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2章 吹你命灯

什么时候了,还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,程星河不耐烦了:“七星,你看这货磨磨唧唧,一点诚意也没有,要不关门放哑巴兰吧!”

哑巴兰一听赶紧凑上来:“哥,时刻准备着。”

张桂芳刚才就看见哑巴兰的身手了,脸都青了:“不是我不说,是我老丈人家坟地跟这事儿确实是没什么关系……”

张桂芳把命看的这么重,估计是真认为这事儿跟他家祖宗没关系,我一下就猜出来他为啥不说了。

说着张桂芳就把车停下了,陪着笑说道:“大师,到了,你细看!”

那地方是个很雄伟的陵园——上面四个鎏金大字《蒋氏陵园》。

门口也有保安什么的,堪称江家九街地的低配版本。

那些保安本来很警惕,一见张桂芳下来了,也就没说什么,让开了路。

看来山上信号不好,他们还没接到蒋老爷子什么命令。

里面的坟地都很整齐,这蒋家人丁也很兴旺,墓碑都是高档的大理石。

这个地方选的也很好,正是在七星拱月的风水眼上,我下了车,就问他:“知不知道你家祖坟谁给选的?”

张桂芳连忙说道:“说是个奇怪的女人,我那祖宗们愚昧,还说啥神仙,我看是个古代女骗子。”

原来张桂芳家世世代代是在兴隆宫打渔的渔民,说是有一年下水打鱼,渔民吃这口饭,自然有自己辨别天气的窍门,那天看见东边是鱼鳞霞,肯定一天风平浪静,就出了海。

谁知道才撒了一个网,水面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,祖宗赶紧死命把船给划出来了。

到了岸上正叹晦气呢,想起来好歹撒了一网,拉起了网子一瞅,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——只见网子里面,竟然有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。

水里怎么会有女人?

而且,那个女人好看的让人说不出话来,尤其那个眼神,祖宗都没法形容,只觉得这肯定是天上的神仙,就跪下给她磕头。

那女人脸色很差,像是受了很重的伤,说他们救了她,想要什么?

那渔民当时都慌了,赶紧就说,别的不敢想——不过一直辛辛苦苦打鱼,不想子孙后代也跟着干这个,就求那女人,能不能改变子孙的命运,让家里出个贵人,光宗耀祖?到时候修了祠堂,自己也能跟着沾光。

那女人说可以是可以——不过你们家福气薄,未必能承受得住。

那渔民叹气,说就是因为自己福气薄,才想着改善后代。

女人说既然如此,你把家里棺材葬在了这个山里某地,后世七代,必定出贵人,挖出来的东西,算我给你们的谢礼。

那祖宗赶紧叩拜,没想到,再一抬头,那女人就消失了,把那祖宗吓的更是什么似得。

那祖宗到了地方一挖,还真挖出来了一罐子金子,不过也巧,挖出来之后让山贼盯上了,也没落下什么好,反倒是白挨一顿打,不得不承认福薄。

回去这祖宗就说,到时候把棺材葬在那地方,千万不要迁坟,咱们张家出人物,就靠那块地了。

到了张桂芳这,他们家已经足足穷了六代,张桂芳根本都不信这个传说,所以眼看着蒋老爷子开条件让他让出坟地,他一点都没犹豫。

水里的女人?

我莫名就有了一种奇怪的直觉——难不成,是潇湘?

时间,跟水神换位置的时候,也对的上。

只是,如果真的是潇湘,她既然已经从这里逃出去,后来又是怎么被压回到了青龙局的?

程星河脑子也很快,说道:“你发现没有——咱们出来跑的买卖,怎么都像是跟四相局和你老婆有点关系似得?”

是啊,大山魅,僵尸贵妃,桂花娘娘,水天王——简直像是冥冥之中有条线,在暗中牵扯着我一样。

难不成,还真有什么前世,真有什么真龙转世?

张桂芳没顾得上让细想,就在一边说道:“本来害我自己,我也认头了——可是,那个吹灯的都缠上小睿了,我们张家不能真的断子绝孙啊,算我求你了,你快想想办法!”

我摆了摆手让他别吵,跟着我来就行了。

其实,那个七世祖真的要是被彻底扔进水里,尸骨无存,那他肯定也没法出来作祟,当时在迁坟的时候,肯定遗留下了某一块尸骨,那个七世祖,就凭附在了那块尸骨上。

只要把那块尸骨给找到了,也就把那个七世祖找到了。

我就对着这里开始望气。

一望之下,果然看见了,这里阴气缭绕,住在这里的死人,看样子都挺安分的。

但是唯独一块地方,死人的阴气特别挤,反倒是留出来了一块空地。

程星河也碰了我一下:“哪里的死人挤挤攘攘的,好像忌讳那个空地上的东西。”

我走过去,一看那空地上的草,心说这就没错了,说道:“哑巴兰帮忙,挖。”

哑巴兰一身力气早憋不住了,上去就挖。

小孩儿跟来了,十分好奇:“叔叔,你从草叶子上,就能看出东西来?”

当然了——这是我们的看家本领。《杨公入坟断》里说,要知男女老少坟,只有草木才知音,要知何因死的人,草木也能定分明,少者草在东边少,老者草在西边生,左边草木斜右头,白头老翁埋里头。垭口葬的是假穴,龙脉真的是正坟。

这个位置草向西,左边草木都偏向右边,位置也很正,葬的肯定是去世很久的坟地正主,也就是那个吹灯人了。

张桂芳一听别提多后悔了,我还以为他对卖祖求荣这事儿后悔,没成想他跺脚说道:“要是我当初刨干净了,也就没这么多事儿了!”

