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486章 差你一个

孙大齐醒着的时候,哆哆嗦嗦,老说马六他们几个在窗户外面呢,睡着了就更别提,一闭眼就轻车熟路的往外面走,方向正是淹死马六他们的那个河。

他妈是越来越担心了,请了人来看,都也不管用。

有天晚上,他妈看着孙大齐实在太累,就趴在床头打了个瞌睡,半梦半醒,就听见屋里一阵“啪嗒啪嗒”的声音,好像是几个洗完澡没穿拖鞋的人,正湿淋淋的在屋里走。

隐隐约约,还听见有人在喊孙大齐:“走啊,大齐!”

这个声音,他妈是再熟悉不过了——这几个孩子是一起长大的,小时候一起抓知了,一起打篮球,都是这个口气:“走啊。大齐!”

他妈想站起来,想把那帮发小给赶走了,可这一下,跟鬼压床似得,根本也动弹不了。

孙大齐一开始像是不愿意走,但是马六他们的声音瞬间就狠厉了起来:“我们都来了,你凭什么不来,他叫你呢!”

他?

他妈不知道,这个“他”说的是谁。

朦朦胧胧,她就真的觉得,孙大齐耐不住,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往外走,跟那几个死鬼发小勾肩搭背的出去了。

他妈这个着急啊,忽然这个时候屋里的闹钟给响了起来,他妈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,这么一睁开,她心里就沉了——只见床上空荡荡的,孙大齐真的不见了,被窝里还是暖和的呢!

他妈着急忙慌的站起来就要找孙大齐,这么一站起来,她就看见,木地板上全是湿淋淋的脚印子——像是一大帮人,围着床边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她当时就坐在了地板上,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——怕是儿子这次,真的要出事儿了。

于是她赶紧就喊了人,一路奔着外面找——果然不出所料,只见孙大齐正在那几个发小淹死的地方扑腾呢。

他妈赶紧找了人去捞人,谁知道,几个水性好的下去,也跟变成了旱鸭子一样,跟着一起扑腾了起来。

这把他妈给急的啊,后来还是一个常在水边卖鱼的老头儿说,怕是水里有东西抓他们的脚呢,把柳树枝子伸下去,才把一行人给救上来。

那几个救人的,平时都是四处找地方游野泳的,哪儿经过这个阵仗,一上来脸都白了,说地下真不对,抬起脚来一瞅,他们的脚腕子上,都是手指头攥过的痕迹。

而孙大齐救上来之后,鼻子,嘴里都塞满了青泥,好不容易才救回口气来,他妈就发现,孙大齐的手上有不少被人抠过的伤痕,像是有人强行把他的拳头给掰开,往里面塞什么东西一样。

这把他妈给吓坏了,对着那片水就大骂了起来,说那些死鬼发小丧了良心,自己死了不说,还要把自己的孩子给拉下去。

可哭也哭完了,骂也骂完了,孙大齐回去了没多长时间,还是断气了。

今儿就是孙大齐的葬礼。

说也巧,孙大齐的祖坟就在那片出事儿的水附近,你往别处绕,也绕不开。

按理说,孙大齐没结婚,算是早夭的讨债鬼,没资格入祖坟,但是孙大齐他妈有钱,这不是立马就在医院里面找了个新死的女尸帮着配了冥婚——这样算得上是成家立业,才有了进祖坟的资格。

总不能为了那片水,祖坟都不敢进吧?

