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64章 下 长鳞之物 (修改重复章节序号)

水猴子?

我好歹也被水猴子看中过,知道水猴子的力气,一只手汇聚行气,就想把那只手给拽开。

但没想到,那只手的力气比在九曲水库遇上的打了许多,这一下,竟然没撼动。

我顿时一愣,什么情况,这是水猴子2.0?

而这个时候,那个女人身上的红光已经越来越微弱,命灯眼看就要灭了。

再耽误不了多久,这女的就真的要下去见阎王爷了。

我心里着急,恨不得立刻用诛邪手把她给掰开,但是诛邪手耗费的行气太大,我又来不及去吃人参养气丸,到时候就算把这个东西给弄开,我耗费完了行气,没有了上去的力气,也只能跟这个女人一起落水里淹死。

于是我立马去抽七星龙泉——这个时候,也觉出来,自己气开始短了,心脏剧烈的撞在了胸口上,也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速战速决吧。

七星龙泉这一出鞘,煞气把周围的水波都激的震荡了起来,水里虽然有一定的阻力,但我尽量把力气调整到位,对着那个手就劈下去了。

照着七星龙泉的煞气和锋锐,哪怕是2.0的水猴子,也不在话下。

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七星龙泉还没碰到那只手的主人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阻隔住了——好像那个东西,身体上包裹着一层坚不可摧的防护罩一样!

水猴子不可能有这种能耐——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,这他娘的又是什么玩意儿?

刚才用了七星龙泉,我的气是越发不够用了,眼前已经一片模糊,而那个女人的命灯,也像是亮到了尽头,只能死了……

而那只长满了鳞片的手显然也知道了我的情况,用了大力气,就要把那个女人从我手上抢回来。

不行,抢不过。

我心里发了狠——怎么都是个死,为啥不拼一把呢?

我一下把水天王留在了身上的神气调用了出来,撞在了诛邪手上。

诛邪手瞬间卡住了那个东西的脖子。

那东西瞬间就僵住了。

水里听不到声音,但我手上敏锐的感觉了出来——这个长鳞片的东西脖子上,像是有什么东西给碎了。

太好了……

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个东西碎了之后,长鳞的身影倏然一动,竟然硬生生的把脖子从诛邪手上挣脱了出来!

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,卧槽,这是什么情况?

诛邪手带上神气,连煞都能掐“死”,这东西不怕诛邪手就算了,连神气都不能把它怎么样?

难不成,它也是……

还没等我想出来,嗓子不由自主就松了一样,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吐出了一串气泡。

跟被鲁提辖痛打了的镇关西一样,因为缺氧,我面前的一切瞬间都变得五彩缤纷的,更是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上了地阶,行气虽然比以前提升了很多,但是刚用了神气和诛邪手,也没多少跟她抗衡的力气了,只觉得那个长鳞片的身影,一只手缠住了那女人的脚踝不放,另一只手,直接卡在了我脖子上。

你大爷……

这一下,我感觉神志一点一点的涣散,抓女人的手,也没力气了。

于是我一边努力把那个女人给抓住,一只手则在身上划拉了起来。

阿满……阿满可以来帮帮我,但是,她一个山神,能出现在水里吗?

我一只手,就就要怀里的金箔片上摸。

而那个长满鳞片的东西注意到了我的动作,像是有了好奇心,也跟着我的手往我身上摸了起来,想看看我到底想找什么。

但没想到,那长鳞片的东西才刚摸到了我胸前,忽然就跟被烙铁烫了一样,手飞快的弹开了。

它怕我身上的某种东西。

而且不光如此——我眯起眼睛,勉强能分辨出来,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不光手弹开了,整个身体都被撞出去了老远。

啥情况?

