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456章 铁片瑞兽

一看碑文的字体,我心里就有谱了——我刚才确实没有猜错,那字体,一看就是景朝的字体。

碑文的内容,是说战乱年代的时候,景朝的国君征战,在这里遇险,被伏兵追杀,眼前全是水域,躲无可躲避,一个勇士挺身而出,舍生忘死的把国君背在了身上,游入水中逃难。

事后上了这个岛上来,国君是安全了,可那个勇士脚上中了一箭,泡了水又感染了,古代医疗水平远远没现在发达,那个勇士就这么死了。

国君十分悲痛,把他埋在了本地之后,亲自下令敕封为天王,让他替自己守护这一方水土,就是水天王庙的来历。

难怪要踩着承重小鬼,没了小鬼就元气大伤,原来是腿脚受过伤。

知道知恩图报,这个昏君还算干过一些好事儿。

我抱着挺大的希望,想找找水神宫的线索,可剩下就没什么有营养的了,搞得我十分失望。

而哑巴兰眼巴巴的瞅着我,意思是想尽快双脱——脱单和脱女装。

没辙,水神宫虽然就在附近,但是我们也没什么线索,还是先从有线索的找起吧。

我又看了一眼四相密卷,把比较显著的地理特点跟小汤形容了一下,结果小汤一问三不知,说没见过。

这下我不由十分失望,也难怪,这么多年来沧海桑田,哪些位置说不定已经变了,只能一点一点摸索着找了。

这个时候,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拍手的声音:“不愧是水先生看中的人才,这么快就把事情解决了!”

这声音耳熟啊?

我立马回过头,还真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——这不是邸红眼吗?

邸红眼挺亲热的过来,摇头晃脑的就说道:“李大师真不愧是名门之后,自古英雄出少年!”

奇怪,这货不在帝都圈子里待着,跑这里来干啥了?

邸红眼接着说道:“上次听说,李大师真的从喀尔巴城里找到了金银洞,在琉璃桥拍卖行,把江公子都战败了,真是可喜可贺!实不相瞒,我早看他们江家的不顺眼,兄弟你是第一个挫他锐气的,痛快!”

他这得意洋洋的样子,不就是想卖弄一下,金银洞的资料是他给我的,我有今天,可得好好谢谢他吗?

他真要是为了我好,也就算了——可我在额图集的时候,就跟老徐旁敲侧击的打听出来了,当时那个帮助了老徐的邸先生说过,他是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上这里来的——除非子孙后代有仇人,倒是可以拿地图,把仇人给骗过来交代进去。

虽然我从额图集逃出生天,可归根结底,根本就是邸红眼想坑我。

我一笑:“让我去找金银洞的时候,你抱的什么心思,以为我不知道?”

邸红眼一听,脸都白了,连忙摆手:“哎呀,李大师不领我的情,我也不敢争什么,可你要说我害你,那是天大的冤枉,这要是让水先生知道了,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!”

显然,他也进了这个四相会,在水百羽手底下做事儿,指望着水百羽给他带来个光明前途呢,这下子,知道水百羽对我高看一眼,立马就要跟我攀交情了。

这邸家自己就是十二天阶家族之一,按理说没必要对水百羽这么奉承,难道水百羽在天阶之中,也有什么过人之处?

灵瑞先生也过来了:“邸先生,你也认识李老前辈?”

邸红眼一见灵瑞先生过来,本来有些意外,还有些畏惧,但是一听灵瑞先生这话,他一下把个嘴张的跟死鱼一样:“你说,老前辈?”

就那么个表情,下一句大概就想问问灵瑞先生发烧了还是痴呆了。

不过灵瑞先生本事很硬,邸红眼识时务,不敢直接这么说,只好露出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:“我……是不是听错了?”

灵瑞先生连忙说道:“当然不是——这位李老前辈的诛邪手我见识过了,九层!不是前辈是什么?”

