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00章 冲喜挡灾

说着,不由分说就把球哥给扑那了。

第二天球哥眼皮都没力气抬起来了,球阿姨和球姑娘急的什么似得,四处讨要除毛的方法,又是找柚子叶,又是撒盐,可那个东西法力高强,一概不怕,回手倒是扔球母女一人一脸。

而之前打架那个赵歪脖一听就摇头——不偏不倚,她儿子前些年就是招惹了长毛的,活活耗死的,说是被吸干精气了,葬礼上那玩意儿还来了呢,听见赵歪脖一家人哭骂,嘻嘻一笑,才走。

球母女也知道这事儿,吓的什么似得,后来经人指点,上大庙里去求符,庙祝说我给你求一求吧!弄完给了个符。

这家人开始还抱着信心,挂在了蚊帐上,结果你猜怎么着,那东西一见了那个符咒,撕下来放嘴里直接就嚼吧了。

球母女气的找大庙的庙祝要说法,庙祝一听也纳闷,说按理说这符咒管用啊?再一问,好么——那东西是球哥自己登门苦苦求来的,那肯定不好走。都是冤孽,没办法。

球母女一听,没辙,晚上就来看着球哥,可一到了凌晨两点,母女俩说不上为啥,肯定就得睡着了,第二天一问,好么,那东西又来了。

眼看着现在球哥只有出去的气,没有进来的气了,也不知道从哪儿又打听出来了一个除毛的主意——你们家沾染上这种东西,是因为球爹死得早,家里没有主事儿的男人,阴盛阳衰,所以克制不住那玩意儿。

邻县倒是有个先例——是个娘们被缠住了,后来家里找了个新姑爷,冲了冲喜,大家开开心心放放炮,闹一闹,嘿,把那个长毛的吓跑了,再也没回来过。

球母女一听这个主意不错啊——本来球姑娘也是到了搞对象的年纪了,早想找个主,可奈何外在皮囊不够好看,内里灵魂也不够有趣,加上脾气出了名的悍,一直无人问津,出了这事儿,知道的躲还来不及,谁舍得让孩子上妖怪窟窿里挡枪眼儿。

可眼瞅着球哥那个样儿,球姑娘说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哥哥就这么死了,这才想出了这个主意——在屋里弄了一个花瓶,见了好看的小伙子就往屋里让,一旦碰碎了就不让走。

前面已经有几个中计,不过那几个都是本地人,球母女也闹不出什么花儿来,这不是,好不容易逮着苏寻这么个外地朋友,自然是要拉进来做上门女婿的。

程星河听着几乎笑出嗝来,说感情是病急乱投医,拿着死妈脸当药引子了。

我就看向了苏寻:“这事儿好办,都是朋友嘛,我帮你了。”

苏寻这才像是松了口气,但表情还是绷着的:“这个人情,我以后一定还。”

我就是看出来,他是个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的主儿,这事儿给他搭把手,白虎局“藏”的事儿妥妥的。

别说,他爷爷把他教的还挺传统。

这个时候我还想起来了:“对了,你怎么跑兴隆宫来了?”

他有点别扭的告诉我,他一直在找江瘸子的下落,可是江瘸子跟人间蒸发一样,怎么也找不到,思来想去,还是不如来找我。

所以一直追到了兴隆宫。

我心里明镜儿似得——这货很爱面子,当初都说了愿意独来独往了,这会儿又来主动找我,他嫌面子上过不去,就打算偷偷跟着我,跟大黑痦子打算通过我来找公孙统一个路数。

感情你们都拿着我当GPS了。

这个年月,这么好面子的人已经不多了。

正这个时候,球母女她们缓过来,知道我们已经明白一切,对着大街就骂街,问是哪个吊死鬼在这乱嚼舌头,那个几个“线人”心虚,缩着脖子就走开了。

我连忙劝了劝,说这事儿也巧,我们正好是吃这碗饭的,条条大路通罗马,反正目的是救球哥,不弄苏寻个拉郎配,还有别的法子,一样能把球哥给救回来。

球母女一听,有些半信半疑,这也简单,我就在屋里四处看了看,看见他们家门廊上镶嵌着一根木料,就问道:“你们家这一两个月是不是事事不顺,还打过眼,损失了不少钱?”

球母女一听,眼睛就亮了,问我怎么知道?

我指着门框上一个横梁说道:“是因为这个玩意儿。”

球母女一听愣了愣:“这个?可这个放在这,我们取的是“出头之日”的意思,咋啦?”

