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67章 黑鱼很怪

愣一看,很像是一大坨垃圾——而垃圾上面,包着一层白色的东西。

小孩儿一下就站了起来:“就是那个人!我记得很清楚,就是那个人!”

那个东西猝不及防出了水,顿时就是一声尖叫——而那个尖叫跟水猴子一样,像是带着什么剧烈声波,活像用指甲挠毛玻璃的声音。别提多刺耳了,哑巴兰没扛住,人也激灵了一下。

就这一下,钓竿从他手里一滑,出溜出去了老远,哑巴兰反应过来想抓住,但是重心变了位置,钓竿“咔”的一声,就是一声脆响,眼瞅着那玩意儿要把钓竿给坠断了!

真要是让这个东西再坠下去了,那就没有第二次“钓鱼”的机会了!

我二话没说,立马把哑巴兰的金丝玉尾鞭抽了出来,对着那个东西就卷了过去。

这一下算是缠上了,可那个东西滑溜丢的,只缠了一下,打滑又松下来了。

“啪嚓”,哑巴兰大声说道:“哥,我这顶不住了!”

只见哑巴兰手里的钓竿,一下断成了九十度角,那东西眼瞅就要落在水里了。

我正着急呢,妈的现在这鱼竿质量怎么这么差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几道子破风声就从我身后响了起来,擦过了我耳朵,对着那个东西就射出去了。

这一下,那个东西真跟吃了伸腿瞪眼丸一样,直挺挺的不动了。

这会儿,鱼竿全部断裂,我往上一抢,一把抓住了鱼竿的断口,一把将那个东西给拽了上来。

眼瞅着那东西落了网,我们这才算是松了口气,这会儿我回过头来,就看向了白藿香。

白藿香还是跟往常一样,微微扬起下巴,傲然跟我眨了眨眼,像是在说“我厉害吧”?

可说不上为什么,我却觉得她眼睛没有平时那种什么都不怕的光彩了,倒是有点像在强颜欢笑。

我心说是不是程星河哑巴兰得罪她了,一会儿锤他们一顿给她出气。

这会儿白藿香就带着那个小孩儿跑过来,一起看那个东西。

那个东西的手脚露在了那一层白色之下,我们都看清楚了——虽然也有十指和手掌,但是上面密密麻麻,都是青黑色的鳞片。

哑巴兰皱起了眉头:“这……是鱼还是人啊?还是……人鱼?”

跟我猜的一样,都像,但都不是。

程星河手欠,上去就抓住了那个东西的手,想把鳞片给剥下来,看看底下是人肉还是鱼肉,可这么一抬那个东西的手,他倒是愣了一下。

我们都看见了,那个手的手背上,有一层很奇怪的伤,层层叠叠的,像是被剥开过,但是自己又长上了。

这东西被人抓过,虐待过?

一开始白藿香还有点担心小孩儿害怕,可没想到,小孩儿一下窜上来,就揪住了那个东西,声嘶力竭的吼道:“我妈呢!你把我妈弄哪儿去了,把我妈还给我!”

那个声音,让谁听着都心疼。

白藿香赶忙拉住了小孩儿:“我扎了那个东西的大穴,它暂时醒不过来,你听话……”

小孩儿一双眼睛泡满了泪水,对着水面就大喊了起来:“妈,你在哪儿,你出来呀!”

可是水面上波光荡漾,没有人回话。

程星河就捅了白藿香一下:“哎,正气水,你都能认出这个东西的穴位了,知道这是什么吧?”

白藿香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这个东西少见的很,在我爷爷的药典里,叫做黑鱼怪。”

哑巴兰也来兴趣了:“姐,这东西一般不是被称为“鱼精”或者“鱼妖”吗?为什么这个叫鱼怪啊?因为它长得怪?”

