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70章 天衣无缝

县令夫人带着她到了小杉树那,挖出了一个小盒子。

里面有一件白色的衣服。

那东西太精致了——不像是人间的东西,反倒是像传说之中的仙人羽衣,“天衣无缝”。

里面还包着一块小牌子,夫人也不认识那是什么。

但立马就把那衣服给孩子套上了,说也怪,套上了那件衣服之后,那些刀枪棍棒像是都上不到了孩子身上。

母女两个逃到了水边,再也没敢出去过。

她开始怕人,也不敢再去外面的世界见人。

可水里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水里的地域划分,比乞丐们上街乞讨的势力范围划分的还细致,有些长毛的,有些孤魂野鬼,早把某块地方认成了自己的地盘,她要是不小心过去,也没什么好果子吃。

不过她身上有白色的“衣服”,那些东西没法把她怎么样。

那些东西不怕她,反而跟人一样嘲笑她,说她是个人,看不起她,问她爹又是个什么货色?

反正——里外不是人,她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,她一个朋友也没有,陪在她身边的,只有县令夫人。

但是她毕竟不是纯正的人,慢慢长大之后,跟她那个真正的爹一样——她想吃某种不该吃的肉。

而且,她发现,她有了一种很特别的能耐——只要她跟落单的人说什么,那落单的人就会听什么。

县令夫人发现了之后,厉声说道,你跟你那个天打雷劈的爹不一样,你不能吃他们,你也是他们的同类。

她一直不明白——为什么他们可以伤害自己,揭自己的鳞片,可自己却不能把他们怎么样?

这不公平。

县令夫人说,你是你,他们是他们,善良不是天性,是选择。

她听不懂。但她听母亲的话。

可人的寿命是有限的,县令夫人还是要离开人世了。

她恐惧了起来,她根本没法想象,没有母亲的生活要怎么过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出现了。

那是她印象之中,唯一一个不怕她的人,还笑眯眯的说了一句:“你都长这么大了?”

她对人抱着戒心,不肯上前,那个人就叫住了她,说真的认识她,也认识她爹妈。

那个人讲的往事,跟县令夫人讲的,一模一样,她很聪明,知道这就是那个见多识广的幕僚。

她就问幕僚想干什么?

幕僚笑了笑,说跟聪明的人说话不费事儿,我想跟你换一样东西——用你母亲的长生不死换。

她一下就精神了,问什么东西?

幕僚就问她,你那个生父给你留下的,除了这个白色衣服,还有没有其他东西?

她点了点头,说听说是有个小铁牌,但是自己没见过。

幕僚一下就激动了起来,说你把那个东西给我,我让你母亲长生不死。

对她来说,小铁牌没啥意义,真要是能让母亲长生不死就太值得了,这简直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不抓也得抓。

她转身就想取来,但是幕僚叫住她,说那个东西你怕是摸不得,说着,给了她一双手套,让她戴着手套取来。

她答应了下来,戴着手套就去了,果然顺利的拿来了。

那个人高兴极了,拿走了铁牌子,就把这个二七留魂的方术教给了她。

实施起来,对她来说并不困难。

而她的母亲,也真的一直没有死。

一百年前,她抓了十四个孕妇——她一直记得,母亲说过,善良是这一种选择,所以她挑选的,都是一些活不下去,甚至有寻死念头的孕妇。

她觉得这是行好事,一方面帮助了自己的母亲,一方面,也帮助了那些孕妇脱离苦海。

她对人的哀伤非常敏感。

所以,在把她们的魂魄拉出来的时候,她总会让她们做个好梦,算是送她们一程。

这十四个孕妇死了之后,她也有点胆战心惊——怕这些孕妇的家人找来,抓住她们母女。

但是岸上很快就传来了神女入宫的传说,说这个风俗流传百年了,一百年一次,一次十四个,是水神娘娘收入宫神女呢。

岸上的人看着尸首一个个全面带微笑,也深信不疑。

她知道,这个传说,怕是那个幕僚帮她打的马虎眼。

从此以后,她再也没见过那个幕僚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这个幕僚和这个时间……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俩人心里都有了底:“马神眼。”

难怪当时府衙的主人,为了不让府邸被淹没,甚至不惜把水天王脚下的承重小鬼和天王镇鬼令搬到了后院——竟然是那个鱼精县令,为了保护怀孕行动不便的夫人。

而那个马神眼的目的就更明显了——他有那个本事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县令是个假的?

在县令身边出谋划策,我看,就是为了这个鱼精县令的铁牌子。

我把手里的小铁牌子拿出来,难怪她说什么,以为我们也是“那边”的人,原来这个牌子她爹那也有一块。

也或者……这就是她爹的那一块,百年之后,机缘巧合,却又落在了我的手里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程星河蹲在了地上,忽然露出个苦笑:“其实吧——我觉得,有爹的,怎么也比没爹的强,七星你说是不是?”

我可不这么认为。

真要是见了我那个王八蛋爹,恕我先锤为敬。

哑巴兰也直摇头,低声说道:“哥,你说我是不是圣母心泛滥了——这家伙好可怜啊。”

你确实圣母心泛滥了——虽然我也有点泛滥。

但是……不管你为了什么理由,杀人就是不行。

那不光是一条命,人死了,整个家庭就全碎了,那时好几个人的人生,这个小孩儿,不就是个例子吗?

小孩儿听了半天故事,眼泪也停住了,转脸泪眼朦胧的看着我:“叔叔,那我妈怎么办?入冬了,水里冷啊!”

我点了点头,回头看向了那个半人半鱼的玩意儿,说道:“你妈被你用二七留魂给留下了之后,跟你说过什么吗?”

那东西半天没吭声。

那就没错了——她妈就算“活着”,也没法说话了。

“你妈要是有自己的想法,她也不会愿意这样活着,”我接着说道:“这个法子,不是留她在人间,是让她痛不欲生,生不如死。”

那东西一愣,立刻说道:“你胡说!”

我答道:“你要是不信——我们替你问问她。”

那东西一双眼睛转动的更快了:“你们,能……”

没错,我指着程星河:“别看他这个样子,什么玩意儿的身影都看得见,什么话也都听得懂。”

程星河十分不满:“不会说话你就不要说,我这个样子怎么了?碍着你的蛋了?”

碍你大爷。

我一脚把他踹开,转身跳下了水。

这次水里没了危险,找起来方便多了。

通过水里的阴邪气,我找到了一处地方。

七个死人……凝气上监察官,眼前的一切清楚多了,那七个死人之中,有个烫着波浪卷的,跟那个小孩儿眉眼之间,依稀有些相似。

而这七个死人之中,围着一团子东西——我还没见过那种东西。

身上是有红色的生人气,但那一层红色,是个邪红。

这种邪红色,也叫“惊尸红”。

说明这个人死了,可魂魄还没离体,现在与其说是活着,倒像是诈尸——就好像尸体被猫狗惊扰,被雷电阳光影响到,开始作乱一样。

是魂魄想离开,却被束缚住了,他们惊尸,其实是想甩开尸体,让魂魄早日得到自由。

可惜啊,那个长鳞的东西不懂。

我就要把那个东西给带上去,可刚游到了附近,脑壳顿时一炸。

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了,死死的攥住了我的手腕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