古董行是传统行业,也讲究风水。

可惜呢,这是屁毛的出头之日,我就告诉她们,挂在门梁上,算是“出头之日”局确实不错,可问题出在木料上。

球姑娘不爱听了:“你会不会看啊?这个东西,那是上好的黄花梨木,你可着兴隆宫找去,没有比它更好的料子——摆出头之日,不是越坚固越好吗?”

我摇摇头:“黄花梨肯定没问题,可谁让你们这个木料,是棺材上拆下来的?这是阴料,搁在这里,倒成了阴局——我们叫“当头棒喝”局。”

当头棒喝,顾名思义,你干啥打你啥,打眼亏损也是正常的。

我说你要是听我的,把那个黄花梨拿下来,换上屋里那个黄花斛木试试。

球姑娘和球阿姨一对眼,不由自主就按着我说的做了,还嘀咕着,这个黄花斛木比起黄花梨那是差的远啊,本来是放在外面骗外地游客的。

结果刚挂上没多长时间,外头就来了几个洋人,指指点点的,很快买了一组茶具走了——说是雍正年间的,我看那意思,像是上个月国庆期间的。

球母女赚了不少钱,程星河眼睛都直了:“七星,这古董行比咱们还暴利呢——以后考虑考虑,把你门脸跟古玩店看齐一下?”

球母女送走了洋人,这叫一个激动,球阿姨立马拉住了我的手:“诶呀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小财神爷啊!你看我们家苗苗怎么样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你要是当上门女婿,我们保管你受不了半点委屈……”

得咧,我是来救苏寻的,可不是毛遂自荐的。

球阿姨就非问我,这里面什么区别?

其实也简单——“出头之日”局肯定是喜阳的,而棺材上拆下来的黄花梨木上面缠着死气,黑乎乎一片,自然是大阴,不打你打谁?相反,那个黄花斛木质地价值虽然不高,但是那是阳面的枝丫,挂上去正合适。

好多人坚信一分钱一分货,其实,什么都没有合适重要。

球阿姨彻底是折服了,拉住了我的手就不撒开了,说她一辈子没少行善积德,还真来了好报了——肯定是老天爷派我来救她儿子的。

苏寻一看我一来了,就把事情给掌控住了,虽然还是冷着脸,但眼睛里忍不住也带了几分钦佩。

程星河恨不得赶紧把苏寻拉进队伍来破四相局,趁机在一边安利:“你别看七星那个样儿,人不可貌相,各种靠谱。”

可算听他夸我一句,不过我貌碍着你了?

球阿姨赶紧就拉着我们上楼:“事不宜迟,姑爷,不,大师你来看看我儿子。”

进了楼梯,确实看见这里四面八方,都缠绕着一些阴气,程星河在周围看了看,低声说道:“还真是人不可貌相——那玩意儿看来挺猛,在这这么一驻扎,其他的孤魂野鬼都不敢来了。”

长毛的留下阴气,其实也有宣誓地盘的意思,其他的看能耐不如他,自然不敢上这里侵犯。

长毛的……

我惦记起了安宁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大皮帽子也没来找我——虽然那片水域让人不舒服,但是这事儿办完了,怎么也得过去看看。

到了楼上一瞅那个球哥,我们顿时都吓了一跳——一个年轻男人躺在床上,有气无力,浑身都是干巴巴的,就剩下一层皮蒙在了骨头架子上,这活脱脱是个喘气的骷髅啊!

程星河眼睛也亮了:“妈的,七星,那个活物你无比要活捉——咱们抓手里,正好在商店街开个减肥馆。”

这货是真有商业头脑。

年轻男人确实跟球阿姨说的一样,只剩下一点出去的气了,费了半天力气,才把眼皮给抬起来,结果一瞅见哑巴兰和白藿香,顿时就回光返照,贼亮贼亮的:“这两位是……”

白藿香二话没说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手腕子上,那年轻男人顿时就激动了:“梦……梦中……”

你跟谁叫梦中情人呢?

球哥还想一只手搭在白藿香手上摸一摸,立马被扎了一阵,惨叫了一声——可因为太虚,声音也不大。

白藿香把针往外一挑,就跟我抬了抬下巴,示意我靠近了看看。

这么一瞅,我眉头也皱起了了——球哥皮肤下面,本来该流血的地方,竟然被挑出了一撮毛!

白藿香接着就说道:“这要毛痨病,要是放着不管,还能剩下半个月。”

球哥一听,顿时满脸惊恐,球母女更别提了,拉住我就让想法子,我就问球哥:“你先跟我说说,你不是跟踪那姑娘到了她们家吗?她们家在哪儿?”

球哥吸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锁,锁龙井!”

我一下就把眉头皱起来了——锁龙井,早上梦见的锁龙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