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1章 七星拱月

自古以来的习俗,就是百善孝为先——如果不是祖宗自愿骨灰入海,那你一个做子孙的,把祖宗尸骨弄个尸骨无存,自己必定也是碎尸万段的报应。

县城南头一个愣头青也是这样——是个工厂上班的,一天晚上在工厂值班,也不知道为什么,衣角就被搅拌机卷了,人拉进去,叫唤都没叫唤出来,就成了一堆碎肉。

老头儿说这事儿有点邪性,一打听知道了——那愣头青坟地拆迁,他为了省钱,把几个祖宗的骨灰罐跟着风倒了,这拿到拆迁款还没三天,自己也跟着祖宗作伴了。

张桂芳一听,脸色一下就变了:“真的?那,那他好狠的心啊,为这么点儿事儿,要让自己断子绝孙?”

我实在听不过去了:“这么点儿事儿?把你好端端的挫骨扬灰了,你能打落牙齿肚里咽?”

程星河也插嘴:“还说别人好狠的心,你对祖宗干的是善事儿?”

张桂芳只好说道:“也不是,大师,不怕告诉你,我们张家先前虽然人丁兴旺,可到了我这,就我这么一根独苗了,他就不怕,以后吃不上香火?”

怕个屁,都让你搞成这样了,拿什么吃香火?

小孩儿听了这些,半知不解的就说道:“祖宗?他还是我们祖宗?”

张桂芳不听还好,一听小孩儿都说出这话来了,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:“大师,难不成,那个东西,连我的孩子都不肯放过?那你一定得帮我想想法子——我们张家以前也算是个大族,这好端端的让自己祖宗给整死,传出去不是招人笑话吗?”

你为了自己平步青云,把自己祖坟都拱手让人了,哪个祖宗能轻易饶了你?

不过,这蒋老爷子费尽心机要张桂芳家祖坟,为此不惜把自己如花似玉的闺女都嫁给张桂芳了,我也跟着好奇了起来——这张桂芳家的祖坟,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?

我就答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带着我,去看看你们家祖坟再说。”

张桂芳犹豫了一下:“你说现在的,还是……”

废话,当然是你献给蒋家这个了。

张桂芳抿了抿嘴,犹疑的看向了蒋老爷子。

蒋老爷子刚才就很怪,嘀咕了一句:“按说不可能啊……”

可现在反应过来,立马把话头截断,一根拐杖指着我,就骂道:“你别在这胡说八道了,你凭什么说闹鬼的是他们家祖宗?连小张都不认识,你就能认识?”

张桂芳一寻思也是,就瞅着我。

这还犯得上认识?

刚才那个吹灯人来的时候,我就看见了,他对着张桂芳的棺材痛哭。

你想,以前他出现,就是为了害张桂芳而来的,见到张桂芳死了,哪怕不能按着他的心愿,把张桂芳五马分尸,那也应该是仇恨,不甘,为什么会那么痛苦?

而且,口口声声说什么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”,分明是恨其不幸怒其不争。

当时我就觉得有些奇怪——他们之间的冤仇,不见得那么简单。

接着我就问,这事儿是不是跟蒋家有关系?他也承认了。

但话没问完,到了后来我才确定——因为那个小孩儿进来了。

蒋老爷子见了小孩儿,勃然大怒,要把小孩儿给揪出去。

这事儿按理说跟那个吹灯人更没有关系了,可他什么反应?他就算被狗血红绳给束缚住了,却拼尽全力,用蜡烛烧坏了狗血红绳,奔着蒋老爷子他们就扑过去了。

他扑的方向,就是蒋老爷子——十分明显,他是恨蒋老爷子伤害小孩儿,要保护小孩儿!

没亲没故的人,不可能保护仇家的小孩儿。

更何况,那个时候我看清楚了老头儿的眉眼,他后脑勺上,有一个桃尖儿。

所谓的“桃尖儿”,是后颈上长着一个沟窝,这种人后颈上的头发边缘形状,会长出一个尖儿,是一种遗传。

刚才我看清楚了,张桂芳和小孩儿的后脑,都有这种桃尖儿。

所以我就疑心这个老头儿是他们祖宗,不过祖宗怎么会伤害后代?所以我就问张桂芳祖坟是不是出过事儿,这不是一问就问出来了吗?

张桂芳听的一愣一愣的,立马摸向了自己的后颈——他自己都没留心自己这个遗传特征。

只是还有件事儿我没想明白。

那个祖宗刚才去救小孩儿,可见对小孩儿是有感情的,但在之前,又为什么用死人汤圆害小孩儿呢?

