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76章-第477章 金钱之斑

张桂芳的声音也慌慌张张的响了起来:“爸,您来了,艳荣在里面呢!”

这个是……张夫人的老爹,张桂芳的岳父?

只听一阵有力的脚步声急匆匆进来,一个人推开门,就瞪着张夫人:“跟你说了多少遍,这些钱是老子辛辛苦苦赚的,不是大风刮来的!你这个花钱劲儿,金山银山也得让你折腾空了!”

这老爷子怎么也得古稀之年了,满脑袋白头发,但是精神头很好,而且生的一副虎相,妥妥是个大将之风,这种人富有决断,到哪儿都是说了算的——果然,他迁移宫高耸带真金,一辈子成就不低,大富大贵,肯定创下了偌大的家业。

俗话说虎父无犬子,也不知道怎么把个闺女教育成这样。

不过老爷子精神虽然好,一只脚上还打着重重的石膏,像是新近受过伤。

张夫人之前那个无所谓的表情一下就变了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我,我也没怎么多花,您知道,我一个搞艺术的,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……”

“艺术艺术,你就知道艺术!”不提艺术还好,一提艺术,这老爷子顿时就暴躁起来了了:“上次你又是买绿松石,又是买青金石,说要画画,前后原料花了四十来万吧?最后你画出来的画卖了多少?五千!还是看我面子的友情价!还有,上次电信诈骗,人家打电话说买你的画,你倒是前前后后给人家汇过去了四百多万,做什么保证金,你是不是傻?”

张夫人眼里虽然不甘,但钱是老爹的,不得不低头。

难怪张夫人的口头禅是“我又不傻”呢,感情这话一直憋在了心里,是个发自灵魂深处的哭喊啊。

我以前觉得江江总家的大肚公子就够败家的,感情在这碰上敌手了。

程星河顿时露出心脏很痛的表情——显然是后悔没早遇上张夫人。

这种人傻钱多的主儿,打着灯笼都没地方找。

老爷子骂了一通,又看向了张桂芳,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:“小张,不是我说你,你一个做老爷们的,连老婆都管不住?一点本事都没有,唯唯诺诺畏头畏尾,你说我创下的这点东西,怎么安心交给你们?”

张桂芳在外面也算得上是呼风唤雨,被老爷子举着拐杖教训了一通,也只好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,好好好。把个老爷子气的更是火冒三丈:“老了老了,一个让我放心的也没有,气死我算了。”

说着,倒是看向了我们,皱起了眉头:“这些是……”

张夫人连忙把我们介绍了一下,说是看风水的,帮着弄个早生贵子局,好让老爹赶紧抱外孙子。

谁知道,不听还好,一听我们跟风水有关,那老爷子的脸顿时就耷拉下来了:“我们家风水好好的,用不着外人掺和,来人,送客。”

啥玩意儿?

张夫人一听,连忙说道:“可局还没摆完……”

程星河也急了:“钱也没给呢!”

卧槽,你真是逮着个羊就得往秃里薅——刚才那些破烂论斤卖也不少钱吧?

那老爷子一听,脸色更难看了,可张桂芳赶紧就把我们给拉出去了,程星河还要计算呢,张桂芳连忙说道:“听我一句,咱们先出去再说。”

说着,把我们一帮人拉到了外院里面,才松了口气:“也幸亏是我把救兵搬来了——要不怕是我真出了啥事儿,我老婆还不放人呢!”

感情这张桂芳是急着让我们给他看事儿,一物降一物,故意把老爷子喊来的。

接着他就让我们稍等一下,他把父女俩安排了,就净等着我救他。

程星河掏出手机啪啪计算违约金。

张桂芳这么一走,那小孩儿也窜出来了,拉着白藿香满口叫菩萨姐姐,也不肯放。

我就问那小孩儿:“你爸是什么时候离开家的?”

