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5章 手中面人

“通!”

跟着一声巨响,像是什么东西给掉河里了。

程星河也想起来这句话了,抬头脸色煞白的就瞅着我。

这句话——还是当初在朱雀局的时候,魏家那个尸解仙说的。

他说,让我记住两句话“死人跳河,公鸡下蛋”,会有机缘。

那事儿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,一直没见过跟那话对应的事儿,简直快忘了,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能在这里听见。

还是程星河脑子快,但是哑巴兰早把这事儿给忘了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:“哥,死人怎么还会跳河?”

我也想知道呢。

于是我立马奔着那个方向过去了。

靠近了一看,看见了一大帮披麻戴孝的人,正在水边大呼小叫。

旁边一口大棺材整个掀开,死人不见了。

白藿香也皱起了眉头:“看来是丧事儿上诈尸了啊?诈尸跳河,可不多见啊!”

确实不多见。

只见送葬队伍里,闹腾的最厉害的,是一个没戴孝的人,那人奔着水就冲,像是也想下水,被一帮人拉住了。

哑巴兰就问道:“哥,尸体下河,为啥一个没关系的在那闹?”

不是没关系——是说明这个死者岁数不大。

兴隆宫遵循古例,儿女死了,父母不能戴孝。

果然,靠近了一看,只见那个没戴孝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女人,哭的肝肠寸断,一口一个宝贝带着妈走吧。

哑巴兰听清楚了,看着我的眼神就更崇拜了:“哥,怎么好像世上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儿?”

我说真要是这样就好了——那我就能上天阶了。

靠近了一听,果然,除了搀扶中年妇女的那帮戴孝人,其余的人都在窃窃私语:“大齐不是好死,别真是闹了邪了吧?”

“咱们兴隆宫最近是怎么回事,前次那头就有什么入宫神女的事儿,死了七个女的,现在咱们这也跟着闹腾,是不是咱们本地坏了风水了?”

“嘘,别胡说八道……”

“这怎么是胡说八道呢?连着死了好几个人了,再这样下去,没准啥时候就轮到了咱们了。”

果然,又是连环死人。

这就更有靠近白虎局的可能了。

张桂芳说的虎口峡,怕也就是在这附近。

祝秃子不听还好,一听又有这种事儿,一肩膀子把我给撞开,就跑到前头去了:“你们这里死了多少人了?”

那帮议论纷纷的穿孝人本来就害怕,眼看着又来了个凶神恶煞的秃子,吓的都退后了好几步:“你,你谁啊?”

祝秃子脸沉下来,就要揪面前一个穿孝服小姑娘的衣领子。

那小姑娘脸色一白,立马尖叫了起来。

我立马拉住了他:“有话好好说,吓着孩子了。”

祝秃子觉着我是个晚辈,不怎么把我放眼里,但是一瞅我的手,不由自主就缩了缩脖子。

他忌讳诛邪手。

小姑娘盯着我,脸顿时就红了一下。

而其他送葬的本来一个个吓得够呛,可见我们从半路杀出来,瞬间恐惧转换成了暴怒,对着我们就喊打喊杀的:“你们谁啊?”

“没看见下葬呢嘛?这种时候还来捣乱,你们不怕天打雷劈?”

“跟他们说不着,揍他们!”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大声说道:“哎,我认识这几个人!”

我一愣,谁啊?

一个穿白戴孝的人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,大声说道:“上次我就看见了——入宫神女的事儿,好像就是他解决的!”

这个人……卧槽,炒房客里面的那个络腮胡子?

确实是有过一面之缘,想不到他还记得我。

众人一听,把手里哭丧棒,仙鹤叼花篮等东西就放下了,都瞅着他:“你真认识?”

络腮胡子点头如鸡啄米:“是真的!我还亲眼看见——他从水里,捞出来了一个大怪物,唉呀妈呀,老吓人了,现在我这小心肝儿还扑腾扑腾的呢!”

