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章 美人蕉内

刚才背后偷袭,差点让程星河倒了霉,下手这么狠,还让你赢,当我吃干饭的?

我一手撑在地上就起来了,“呛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出了鞘,就挡在了赶山鞭前面。

韩栋梁其实看得出来我也带了法器,但根本没没放在眼里,直到看见了七星龙泉秋水一样的利刃,才瞪大了眼睛:“七星龙泉……”

你还真识货。

韩栋梁反应过来,就想先一步把赶山鞭卷上房顶,我立刻望气,看得出来张亮的煞气在房顶一闪而过,再次挡在了赶山鞭前面。

“当”的一声,赶山鞭和七星龙泉就撞上了,韩栋梁一惊,这才想把赶山鞭给收回去。

但是为时已晚,赶山鞭在半空之中,跟耗子尾巴一样,已经干脆利落的断成了两截。

韩栋梁一看,手都颤了,当时就是一声怒吼:“这可是我师父传给我的……”

“卧槽……”程星河也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拍自己身上的土一边说道:“小哥,你下手够狠的,缠上了红煞气的赶山鞭,天底下不超过十条!估摸着,得是他们正一道的镇山之宝。”

我虽然表面镇定,可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!七星龙泉的煞气,也不是我一个黄阶三品能收放自如的。

韩栋梁跟看着杀父仇人一样的看着我:“李北斗,我们正一道跟你不共戴天!”

你对着人挥鞭子,是你自己找的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

这个时候,周围却响起了一阵掌声。

“真不愧是李大师啊,那个身手,干脆利落,可以说杀的人毫无还手之力!”

“就是,韩先生到底是老了——不过还不服老。”

“这次也知道自己斤两了,也该把世界让给年轻人了。”

和上最为得意:“那当然了,这可是我哥们,你们开了眼了吧!专治各种不服!”

韩栋梁本想一战翻身,反而被人看了笑话,而且赔了夫人又折兵,赶山鞭还让我给弄折了,他死死盯着我的怨念目光,像是能从我身上戳出几个窟窿。

赵老爷子也十分赞许:“这场斗法精彩!李大师,那个纠缠贱内的东西,已经被消灭了吧?”

我还没来得及开口,韩栋梁就大声说道:“赵老爷子,我早就告诉你,这个李北斗是个骗子,刚才要不是他从中作梗,我早就把那个邪祟解决了,我劝你好好调查一下,他是不是你仇人请来害你的?”

“我劝你别狗急跳墙,说话要讲证据!”我立马说道:“谁看见了?”

除了程星河,当然谁也看不见。

“你……”韩栋梁出道以来可能顺风顺水受人尊重,哪儿遇上过我这种混不吝,气的嘴唇都颤抖了,也没说出什么来,一跺脚:“那我就把那个邪祟招来给你们看!”

说着,回头看向了赵夫人:“请赵夫人借给我几根头发,几滴血,再把生辰八字告诉我!”

程星河立刻说:“他是要用替身法。”

所谓替身法,就是事主把这几样交出来,再把这些放在桃木小人上,那在邪祟看来,桃木小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,张亮要缠赵夫人,他就用这个来引张亮。

赵夫人惊魂未定,刚要答应,我咳嗽了一声:“这头发,血,还有生辰八字可不是能随便交出来的,扎小人不也是需要这些东西吗?一旦把这些东西交出来,就等于把命送到人家手上,反正,我们这些正经先生是不会随便跟事主索要的。”

赵夫人一听,顿时怕了,哪儿还敢交。

韩栋梁青筋都爆出来了:“你……你信口雌黄!”

“我什么时候信口雌黄了?”我摆了摆手:“反正我不用阴招,光明磊落,靠本事吃饭。”

说着,我就跟程星河使了个眼色,让程星河带我去找张亮。

韩栋梁估计有一万句话想骂我,但实在不知道哪一句最解气,只能咬牙切齿干瞪眼,我没等他骂出来就走了。

程星河还算靠谱,刚才就把张亮逃跑的路线给记住了,领着我到了后花园:“应该就在这附近——不过,他被赶山鞭的红煞气波及到了,虽然没有灰飞烟灭,但肯定也元气大伤了。”

我就蹲在附近,找煞气的踪迹,正看见一丛美人蕉。

美人蕉属阴,农村现在还有美人蕉会变成美人,出来勾引人吸阳气的传说,其实是因为美人蕉能滋养阴气,孤魂野鬼很喜欢躲在里面而已。

这附近没有更好的躲藏地点,我就蹲在了美人蕉前面,说道:“张亮,我是来帮你的,你也不傻,能看出来吧?”