于是一帮送葬的队伍,奔着这边就过来了。

从这过的时候,他妈一路伤心,一路又防备,没成想到了这里,还是出事儿了。

先是拉棺材的车出了问题,怎么也走不动了,正拾掇着呢,大家就听见,灵车里面的棺材响动了起来。

大家都知道孙大齐不是好死,正害怕着呢,就看见棺材一阵响动——从里面响的。

大家“嗷”一嗓子就吓了个好歹,而孙大齐他妈就冲去了——她认定了孩子没死,之前只不过是憋了口气,现在缓过来了。

棺材上可是楔着三长两短的镇魂钉,他妈生怕孩子憋坏了,把手都抠流血了,其他人也没敢上来帮忙,他妈一瞅车上有个斧子,抄起来就把棺材给砍破了。

果然——棺材一开,孙大齐缓缓就坐起来了。

他妈正开心呢,要上去抱他,说儿子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谁知道孙大齐一把推开她,奔着那片水就跳下去了。

那一瞬间实在太快了,好多人都没反应过来了,就一个胆子大的来了一声:“死人跳河啦!”

他妈着急啊,想下去把孩子捞上来,可他妈根本就不会水,下去就是个死,会水的也不敢下去——上次那几个救人的,不就差点被拉下去陪葬吗?

他们都觉得,孙大齐是被不是人的东西给盯上了,谁粘谁倒霉。

这就被我们给听见了。

孙大齐他妈说到了这里,已经是泣不成声,一把拉住了我,抽抽噎噎的说道:“大师,算我求求你,你一定要把我们大齐给救回来——还有,把害了大齐的那几个小子,都给我灭了,我非给大齐报仇不可!”

祝秃子听明白了,抬屁股就奔着那片水跑了过去,想找找看,是不是有白虎局的线索。

我也紧随其后,一看附近的势头,顿时咽了一下口水。

张桂芳没骗我——这附近,正是虎口峡。

祝秃子别提多高兴了——兴隆宫既有虎剪尾,又有虎跳峡,那白虎局八成就在这个地方。

他立马站在了高处,看这里的风水。

可这么一看,他眉头就皱起来了——找不到。

他是找不到,我心里却跟明镜儿似得,四相局哪儿有那么好找,哪怕是有大致的位置,甚至就在你眼前,可正地方都有死妈脸苏家的“藏”,那东西跟障眼法一样,你就是看不见。

祝秃子瞅着我,一脸疑惑,想问我,又觉得掉价,犹豫了半天,才凶巴巴的问道:“你不是会望气吗?白虎局呢?”

我装成很憨的样子:“前辈都找不到,更别说我了。”

祝秃子一咬牙,转身就走了,嘀咕着:“下一步,把四相会的人全体叫来,一寸一寸的摸,也要把白虎局给摸出来!”

没有死妈脸,摸也不管用。

真要是确定了地方,那就可以死妈脸喊来了。

这会儿孙大齐他妈已经拉住了我的胳膊:“仙师啊,你看现在……他们都不敢下水,我儿子……”

对了。孙大齐刚才诈尸跳水,现在尸体还在里面沉着呢,来也来了,横不能袖手旁观,那就帮着捞上来,我倒是也想看看,什么邪祟会往人手里塞面人。

但是这么一低头,看向了那一片水,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有了一种寒毛直竖的感觉。

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又很强烈的第六感——好像水底下,有什么东西,正在盯着我。

程星河在一边已经商量起价格来了:“捞尸可以,咱们这个价格先谈妥了……”

白藿香倒是看出来了,皱起眉头:“怎么了?”

我说不上来。

而且,这里的水很深,不好望气。

哑巴兰一看我这个样子,以为我累了,让我在一边休息,自己撸袖子就要下去。

我拦住了他,这货没什么水性,下去也是个秤砣。

而我对这片水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抗拒,这下倒是想起来了之前收到了寄身符里的长鳞东西了。

她是水底下的,倒是可以来帮帮忙,捞尸也算是一个功德,就找了个背人的地方,捏着鳞片,把她喊出来了:“小青——不对,安宁!”

水面翻动,下面出来了一个黑影子。

她直接进水里了。

我就把事儿说了一遍,她头都没从水里探出来,一猛子扎进了深处不见了。

水里是她的地头,身上又有她爹给她留下的白色衣服,料想不会出什么岔子,我就站起来了。

就在这一瞬间,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李北斗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这个声音……

我猛的回过头,立马皱起了眉头。

他怎么也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