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502章 邪物上体

瞬间我脑子里面滚过很多想法,妈的多少大风大浪里我都挺过来了,想不到在这让个长毛的给搞定了,真是阴沟翻船,传出去还不让江辰邸红眼之流笑话死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从天而降,挡在了我前面,手里一个东西“唰”的往外一弹,那个长毛的被红线一绊,被惯性带的失去平衡,马失前蹄。

程星河的狗血红线。

破风声一起,数不清的红线对着那个东西就弹过去了——对了,程星河跟着老猎户进修过,专长就是套狍子。

那东西反应也非常快,早先肯定吃过这种苦,见了红线,一个滚打出了老远,干枯的知了莓下雹子似得,噼里啪啦被撞了一地。

程星河一脚踢开那一大蓬的灌木,奔着那个长毛的就追过去了,谁知道里面飞出了很多子弹似得东西,哗哗对着程星河就打过来了。

程星河“卧槽”了一声抬手护住了脸,再把手拿下去,那个蹿出去的声音已经远了。

程星河骂了一句娘,回头就一根手指头差点没戳我鼻子上:“七星,你是陷入到了温柔乡里起不来了,减肥馆来了都不抓,踩在金砖上也让你出溜一跤。”

温柔乡?我可去你大爷的吧,你进来试试,你起得来我跟你叫大爷。

而球姑娘突然被夸,脸一下就红了,趴在我身上,把一绺头发别在了耳后:“对,大家都说我性格还行……”

姑娘,请你起来说话。

球姑娘娇羞的从我后背上爬起来,那感觉真跟扛大包的卸了货似得,我一身骨头好险没碎了,这要是在武侠里,我一口血已经吐出来了。

程星河看我这个样子,之前那种忌惮怀疑也像是一扫而光,不仅没有扶我,还趁机踹了我一脚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看你这个肾虚样,料想你也不是……”

但说到了这里,他赶紧把话头掐了:“说了好几个月了,这都双十二了,六味地黄丸你到底买了没有?”

买你爹。

勉强爬起来,我就问程星河,看清楚那货是什么来头没有?

程星河摇摇头,盯着一地的知了莓:“是个老皮子。”

猎人的行话——老皮子是被人抓过一次的野物。

钓鱼的都知道,咬过一次饵料,但是挣脱了的,就很难再去咬第二次钩子了,野物也是一样,老皮子说的是曾经被人套过,但是逃脱了的野物,这种野物长了心眼儿,十分狡猾,报复心很强,对人是又恨又怕。

照着程星河的话说,不是老皮子,对他的老字号祖传霹雳连环套没这么机警。

球姑娘听出不对,连忙问道:“那你们倒是说说,那东西到底什么来头儿啊?我哥他……”

话刚说到了这里,球姑娘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她这么一接,脸色顿时就变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把浮土震起来了三尺高,我脚底下都哆嗦了,就听她大声吼道:“那个天杀的玩意儿,我不剥了它的皮不算完!”

我一听就知道有事儿,再往球姑娘脸上一瞅,心里更是一沉——他的兄弟宫猛地起来了一股子黑气,显然球哥遇上大麻烦了。

骨肉,球姑娘一把抓住了我,冲着我怀里就撞,还大声说道:“大师,那个玩意儿——那个玩意儿跑到了我们家,折腾我哥去了!你可得给我做主啊——我就这么一个哥哥,只要能救他,我以身相许!”

大可不必。

我赶紧把球姑娘从怀里拉了出来——这两天还是虚了,怎么也得找白藿香要点人参养气丹吃吃,我肋骨要折。

而程星河听见了,撒腿就往运河西街跑了过去——他知道女人的钱最好赚,是铁了心要抓那个东西开减肥馆了。

果然,一到了地方,就看见那些街坊邻居跟遇上了火灾一样,抱着自己的东西就东躲高原地,到了门口,还没来的及进去,一个东西对着我的面门就砸过来了,被我一把抓住。

球姑娘就这我的手一看,眼睛顿时瞪的跟个大桂圆似得:“这可是汝窑的真货,那个天杀的畜生,我跟它拼啦!”

可这么一进去,数不清的小石头又对着球姑娘撒了过来,我赶紧把球姑娘抓了回来,这下看清楚了,那是一大盘子棋子。

程星河已经先一步赶过去了,大声说道:“七星,那个玩意儿要拆家啊!”

跟过去了一瞅,好么,古董店跟让八国联军洗劫了一样,里面乱七八糟的插脚不下,不光如此,还听见楼上球哥的房间里面,传来了一阵尖叫。

白藿香还在上面呢!

我赶紧顺着楼梯就爬上去了——楼梯上也不断掉下东西,移动起来跟魂斗罗一样。

好不容易上了二楼,倒是一怔,只见苏寻挡在床前,跟个镇墓兽一样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东西,来什么给打掉什么。

他身上背着个东西,看着其貌不扬的像是个破烂,但是一拿出来,倒是煞气逼人,像是一截子雷击木。

那个身手干净利落,要是参加棒球队,势必会有一番作为。

哑巴兰也站在他身后,把金丝玉尾绳挥舞的虎虎生风,俩人跟史密斯夫妇一样,把四处乱飞的东西统统扫倒。

白藿香跟球哥躲在他们俩身后,目前看着没什么事儿,球阿姨体积太大,被砸的脑门一片无情,还在不停的尖叫:“这个天杀的怪物,勾引我儿子,还拆我们家,欺负寡妇门口没有人……”

我心里明镜儿似得——那个东西在锁龙井那被我们给惊动了,知道我们是这户人家请来的,上这里报仇来了。

程星河眼睛贼亮贼亮的,转身推我:“赶紧看,那东西在哪儿呢?”

不用他说,我也正在望气呢。

那玩意儿之前肯定有什么机缘,这个灵气,比小金花灰百仓之流可是厉害太多了,闹不清楚来历,还真有点扎手。

而正在这个时候,球阿姨冷不丁站了起来,忽然对着哑巴兰和苏寻就撞过去了。

他们俩对付那些扔下来的东西还来不及呢,哪儿想的到后院失火,加上球阿姨不输球姑娘的体重,俩细安保员一下就扑在了地上。

而这个时候,一个大墙柜不偏不倚,对着他们就砸下去了。

我立马将七星龙泉抽出来,对着那个大墙柜一劈,寒光炸起,那个大墙柜立马被我一劈为二,碎木头噼里啪啦掉了他们几个一身。

哑巴兰护着脑袋站起来,回头就看着球阿姨,一脸不解,但马上,他也发现了:“你……”

没错,球阿姨的眼睛,瞬间就发了黄。

是被那个长毛的东西撞上了——就跟在绣女地里,那个黄大仙把我给控制了一样。

球姑娘一瞅,顿时也愣住了,失声对着球阿姨就扑过去了:“妈!”

可我一把就将球姑娘拽住了:“她现在不是你妈了。”

果然,球阿姨一双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,嘴里发出了个很怪的声音: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来管奶奶的闲事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