冥顽不灵啊。

说话间,哑巴兰立马说道:“哥,找到了!”

我一下来了精神,果然,土下埋着个手骨——已经是个不化骨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见了一阵叹息的声音。

程星河正吃着鱿鱼丝呢,一听这个声音,就皱了眉头:“老头儿来了——说你们非要这么苦苦相逼吗?马上就要到时间了,难道,是天意?”

我立刻回头,凝气上了监察官,也看见了。

一个摇摇晃晃的影子,就出现在我们身后不远的衰草之中。

不过……他好像元气大伤的样子,对了,程星河过去的时候,一身煞气正撞上他。

我一寻思,就看向了哑巴兰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狗血红线唰的一下,就把那个老人给勾过来了,接着,按在了哑巴兰身上。

那七世祖元气大伤,站在我们身边,非常耗费元气,但是哑巴兰是阴阳之身,死人上去完全没障碍。

现成的哑巴兰,不用白不用。

果然,那个影子跟哑巴兰这么一合,哑巴兰还没反应过来,表情忽然就变了——十分惊诧:“我这是……”

那举手投足,颤巍巍的,正是老头儿的形象。

声音,也是个苍老干涩的声音。

而他太阳穴上,也隐隐约约,出现了两个金钱斑的影子。

那小孩儿立马就反应过来了:“我认识那个声音——就是那个给我送鬼汤圆的声音!”

哑巴兰盯着小孩儿,顿时露出了一脸的心疼:“哎,是祖爷爷对不起你……”

张桂芳听了,吓的浑身打颤,但他已经完全相信世上有鬼了,哆哆嗦嗦就问我:“大师,既然那个老鬼已经上去了——你,你什么时候把老鬼给灭了?”

哑巴兰一听他这话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,吼道:“你这个不肖子孙——给我跪下!”

张桂芳吓了一个激灵,但是扛不住那种压迫感,条件反射就跪下了。

哑巴兰摇了摇头,露出了一脸的悲凉:“那神仙娘娘说的没错……我们家是福薄,出不来贵人啊,这小子……有富贵,也活该轮不上他!只可怜我这个小重孙子……”

说着,他对小孩儿伸出了手:“让祖爷爷摸摸……”

而那小孩儿往后一退,说道:“你……你要害我,我才不去呢!”

哑巴兰脸色一沉,直叹气:“祖爷爷,也后悔啊……都是那该死的蒋家……”

我早就有点纳闷,这老头儿迁坟也有一段时间了,按理说早该报仇,可为什么最近才开始闹腾起来,老头儿这么一说,我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原来蒋家把坟地弄到手了之后,找了阴面先生,把张家的那些祖宗都给封住了——就为了怕那些张家的祖宗不甘心,可他们没想到,张桂芳这里,竟然落下了一个。

不过,那七世祖被落下了之后,肯定也是元气大伤,更吃不上香火,怨气再大,也没法给自己伸冤,只能留在这里干瞪眼。

他之所以说申诉也没地方申诉,完全是因为这块坟地是自己子孙卖出去的,你上地府打官司,也不好打赢。

巧的是,今年小孩儿的外公去世了。

那个老办事员弄这么个陈世美女婿,气的就想上地府算账,倒是刚巧知道了这个七世祖的事儿。

于是老办事员就给闺女托梦,让闺女赶紧祭祀一下张家的祖宗,祭祀的到位,这个仇就能报了。

因为直系血脉的祭祀,是最管用的。

大波浪卷做了梦,也就半信半疑的在寒衣节,找了十字路口,替自家儿子,也就是七世祖的重孙子烧了纸衣服,纸钱,还有纸扎的美食等等。

那七世祖得到了祭祀,也就有了能力显灵,他显灵之后第一件事儿,就是要找张桂芳和蒋家算账。

但他没忍住——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七世孙之后,就想先看看七世孙。

都说隔辈亲,这隔了七世的,更是如此。

结果到了其实孙那,发现小孩儿可怜巴巴的正在沙发上看着汤圆流口水,可把这个七世祖给心疼坏了。

他赶紧就把刚收到的祭祀汤圆拿出来,想给七世孙吃。

可他刚回到人间,忘却了很多常识——其中一个常识就是,七世孙是活人,根本不能吃死人的东西,那是阴邪之物,小孩儿一旦吃了,那肯定沾染阴气,要被其他死人纠缠的。

所以,大波浪卷祭祀完了之后回家,一听小孩儿遇上了这种事儿,还以为七世祖吃了喝了不说,还要把小孩儿拉底下作伴,吓唬小孩儿,气的就大骂难听的话,说七世祖忘恩负义。

七世祖心里难受,知道自己闯了祸,这就把气全撒在了蒋家和张桂芳身上。

张桂芳听了这些直跺脚:“你真是老糊涂了——小睿是七世孙,我和艳荣再生了孩子,不一样也是七世孙吗?照样能光宗耀祖,你怎么偏心呢!我说艳荣一直怀不上孩子,原来是你闹的!”

“哑巴兰”冷笑了一声:“蠢货,你知道,我为什么要吹你命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