刚才要不是我,他早就被赶山鞭打的灰飞烟灭了。

程星河摇摇头,意思是没人吭声。

我就让程星河帮我转达:“我也知道你死的屈……你是看到赵夫人和何奇正的奸情,才被杀人灭口的吧?”

那一丛美人蕉瞬间就颤了一下。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他问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简单,我没进门看出端倪了——一大门外的凹坑,说明门风不正,女主人偷人。

更别说赵夫人的面相了——斜飞春燕眉,身软骨头媚,天心水波眼,闺房好大胆,说明某种需要很旺盛,可以说一天离开男人都活不了,赵老爷子保养得再好,也不可能满足她。

照着女佣的话,张亮是个棒小伙子,要是真的对她有心,她会拒绝?

加上闺房的风水,就更确定了,坤方打弓,妇女不正经,早晚败家风,既然是家风,说明西门庆还是窝边草。

而那个何奇正呢?奸门涨了邪红,男女关系不检点,是跟有夫之妇有染,眉骨折了一个凹痕,是做了对不起主人的事情。

难怪会对张亮下那个狠手,可真是护主心切。

话刚说完,美人蕉里就传来了簌簌的声音,凄风苦雨,活像是有人在哭。

程星河则侧耳倾听,听完一拍大腿:“我算是知道他为什么能化成黑厉鬼了,他确实是冤枉啊!”

原来,张亮确实是个帅小伙子,本来跟何奇正一起做过佣兵,后来又一起到了这里做保镖,是一对同生共死的好哥们。

结果来了这里之后,赵夫人就看中张亮了,加上张亮平时喜欢沾花惹草,赵夫人就想跟张亮那啥,可张亮虽然平时浪荡,三观却挺正——坚决不跟已婚女人有什么纠葛,还跟赵夫人保持距离。

赵夫人挺生气,但拿他也没办法,心思一转,没鱼虾也好,倒是跟何奇正勾搭上了。

要不怎么说张亮倒霉呢,张亮有一天提前回去,正目睹了赵夫人和何奇正滚在一起。

张亮假装没看见,转身走了,回去就劝何奇正,说这种女人不是咱们沾惹的起的。

可何奇正听不出什么好赖话,这个工作又轻松,又能睡到那么好的女人,给个皇帝也不换,怎么可能放手,还以张亮嫉妒自己。

于是何奇正转脸就把这话告诉赵夫人了。

赵夫人当机立断,说这个人留不得,无论如何,得想法把他解决了——他随时有可能告诉赵老爷子,那照着赵老爷子的脾气,他们俩都别想活了。

赵夫人还告诉何奇正,说之前死的那些夫人,就都是因为守不住寂寞,被老头子发现了,现在坟头草都几尺高了。

这可把何奇正吓够呛,把什么兄弟情全忘了,就问赵夫人怎么解决?

赵夫人一笑,说先下手为强。

剩下的事情,我们就知道了。

张亮就这么无辜惨死,还背上了这样的骂名,受家里人唾弃,跟赵鑫利简直如出一辙——不过赵鑫利自己也干了亏心事,可张亮呢?

所以,张亮的怨气根本压不住,就想跟赵夫人报仇。

再加上张亮生前干的是杀人如麻的营生,煞气自然很大,很快就养成了黑厉鬼。

程星河听得也是义愤填膺,就问张亮,为什么不附身到了赵夫人身上,把自己的冤屈说出来?

赵鑫利当时就想这么干,但是他怨气不够,受不了阳气,只能支离破碎说点冤枉啥的。

可张亮不一样,黑厉鬼的等级,足够让他夺取赵夫人的身体,让赵夫人撞邪了。

张亮告诉我们,他一开始就想这样让赵夫人说出真相,可赵夫人身上有东西,他根本没法靠近,只能出现在赵夫人身后,慢慢的耗她。

这也不是张亮想要的结局,他跟赵鑫利一样,更希望自己的冤屈得到昭雪。

我听得纳闷,赵夫人身上的东西?什么东西?我和程星河都没看出来啊!

这时我忽然就想起来了,赵夫人说过一句话,说有人想害她,但那个人不是张亮。

那她说的能是谁呢?

“小哥。”这个时候,程星河忽然拉了我一下:“那几个美女说冤枉。”

“嗯?怎么个冤枉法?”

照着张亮转述的说法,这些前妻都是因为偷腥被赵老爷子解决的吗?

家门口有那种凹坑,又有杀母柱,也只能怪这些新娘倒霉了。

“她们说,张亮说的不对。”程星河告诉我:“她们没有偷腥——是被赵老爷子出于别的原因害死的。”

别的原因?一个老头儿花大价钱娶到美娇娘,为啥要害死她们?

“啊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花园后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——我耳朵很灵,听得出来,是赵夫人的声音。

卧槽,出啥事儿了?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