子抱来,就要吓唬他们。

可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——那些人对着水天王跪下,纳头就拜。

我手一下僵住,而哑巴兰的石狮子举在了半空,一下没落下来,倒是把他自己给带了一个踉跄。

这些人是……来朝拜的?

果然,一打听,原来这些人,都得到了祖宗的托梦。

说自己沉在了水底下好多年,多亏了水天王,才让自己得以超生,让他们务必要上水天王庙里,去虔诚供奉水天王,以报答水天王的恩德,那他们这把老骨头的在天之灵,也会荫蔽着他们点。

我一瞅这些人的打扮,也约略明白了。

虽然算不上褴褛,但是以穿戴普通的穷人居多。

他们祖上就穷,葬身在了水里,也没钱打捞,那等于说连阴宅都没有——祖宗尸骨无人收,子孙后代穷个够,他们的日子肯定也好不了。

而现在祖宗被超度,就说明天王庙灵验,他们虔诚参拜,日子一定也会变得好过起来。

这就真是一举两得了——既把那些穷鬼超度了,这天王庙也重新有了信徒和供奉,水天王庙终于能恢复往日的兴盛了。

果然,以我现在的地阶能力望气,明显能看到了神像上缠绕着的彩色神气,越来越鲜明浓重了。

说明水天王的神力,也就越来越大。

我正高兴呢,就听见外面一阵响声,和吆喝的声音。

这个声音我听过——是推土机的声音。

拆迁的来了。

我连忙就带着小汤出去了,只见拆迁队的工人们来了不说,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人,好像正在规划这里的土地。

那些西装革履的人,簇拥着一个大胖子。

正是汪景琪那个竞争对手,张桂芳。

小汤也一愣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我对这个张桂芳,也很好奇——一开始,正是他把天王镇鬼令的消息告诉给灵瑞先生的。

他不是行内人,到底怎么知道的?

因为刚才有风雨,所以他们都带了伞,现在都收了,张桂芳也拄着一把,他旁边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连忙双手捧起,意思是要替他拿伞。

张桂芳不置可否,就把伞拿过去了,他这么一松手,我心里就沉了一下。

那把伞的把柄,竟然是个雕刻精美的白色鹿头。

水百羽说——白鹿打伞,我见了,大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