这也只能是找到了那个祖宗之后再弄清楚了。

蒋老爷子一下就没话说了,但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:“我们家的祖坟,当然不可能让外人进去了,你们想都别想。”

张桂芳一下愣了:“不是,爸爸,我的命就在上面呢,您也不想我死吧?我和艳荣还没孩子呢!”

蒋老爷子厉声说道:“少跟我叫爸爸,你干的这都是什么好事儿?”

说着,举着拐杖,指着那个小孩儿:“当初结婚,就跟你说清楚了——你得给我把那小孩儿关系彻底断了,一辈子不许见面,可现在,你竟然敢把这个野种弄到我们蒋家登堂入室,小张啊小张——你可太让我失望了!”

张夫人也在一边帮腔:“没错,爸爸,我说怎么一直没怀上孕呢,就是这个王八蛋自作聪明,把咱们当傻子呢!”

张桂芳自觉理亏:“我也知道我这么做不对。可是……”

怀孕……祖坟……我瞬间就猜出了一个可能。

再一看蒋老爷子和张夫人的面相,心里就更有底了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这一家人倒是挺般配的——一个自私自利的不孝子,一个唯我独尊的绝情妇,凑在一起,正好省的祸害别人。”

哑巴兰也跟着点头,说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
我一寻思,张桂芳为了前途,还这么优柔寡断,这么墨迹下去也没意思,于是我就说道:“事也都弄清楚了,你自己考虑考虑吧,瞅着你剩下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把虎口峡的事儿告诉我们,我们也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的天伦之乐了。”

蒋老爷子一听,倒是对我有点刮目相看,还有点得意,以为我是怕他们的权势,不敢再深入挖掘,张桂芳就更别提了——在他眼里,张桂芳为了前途,祖坟都不要,稍微吓唬吓唬,也掀不出什么大水花。

可他弄错了一点,这自私的人最在乎的,自然是自己的命了。

果然,张桂芳下定了决心,一把拉住了我:“大师你千万别走——我现在就带你上祖坟。”

蒋老爷子顿时一愣:“张桂芳,你吃里扒外!你忘了……”

张桂芳吸了口气,大声说道:“我可没忘,你们家要我当上门女婿到底图的啥,不就我们家风水好吗?现在我命都要没了,什么功名利禄也顾不上了!”

说着,拉着我们就出去了。

蒋老爷子气得够呛,还要指挥人拦着我们,被哑巴兰全部掀翻。

上了张桂芳的车,张桂芳啥也顾不上了,奔着兴隆宫西头就开了过去。

后面远远像是有人在追我们,没想到张桂芳车技挺好,很快就甩开了。

兴隆宫上多山,拐过了几个隧道,就带着我们进了一条山路:“前面就是!”

一瞅那个山包,我顿时就明白,蒋老爷子为啥要这块坟地了。

那是七星拱月局!

附近七个山峰,高低不同,正把一块圆圆的盆地给围住。

这种风水,见效倒是不快——但是效果却非常厉害,用现在话来说,就是“十年磨一剑”。

有些局做阴宅,比如和上家的大肚美人地,见效是很快的,财运也好,但那也只是普通有钱人家。

而这种七星拱月局,要是用来做阴宅,那开始几百年稀松平常,甚至会穷困潦倒,但是七代之后,这一家,必定要出一个经天纬地的人才。

我立马就问张桂芳:“知不知道,这个祖坟,你们家已经用了几代了?”

张桂芳连忙说道:“这个我倒是知道——据说到了我这,就是第六代了。”

那就对了——下一代,就是小孩儿那一代。

蒋老爷子要女儿生下张桂芳的孩子,也可想而知——他想着,让自己女儿的孩子,搭上这一趟顺风车,成为第七代那个大人物。

所以……才让女儿下嫁给张桂芳。

而张桂芳已经跟前妻有孩子了,所以他们让张桂芳跟小孩儿永远不要见面,估摸着,还让那个小孩儿改成母亲的姓氏了,就是怕那个小孩儿分了这个风水。

张桂芳有些听不明白:“我明白了——可他们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占我们家坟地呢?不来占我们家坟地,我和我现在老婆的孩子,也是第七代,照样是那个什么人才。”

我答道:“没这么简单,因为他们家原来的坟地,怕是出了某种问题了。你见过老丈人家原来的坟地吗?”

张桂芳连忙点头:“见是见过的,我……”

但是说到了这里,他跟有什么忌讳一样,顿时就不吱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