原来络腮胡子他们误以为我们也是要弄投水事件,好拉低房价,被长鳞的当枪使,给我们调虎离山了。

但是他们走了之后,长了心眼儿,偷着派人来监视我们,我们要是真的闹事儿,就拍下来发网上。

谁知道,正把我抓住长鳞东西的事儿给拍下来,他们就又传开了,也不知道谁起的头儿,说我是吕洞宾派来人间,专门斩妖除魔的,讲的有鼻子有眼儿,我都快信了。

入宫神女那事儿闹的本地是沸沸扬扬,剩下的人一听我本事这么大,顿时都露出了刮目相看的表情,连刚才闹腾着要下水的那个母亲,也惊疑不定的看着我。

络腮胡子更起劲了,一把抓住了我,大声说道:“仙师啊,你上这里来,就是来解决这里的怪事儿的吧?这事儿你可一定得给我表弟做主!”

那个母亲回过神来,挣脱开了搀扶她的人,啪的一下就给我跪下了:“仙师啊,只要你能给我儿子报仇,我们家还算是有点积蓄,多少价格,你随便开,城南我还有个别墅呢,我别墅也可以卖!”

兴隆宫这些年发展的不错,地价是很贵的,一套别墅,不得上千万?

果然,仔细一看,这个妇女财帛宫带真金,身上穿着一身名牌套装,脖子上的白珍珠也像是天价,确实是个有钱的主儿。

只不过……她就算有这么多钱,却还是个苦命相——颧骨过高,注定命里犯孤。

程星河一听有钱赚,眼睛顿时亮的跟灯泡一样,立马上去把那贵妇给扶起来了:“您这话就太见外了,降妖除魔那是我们分内事儿,不可能逼得您倾家荡产啊——咱们要不先签个合同吧?”

祝秃子一脸的不耐烦,无奈这事儿也像是跟白虎局有关,只好耐着性子,一屁股坐在了一块石头上,听这事儿的来龙去脉。

原来死的是她儿子,叫孙大齐,妥妥是个高富帅。

可这一阵子,他几个发小出去喝酒,本来叫他也去,他那天有事儿耽搁了,没去成。

结果那天晚上,他几个发小回来的时候,因为醉酒,失足全掉水里了。

捞上来人就完了,孙大齐知道了又是难受又是庆幸——哥们死了自然伤心,可也幸亏那天自己没跟着去。

结果到了葬礼上,他才知道,那几个哥们死的有点奇怪。

那几个发小的右手手心里,都死死攥着个东西。

是面人。

也就是葬礼上,捏出来放在灵位旁边的面人。

那种东西不吉利,小孩儿都不敢玩儿——大人说你要是玩儿了,晚上面人就把你领地底下去。

葬礼上其他人也都窃窃私语,说这几个孩子死的很邪,好端端到底是怎么走水里去的,别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勾下去的吧?

孙大齐也跟着瘆得慌,那天从葬礼上回来,脸色就不好,他妈担心他是因为朋友的死亡,心里难受,也没多问,就让他好好休息。

可到了半夜里,他妈睡觉轻,就听见门响,出来一看,孙大齐闷头就往外面走,他妈纳闷,说大半夜你上哪儿?

孙大齐不吱声,他妈警惕了起来,就拽孙大齐,这才吃了一惊——孙大齐竟然闭着眼,跟梦游一样!

再问,就听见孙大齐来了一句:“马六他们叫我喝酒。”

马六就是那几个死了哥们之中的一个。

这可把孙大齐他妈给吓坏了——难不成,是孙大齐那几个发小死的不甘心,要把自家儿子拉下去做伴儿?

他妈大呼小叫,保安佣人来了,才把孙大齐给摁住,有个佣人有经验,用柚子叶把他上下打了一顿,他这才哼哼几声醒过来了。

知道了这事儿之后,孙大齐自己脸也白了,说梦里就梦见马六他们拉他,肯定是他们不甘心自己死了,他还活着,要拉他做伴儿。

他们几个生前拜过异性兄弟——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死。

他们要拉他应誓了。

他妈一开始还是不信世上有鬼,就觉得儿子怕是精神受到刺激胡思乱想,谁知道,之后,更加可怕的事情就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