这下就更出乎邸红眼的意料之外了,他转过脸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跟摆渡门……”

没等我说话,灵瑞先生就连连点头:“李老先生,确实是摆渡门出来的高人——这样的绝顶高手加入到了咱们四相会,那破解四相局的灾难,更是如虎添翼啊!水先生就是有本事!”

我心里暗笑,索性就把装蒜贯彻到底,露出了蒙娜丽莎一般神秘的微笑。

这下邸红眼更摸不透我的来历,看我的眼神更复杂了。

而灵瑞先生连忙说道:“眼下这里的事情咱们也处理好了——咱们一起回四相会,跟同行们讲一讲这个喜讯!”

我一寻思,对了,我还得跟四相会的这帮人问一问,关于白虎局的事儿,万一他们那有线索,就省事儿了。

于是我也就答应了下来,正要走呢,就看见张桂芳过来,跃跃欲试像是想跟灵瑞先生说话,估计是想问问在风水上坑汪景琪的事儿,可这里人多眼杂,灵瑞先生又没用正眼看他,他犹豫了一下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走了。

小汤和汪景琪看我们要走,也都有些不舍,汪景琪连忙说道:“大师,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,咱们说好,你还得帮我看看升迁的事儿呢!”

别说,汪景琪可以说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虽然身上不见得多干净,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来看,他迁移宫上带了金气,显然最近有贵人相助,对升迁是大有帮助的,而且之前被吊灯砸,都能逃过一劫,可见命不该绝,升迁还是很有希望的。

汪景琪一听,别提多高兴了,谢完了我,就吹捧自己的儿媳妇多么旺家。

可惜,他脸上是平顺,无奈子女宫上新近出现了一个小黑点,这就跟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一样,他的前程出什么幺蛾子,可能也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儿媳妇捣出来的。

我劝他好自为之,别整天拿儿媳妇当个菩萨供着,她命里福薄,对她越好越折她。

汪景琪听了恍然大悟,连声说记住了。一听我不是回去,而是在本地有其他的事情,可高兴坏了,坚持着等我有时间了,一定要再跟我讨教。

我想起来他之前因为迷信,伤了穷鬼,就在他身上看了一遍,还真看出来,他身上有个东西,带着几分凶煞气,就让他拿出来我看看。

他从身上一掏,掏出个铁片子来,上面刻着一些字迹,不过不像是汉字,而铁片子的一头,雕刻出了一个瑞兽的形象。

我拿过来一看,也有些意外——我不认识这个东西是啥。

汪景琪打量了我一下,连忙说道:“这个东西就是我一个下属,出去玩儿的时候捡回来的,说像是辟邪的,就送给我了——大师这么喜欢,不嫌弃的话,就转赠给大师把玩儿,当个念想!”

我倒不是喜欢,不过汪景琪带着这种东西,确实对自己不好,索性我也就收下了,就当这一次的谢礼了,跟他道了谢,寻思着什么时候回到了家里,让赵老教授看看。

程星河就在一边一个劲儿的提我。

他一张嘴我就看的到他嗓子眼儿,果然,他压低了声音:“难得碰上汪景琪这么个肥羊,你还改吃素了?多跟他要点——你现在地阶了,承受的福报也高了,弄几百万不成问题。”

遇上肥羊你也别往秃里薅啊!几百万,你咋不去抢呢!

不过我还想起来了——上次就看程星河像是个发财走运的模样,他正摩拳擦掌,等着大赚一笔呢。

我就说,你的财运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耐心点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这把程星河气的,说烫死也比饿死强。

这个时候,灵瑞先生来了一句:“李老前辈,有件事儿我一直觉得有些疑惑,还请老前辈给晚辈释疑!”

“啥?”

“就是老前辈您的功德。”灵瑞先生说道:“第一眼见面,就知道您的功德有异,显然是被动过了,您是怎么给功德做手脚,阻挡升阶的?”

啥意思——我吃撑了给自己功德做手脚?

难不成……我之所以这么久才升到了地阶,是因为有人在背后,对我的功德捣了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