那小孩儿一听“爸”这个字儿,就一脸嫌弃:“那个大肥猪?我出生就没怎么管过我,我妈说,我小时候,他就去攀高枝了。”

那几个留在这里负责照顾小孩儿的下属都露出了很尴尬的表情。

我就让他们说说,这家人是怎么相中张桂芳的?

那几个下属都知道我的本事,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的,还以为我真是能掐会算的活神仙,不敢瞒着我,就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原来这家人姓蒋,是兴隆宫本地的第一望族。

蒋老爷子是个拥有自己百度百科的主,以前是管整个兴隆宫的。

而张桂芳在之前,还是个最底层的办事员——他本来在农村有老婆,后来嫌弃老婆农村户口,离婚了娶了城里一个老办事员的女儿。

老办事员就帮他谋了这一个差事,好歹是铁饭碗,算是个低配陈世美。

也就是那个死了的大波浪卷,这小孩儿的亲妈。

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蒋老爷子在办公大楼见到了张桂芳,一眼就看中了他了,非要让他娶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儿。

真要是做了蒋老爷子的女婿,那跟旧社会的驸马就差不多了,一步登天。

张桂芳又不傻,当然愿意了,回去就跟波浪卷离婚了——当时这个小睿八个多月。

波浪卷能愿意吗?可不愿意不行。

难怪波浪卷这么恨他呢!要谁谁不恨。

波浪卷过的不好,养孩子也不容易,张桂芳本来说好给赡养费,但害怕让蒋家知道,他跟前妻藕断丝连,万一生气了悔婚怎么办?就拖着跟她断联系。

后来波浪卷没辙,只好干了对她来说来钱最快的职业,吃了不少苦,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不知道。

而张桂芳升迁跟坐火箭一样,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。

众人对这事儿也是议论纷纷——这张桂芳要钱没钱,要貌没貌,要才华,办公大楼里多少人比他强?怎么这天大的好事儿就掉他头上了呢?

可谁也没议论出什么结果。

是啊,蒋老爷子那种人物,做事儿不会没原因,张桂芳身上,肯定有某种对他来说很重要的点。

而他们两口子被那个黑衣人折腾的事儿,也许,就在这个点上。

我就问在一边算账的程星河:“你见到了那个黑衣人没有?”

程星河一边狂摁计算机,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:“有你在这,一身煞气炸的慌,什么孤魂野鬼敢出来送死?刚才厨房门口几个饿死鬼正美滋滋的舔腊肉呢,你一来,跟见了太岁一样,都吓的连滚带爬的跑了,鞋都丢了好几只,我看个屁。”

那就麻烦了,见不到黑衣人,自然找不到因果,我也不能一辈子给他们当保镖啊。

谁知道,小孩儿听了半天,忽然说道:“我好像……知道他们为什么非要那个大肥猪当上门女婿。”

哦?这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吗?

小孩儿就告诉我们,说听他死去的妈提起过,说是因为,蒋家好像有个什么灾祸,只有大肥猪能挡的住。

灾祸?

就张桂芳那样,能挡什么灾,当吉祥物吗?

程星河一边算账一边说道:“别是姓蒋的让哪个无良同行坑了吧?”

蒋老爷子不会那么容易被坑。

说起来,汪景琪对门不是有个武校吗?他还让武校的刀枪剑戟伤了风水,据说那个武校也是蒋老爷子开的。

他虽然不是行内人,但有可能也懂风水——或者身边有懂风水的人。

甚至,会不会办公大楼有天王镇鬼令的事儿,是他告诉张桂芳的?

我是越来越好奇了——这兴隆宫不愧是水神宫故里,遇上的个个是人才。

我脑子里一动,对了,小孩儿眼睛干净啊!

我连忙就问道:“你见没见过一个眼角有金钱斑的老头,穿黑衣服,人很干巴?”

果然,小孩儿看了我一眼,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当然见过了,他还给过我一大碗汤圆吃呢,只不过……”

小孩儿露出了一脸的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