我没想明白,但是抓住了最后一点机会,把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,拼命踩水,奔着水面就登了上去。

也对亏是上了地阶——要是以前,我他妈的也只能王八吞秤砣,沉底了。

可蹬了几下,眼瞅着水面就在眼前,身上最后一丝求生的力气也用完了,近在眼前,远在天边这句话,用来形容现在这个感觉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妈的,我就这样死了,我遗嘱还没立呢……算了,说来悲伤,我也没啥钱能写遗嘱上。

身为水神姑爷,要沉水神宫里了……

在眼睛不由自主和上之前,我看的最后一眼,是手边的女人,身上最后一丝红是生人气,也要消散了。

潇湘那个醋坛子,以后不会疑心,我是跟这个女的殉情了吧,我这一世英名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抓在了我的手腕子上。

我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这只手,是非常温暖的,抓的紧紧的。

不光如此,还非常有力。

我只觉出水在耳边飞快的流转过去,耳朵猛地离开水面,一阵剧痛,接着,就是特别冷。

原来鱼被钓出水面的时候,是这种感觉。

但是没法呼吸了——肺部和鼻子,似乎都已经堵住了。

眼角余光看见那个女人身上的红光倒是还在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没死就好。

剩下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只是冥冥之中,像是吃了药,一个味道凉凉的,苦苦的,不知道为什么,又软软的,甜甜的。

像是某种中药糖浆。

等再醒过来,就觉出有一只手在拼命的拍我的脸,声音又冷又脆,还疼。

让我想起来高老师做鱼的时候,总会卖力的给鱼身上拍面粉。

还有一个声音,像是在叫我的名字,飘飘忽忽,远在天边近在耳前。

这个声音让人别提多不耐烦了,我一把就将那只手给抓住了。

那只手一下就僵住了,叫我的声音也戛然而止。

睁开眼睛,看见了漫天的星星,还有一个人飞快的抱住了我,大声的哭了起来:“李北斗,你……你这个王八蛋!”

这个身体很纤细,很温暖。

周围顿时又是几个松了口气的声音。

哑巴兰和程星河。

程星河还在跟我挤眉弄眼:“七星啊,你这下,可欠人家正气水一条命了——肉偿吧。”

啥?

我还想起来了,那个“中药糖浆”的味道,跟白藿香很像。

可这话刚说完,趴在我身上的人立马站直了,跟回过神来似得,瞪了程星河一眼,坐在了一边,捧着脸不说话了。

我摸了摸脑袋也坐起来了,这时,另一个人影也扑到了我面前:“谢谢你,小哥,真的谢谢你……你是第一个为了我冒这么大风险的男人,我……我愿意以身相许。”

卧槽这又是谁啊?

一抬头,见到了一个女的。

这女的一张鞋拔子脸,眉头下沉,眉尾上卷,感情生活肯定多灾多难。

也难怪……这姑娘长得不怎么好看,甚至可以说丑。

我连忙说道:“我可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——能活下来就好。”

鞋拔子姑娘十分热情:“小哥,你不要不好意思,我真的可以……”

我这会儿把耳朵里的水控出来,脑子也慢慢的清醒了,想起了水底下那个长鳞的东西。

那到底是个啥?

于是我就问鞋拔子姑娘:“你要是真想回报,就把下水的事情告诉我——这样,咱们就能救更多的人了。”

鞋拔子姑娘这才如梦初醒,连忙说道:“是……是一个穿白衣服的人,把我给拉下去的!”

我连忙问道:“那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女人的手?是不是,有鳞?”

鞋拔子被我给问愣了:“鳞?这我倒是没留心。”

我有些失望,就让鞋拔子跟我说说,是怎么遇上那个人的。

鞋拔子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我是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,遇上的,那个人说,带我上个好地方去,只要去了,就再也没有烦恼了——当时也不知怎么,就鬼迷心窍,跟着那个人就走,回过神来,才听说,那是个水鬼。”

说着激动的抓住了我的手:“多谢你了!”

我连忙问道:“医院?你是在医院工作,还是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鞋拔子犹豫了一下,这才低声说道:“我……我怀孕了,但是孩子爹……”

她没再说下去。

怀孕……

那个小男孩儿听见,也从白藿香身后钻了出来,问道:“什么是怀孕?”

程星河对小孩儿不耐烦,一把将他脑袋推回去了:“你问个屁,长大了就知道了。”

白藿香瞪了程星河一眼,把小孩儿搂过去,说道:“怀孕……就是母亲生孩子的过程,很辛苦,一开始,还会恶心,呕吐,后来……”

小孩儿跟想起了什么似得,看向了白藿香:“呕吐?我妈前一阵子,也厕所里一个劲儿的吐来着!我给她吃我最喜欢的千层小蛋糕,她都不吃!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她病了……”

卧槽,难道小孩儿他妈,也怀孕了?

我皱起了眉头,我一直在找这些遇害女人的共同点,可一直没找到,难不成——这个共同点,就是怀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