不对……是因为,这个东西,是人和真正的鱼妖生下来的,按着鱼来说,是“杂交品种”,按着人来说,叫“混血儿”。

跟那个赤玲的来历差不多——赤玲不是人也不是鬼,这个东西,不是人,也不是妖。

白藿香点了点头,说我说的没错。

现在听上去很扯——你说一个鱼怎么还能跟人生孩子?可古代,这种传说并不少,老头儿这种睡前故事,就没少给我讲过——还告诉我西街口有个小男孩儿,叫常东喜的,玩儿的时候千万不要摸他皮股,因为他妈是个带毛的,他底下有个尾巴,摸到了没你的好。

老头儿告诉过我——这种“混血”,母亲长毛,那还好一些,生下的孩子虽然有一些不该有的特征,但是整体还是像个人,比如常东喜,看着没啥特别的。

但老爹长毛就麻烦了——生出来,就算是个人形,那也肯定怪模怪样,不堪入目。

古代总有传闻,说某某女人生下个怪胎,现在来解释是孩子畸形,其实也有一部分,是因为孩子的老爹不是人。

眼前这个东西,显而易见,是毛父人母。

祝秃子哪怕这东西钓上来,也还等着看笑话呢——他拿准了我认不出来,只能求助于他,他这一句做好准备,我一求他,他就得作妖。

可没想到,我竟然说的头头是道,眼珠子顿时就瞪圆了。

不过,它的来历我虽然看得出来,具体为啥要冒充潇湘杀孕妇呢?就得审问审问它了。

我和哑巴兰合力,用金丝玉尾绳把这个东西给捆结实了,就看向了白藿香,白藿香会意,手往上一扫,那个东西忽然就浑身抽搐了起来,醒了。

等它发现了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儿,自然受到了惊吓,玩命挣扎了起来。

可金丝玉尾捆的结实,还涂上了防滑的草芒,它挣脱不开,也像是绝望了,跟困兽之斗似得,张开了大嘴,对着我们就要咬。

咬不到,气炸毛。

我就蹲下问它:“你最好老实点,不然把你爹也从水里捞上来,做个亲子盖饭。”

鸡肉炒鸡蛋,就叫亲子盖饭。

那个东西在暗夜之中,从后面看可能还看不太清楚,这会儿一看见了正面,一个三角鱼头,却长着个黑白分明的人眼,瞅着别提多骇人了。

而那双眼睛,注意到了我们的表情,顿时就露出了一脸的恐惧和屈辱,继续死命的挣扎了起来。

哑巴兰有点担心:“哥,这玩意儿会说人话吗?咱们别弄个对牛弹琴啊?”

废话吗,它要是不会说话,那鞋拔子是怎么被它勾来的?

我回头看向了程星河,伸出了手:“给我点盐——这玩意儿要是不说,咱们把它腌了。”

这一片水是淡水,淡水里的鱼出了水面,最怕的就是盐。

程星河一下高兴了:“卧槽,这主意不错,光脑袋就能做好几盆干锅鱼头了。”

那东西剧烈的挣扎了起来,发出了一个声音:“你们别动我,你们冒犯了水神娘娘的使者,你们不得好死……”

我们一听这个声音,倒是一起愣了一下——用网络的话来说,这女人的声音,竟然是该死的甜美。

谁也没想到,一个怪物,竟然有这么好听的声音。

难怪西方神话里,说美人鱼能用歌声吸引水手呢,这玩意儿竟然也有天籁之音。

程星河反应过来,倒是一下就乐了:“你用别的咋呼我们也就算了,你咋呼七星——你知道他是谁吗?你们这个鱼塘的塘主,都被他承包了。”

那东西这会儿也想起来了,我身上有那个麒麟玄武令,看着我的眼神一下就恐惧了起来:“你真的……是那个东西那边的人?”

那个东西,我反应了半天:“你说你爹啊?”

谁知道,这玩意儿挣扎的更厉害了,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那个东西……那个怪物,才不是我爹,我没有那样的爹!”

这个声音,弄的我心里一动。

这话,不也是我跟王八蛋爹想说的吗?

程星河一听来精神了:“你长的这个样儿,还说别人是怪物……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那个天籁一样甜美的声音吼道:“我要是有选择,你以为我会想要那样天打雷劈的爹!”

程星河也听出来了,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七星,你得问清楚了——这别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吧?”

妹你大爷。

我踹了程星河一脚,就蹲下问那个黑鱼怪:“那你爹……和你害孕妇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那东西倔强的说道:“我不是害她们——我是在帮她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