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484章 死人进河

“哑巴兰”咬了咬牙,抱歉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想连累你们……可惜,哎。”

我们几个对看了一眼。

那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往上一围,冷笑了起来:“这几个货不是练过气功吗?刚才劲头挺足啊!”

“一点天桥卖艺的把戏,得罪到了咱们头上来了,咱们看看,气功是不是连子弹也能挡。”

是啊,叫我来说,哪怕七星龙泉和麻衣玄素尺,也就是对付对付邪祟,这东西,但凡是肉体凡躯,谁都躲不过去——何况我们这么一大帮人呢。

“咔”的一声,他们手里的家伙,很脆快的上了膛。

要是一般人,枪炮无眼,哪儿又不害怕的。

可惜,我们不是一般人。

我挡在了白藿香前面,看向了程星河,程星河又往嘴里塞了一把鱿鱼丝,嘴角一勾露出个玩世不恭的笑容,把手里的碎渣拍下去,歇了口气,一只手猛地就拍在了地上。

那些人闹不清楚我们要干什么,互相看了看,蒋老爷子则大声说道:“这几个家伙就是跳大神的,也没什么真本事,你们手里的东西才厉害,给我下手!”

那些人立马把手里的家伙对准了我们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西边就卷过来了一阵阴风,对着他们就扑过去了。

蒋老爷子捂住了眼睛,回头就吼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呢?”

是啊,风一过,他身后的人是愣住了。

愣了一下之后,他们脸上的表情都给变了。

刚才是狗仗人势,但是现在,冷不丁变的狰狞,甚至——有些变态。

我看见了那些人身上的一身杀气。

是被程星河招来的死人上了身。

程星河一瞅,把鱿鱼干塞嘴里说道:“哦,这次是可巧了——还真是恶有恶报啊!”

这是……我凝气上监察官仔细一看,恍然大悟。

还真是巧了——平时程星河招来的,都是附近的饿鬼,可这次,却是“恶鬼”。

那些死人贴在了拿家伙的人身上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。

胸口上有一片血渍。

这不是死刑犯吗?

看来,这附近是兴隆宫的刑场!

而死刑犯除了特殊情况,大部分都是穷凶极恶的主儿,这些主儿死了,家里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会来给他们祭拜?

活着的时候凶横,死了的时候被人遗忘,这些死刑犯的怨气,比饿鬼之流可大的多了。

这些刀尖舔血的,自然都会用家伙。

“咔咔”一阵子上膛的声音,他们互相看了看。

蒋老爷子哪儿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儿,顿时愣了愣,骂道:“说你们呢!磨磨蹭蹭干什么?”

那些“人”活的时候,天地君亲师都不怕,死了更不可能怕个老头儿了,根本没人搭理他,反而分成了两派,自相残杀了起来。

“疤老六,你不是狠吗?我他妈的再打死你一次!”

“马二腿子,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,跟你那帮虾兵蟹将来啊,怕你,老子是狗日的!”

这些死刑犯活着就好勇斗狠,死了自然也不消停,肯定经常互相斗殴,难得上了人身,手里又有了家伙,这是有了机会了。

蒋老爷子一下就傻眼了,一把抓住了一个人:“小王,你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结果一句话没说完,一下被那个“小王”掀翻:“老东西,你他妈的瞎啦?老子东街口董二麻子,刘家集八条人命案就是老子干的,小王,谁他妈的是小王?”

董二麻子……对了,是个悍匪,杀人劫财,前些年在网上传的很开,原来在这里被处置了。

蒋老爷子本来就断了一条腿,这一下直接被掀翻,倒是张桂芳给反应过来了,连忙过去搀扶蒋老爷子:“爸,爸您没事儿吧?”

这个张桂芳,这个时候了,还忘不了溜须拍马。

蒋老爷子受了惊吓,气喘吁吁的看着我们:“他们……他们是……”

而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哥几个,义字大过天,私怨放一边,你们仔细想想,当初谁把你们的坟地给刨了,扩建成自己的陵园了?”

