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3章 就地掩埋

张桂芳脸色一僵:“你……你就是想报复我把你尸体冲河里嘛,多大点事儿……”

到现在还说什么多大点事儿,你是嫌之前罪过受的轻吧?

果然,“哑巴兰”豁然站起来,一把拽过了张桂芳,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:“真要只是把我的尸骨扔下河里,我也不至于跟你这样过不去,我是恨蒋家——就算把你这条小命搭上,我也不让蒋家的阴谋诡计得逞!”

张桂芳被扇的原地旋转了三周半,这才说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他怕真是有点傻。

蒋家之所以迁坟,就是想着白占了七世孙的便宜,让自家闺女跟张桂芳生下七世孙,做大贵人。

所以,张夫人才说,一旦生下了孩子,就可以让张桂芳滚蛋了——他就是个播种机器,有了孩子,他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

所以,七世祖宁愿把张桂芳给灭了,也要保证,七世孙只有小睿一个,不让蒋家得逞抢走贵人运。

张桂芳张了张嘴,不吭声了。

从头到尾,他就是一个被人利用的傻子,蒋家都未必拿他当个人看。一旦真把七世孙生在了蒋家,那他离死也不远了。

七代才栽培出一个贵人,怎么可能给了迁坟夺墓的仇人家!

正在这个时候,我们身后响起了一阵拍巴掌的声音:“这小姑娘说的没错——我们蒋家,就是看中这个地了,那又怎么样?”

蒋老爷子他们来了!

“哑巴兰”咬紧了牙:“凭什么……”

蒋老爷子厉声说道:“就凭当年,那个水里的娘娘,不光是你们救的,我们蒋家的祖宗,也出了力!”

原来,当时蒋家的祖宗,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,正跟着张家的祖宗在那条船上学徒,网子还是他捞上来的。

水里的娘娘被救上来了之后,张家祖宗光顾着给自己要好处,一句都没帮那个蒋家学徒问,那个学徒眼看着自己什么好处没落到,表面没敢说什么,心里不甘。

于是,就在张家祖宗来这块地挖金子的时候,是他偷偷传话给了山贼,让山贼来抢金子的——事成之后,他分到了一些金子,竟然倒是发家致富,成了高门大户。

都说富不过三代,但是蒋家一直兴旺到了现在。

可惜现在到了蒋老爷子这里,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,挣钱好比针挑土,花钱好比浪淘沙,眼瞅着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子,就要糟践在这个女儿手里。

蒋老爷子正着急呢,这时候正有高人指点,说你女儿这个样子,也不怪她——因为你们家坟地,气数已经尽了,再不迁移到了好坟地上,家底确实保不住了。

不光如此,以后可能还要大祸。

原来蒋老爷子家的坟地,叫“干烧蜡烛”,一开始也是一块好地,做阴宅的话,也是可以红红火火。

但是这“干烧蜡烛”地顾名思义,红火完了就没了,气数只够用六代的。蜡烛烧完燎谷仓,气数尽了,家破人亡。

高人就建议,最好是迁移到了一个现成的好坟地,生下了好继承人,家业才能保持下去。

蒋家当然没忘记这个七代坟的传说,看着张家受穷,早动了抢坟地的心——他觉得,这是自己家应得的,风水轮流转,这张家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也该轮到自己家了。

“哑巴兰”一听,浑身都哆嗦了起来:“原来是你们……”

蒋老爷子咧嘴一笑:“现在知道,也晚了——看见那个陵墓门口写的是什么了吧?这地方,现在是我们蒋家的陵园,来人,把那块烂骨头给挖出来,一了百了,别惊扰了其他的祖宗。”

说着,看向了张桂芳:“小张啊,事情也弄清楚了——看来,把那个老骨头收拾了,你就没什么事儿了,你回来吧,只要你跟艳荣生了孩子,继承家业,那之前你顶撞我的事情,我既往不咎。”

张桂芳舔了舔嘴唇,也是下定了决心,转身对我说道:“李大师,谢谢你帮我把事情给弄清楚了——问题既然在这里,那剩下的,我老丈人就会帮我看着办了,你们几个请回吧,这里没有你们的事儿了。”

我顿时一愣,这个张桂芳为了自己前途,这么记吃不记打。

程星河鱿鱼干都忘了嚼了,差点掉地上:“卧槽无情,”

“哑巴兰”咧嘴一笑,对着我说道:“你也看见了——这种不肖子孙,不碎尸万段,还能如何哇?”

小孩儿已经明白了大致是个什么意思:“大肥猪,你不是人!”

张桂芳皱起了眉头,就把小孩儿给提溜起来了:“你个小王八蛋懂个屁,给我过来!”

程星河回过神来,一把拉住了张桂芳:“等一下,你们家务事是解决完了,说踢就踢我们可以,把钱结清楚了!还有,虎口峡的事儿,可以说了吧?”

张桂芳刚要说话,蒋老爷子冷笑了一声:“别急,你们用不上了。”

说着,一摆手,后面来了一群面无表情的黑衣人,拿着的——是槍!

程星河一把将鱿鱼干从嘴里给扯了出来,大声骂道:“卸磨杀驴还是怎么着?为了赖点账,你们也至于?比我还抠。”

不是为了赖账——他们是怕我们,把这个七世孙的事儿给说出去。

不光如此,蒋老爷子跟七世祖的意思一样,七世孙只有一个,有这个小孩儿,那他女儿生贵人的几率,就大大降低了,要是把这个小孩儿给弄死,大贵人百分之百,就是他女儿的孩子了。

张桂芳的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蒋老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桂芳:“小张啊,你舍得这个小孩儿吗?”

张桂芳嘴角一颤,竟然还笑出来了:“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——他就是个野种!将来,我跟艳荣生的孩子,才是真正的继承人呢!”

说着,他就把小孩儿给撒开了。

小孩儿瞪着眼睛,看着张桂芳,喃喃的说道:“爸爸……”

张桂芳连忙后退了好几步,就像怕引火烧身一样:“别叫了——我不是你爸爸了。”

说着,奔着蒋老爷子一边谄媚的笑,一边就过去了。

蒋老爷子一笑,显然一点没意外。

他是这里的地头蛇,一手遮天,这大半夜的,这地方荒郊野岭又没有监控,真打算把我们给就地掩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