那些人正要打架,忽然还反应过来了,立刻齐刷刷的看向了蒋老爷子。

“妈的,这个老匹夫!害的老子现在都还找不到右脚!”

“没错……你就是个右脚,大爷我脑袋都让老鼠叼去做窝了!”

“就是这个死老头子弄的咱们暴尸荒野?”

“盘他!”

那些手下刚才还气势汹汹的,这一瞬间,知道了蒋老爷子是占了他们地方的元凶,呼啦一下就冲上去了。

蒋老爷子顿时就是一阵惨叫,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了。

而张桂芳一看蒋老爷子出事儿,赶紧抱着脑袋就出来了,可躲没地方躲,正要对我赔笑脸呢,一阵风就从我身边给掠过去了。

哑巴兰——不,是张桂芳家的七世祖。

七世祖上去一个巴掌,就把张桂芳扇的天旋地转,跟春晚的小彩旗一样:“咱们张家是福薄,生出你这么个孙子,今天,我就清理门户……”

张桂芳站起来就要跑,可天黑路滑,随着一声惨叫,他肥胖的身躯就不见了——好像滚到了山谷下面去了。

而哑巴兰一下坐在了地上,一阵阴风擦着我们就过去了,程星河一边咀嚼鱿鱼干,一边说道:“老头儿说,谢谢。”

蒋老爷子被包在里面惨叫了起来,看来这里,是真没我们什么事儿了。

而小孩儿往前追了几步,又回来了。

白藿香看着他的样子,有些心疼,一只手按在了他肩膀上:“你爸……”

小孩儿抬起头,对着白藿香就笑了:“他刚才说了,他不是我爸。”

他眼睛里还含着眼泪,但是声音云淡风轻的。

我叹了口气,看来这孩子也得再另找归宿了——张桂芳一死,他就是唯一的七世孙,以后是个贵人,很多贵人的出身都很苦。

“说是来找虎口峡的,”祝秃子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,冷嘲热讽的说道:“白忙话一场,虎口峡呢?”

哑巴兰这会儿回过神来,也恍然大悟:“对了……哥,虎口峡呢?”

祝秃子死死的瞪着我:“嘴上无毛,办事不牢,什么脑子?”

我答道:“别着急,我已经知道在哪里了,等天亮了,咱们就过去看看,那地方跟白虎局有没有关系。”

这话一出口,不光祝秃子愣住了,程星河也傻了眼:“不是,那张桂芳那么嘴硬,你什么时候撬出来的?”

我答道:“你忘了,是不是他之前死也不说老丈人原来的坟地?”

他不说,不是因为别的,肯定因为虎口峡就在那里。

他怕把这个杀手锏说出来,我们就撒手不管他,这才咬牙不说的。

不过,蒋老爷子现在倒了霉,有件事儿我还没弄明白——办公大楼的东西,到底是谁告诉他的?他口中那个高人,又是谁?

算了,想不出来就不想了,把精神放在要紧事儿上吧。

他老丈人的坟地也不难找——网上一查就查出来了,某年某月,蒋氏迁坟。

在东山府路西头。

祝秃子看着我的眼神,越来越吃惊了,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抽了抽。

把小孩儿送回去,再等到了地方,天色就已经开始蒙蒙发亮了。

借着晨光,我就看出来,这个位置,大致是个“虎饮水”形——形似一个猛虎低头喝水。

这里的地形都跟“虎”有关,难不成,还真是到了白虎局附近了?

祝秃子也十分紧张,登到了高处就四下里看了起来。

我倒是不知为什么,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。

白鹿打伞——按着水百羽的话,我是不应该靠近张桂芳的,但是之前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凶险。

难不成,那个凶险……

“妈呀,”正在这个时候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声尖叫:“死人跳河啦!”

死人跳河?这话……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?

我脑壳一炸,一下就想起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