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03章 黑气楼梯

球姑娘一开始没听明白:“不是我妈,还能是谁?”

球阿姨嘻嘻一笑,这才说道:“奶奶不是你妈,奶奶是你嫂子。”

那个声音又粗哑又难听,听得人浑身发毛。

程星河啧了一声:“不是,哪怕不是声控,这个声音跟拉锯似得,球哥也忍得了。”

球姑娘也听出来了,脸色一变,大声吼道:“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,你害了我哥,现在又要害我妈……”

这种东西附身,跟邪物附身还真不太一样——邪物是占据了人的身体,而长毛的附身,则类似于傀儡戏——它的元身躲在了暗处,遥控着来操作活人。

程星河说的真没错——那个东西忌惮活人,才用这个法子出来闹乱子。

我立马顺着球阿姨身上的邪气,去找那个长毛物的元身。

可那东西经验丰富,躲的还挺隐蔽,一两眼没看出来。

“放屁!”球阿姨掐着个兰花指,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奶奶我和你哥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,怎么不要脸了?要说不要脸,也是你们!好端端的,给我臭弟弟吹耳边风,棒打鸳鸯!”

球姑娘一听这话,气的跟个托马斯小火车似得,七窍生烟:“鸳鸯——你他妈的勾搭我哥,把我哥都吸干了,还好意思说鸳鸯……”

说着,想上去厮打,但再一寻思那到底是自己妈,又犯了犹豫,拉住了我:“大师,我说真的,你拾掇了他,不用担心,我真的以身相许,决不食言!”

“呸!”球阿姨脸色大变,骂道:“我说你哥一开始苦苦哀求我的身子,占了便宜,又当陈世美,感情你们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一家子,都白吃馒头嫌面黑!”

“求着我的时候,一口一个宝贝叫着,一跪跪半天,现在,翻脸不认人不说,竟然还敢叫外人来收拾我,今儿我把这话撂在这里,就冲着你们这个渣男恶婆婆凶小姑子的做派,我今儿非让你哥付出代价不可,这就是背信弃义的下场!”

说着,球阿姨一双晃眼睛咕噜噜的一转,就看向了球哥。

她这么一看,只见球哥的脸色就迅速的灰败了下去,像是生命力被什么给吸走了一样!

白藿香也看出来了,立刻伸手去拉球哥的脉门,这一拉,脸色也就不好看了——不用她说,我也看出来了,球哥的命灯像是被大风给吹了一样,迅速就要灭。

球姑娘一下急了,好险的把我胳膊给扽下来:“你还发什么呆,快点想办法啊!”

我一边找那个东西的元身,一边拖延时间:“你先别急,有话好好说……我看你也是有了修为了,伤了人要来天劫的。”

“球阿姨”一听“天劫”这俩字,黄眼睛顿时就黯淡了一下,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但她马上嘴硬说道:“天劫有什么好怕的,我本来跟臭弟弟有点缘分,可他对不起我,我要他一条命做青春损失费怎么了?我看你们是吃阴阳饭的,劝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儿,不然我连你们一起整治!”

我眼尖,一下就把她那个表情捕捉到了——没有东西是不怕天劫的,可这个东西的样子,倒像是眼前有什么事儿,比天劫还要紧。

可对他们来说,有什么事儿,会比要命的天劫还重要?

我心念一动,顺着她的话说道:“冲动是魔鬼,你先别着急——我也知道,球哥始乱终弃,确实不对,可这好歹也是一条人命,你手下留情,功德无量不是,你要是肯放过球哥这一条命,我们用别的法子来补偿你的青春损失费。”

而“球阿姨”一双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:“也行,要不,以后你来陪我,我就放了那个咸鱼干子。”

白藿香一听就怒了:“你这个妖怪说什么……”

我一寻思,连忙装出了很憨厚的表情:“那没问题,承蒙你看得起,我是求之不得——那你先把球哥给放了?”

白藿香一听更生气了,噌的一下就从床上站起来了,我赶紧跟哑巴兰使眼色,哑巴兰眼疾手快的就把白藿香给摁住了:“姐,冲动是魔鬼……”

白藿香骂道:“还求之不得,我看他是……”

球姑娘一看我舍身喂虎,别提多感动了,含情脉脉的就看着我,“球阿姨”扫了程星河一眼,脸上露出了几分忌惮:“那让你那个跟班儿离我远点!”

对了,之前程星河差点没把它给套上,它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程星河一听不乐意了:“不是,谁是跟班儿……”

我跟他打打眼色,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开了,“球阿姨”过来,一只手把我脸捧起来,黄眼睛眉花眼笑的:“可以……”

趁着这个机会,我一只手就把手机拿在了她耳朵后,手机“乓”的一下,就放出了一个槍响的声音。

这声音在“球阿姨”的耳后炸开,她身子猛地一僵,黄眼睛整个就给定住了——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。

这是“惊弓之鸟”的典故——既然这个东西曾经被人给抓住过,那肯定会怕槍的声音!

果然,我早看见,后窗户上,有个影子晃了一下,立马回头冲着程星河喊道:“西北角!”

程星河一开始也让那个响声给震了一下,但是这货反应一向很快,人还愣着,手先有了反应,一根狗血红绳唰的打出破风声,对着那个位置就弹出去了。

只听那边一声惨叫,一个东西瞬间就被程星河的狗血红绳套住了,它四只爪子拼了命的挠,还想挣扎,可程星河的套子是非常巧妙的活扣,越挣扎越紧,那东西一下就被程星河给拖过来了。

我们一瞅这个东西的真容,都愣了一下。

这东西还真没见过——既像是狐狸,又像是山鼬,尖嘴长尾巴,一身的毛色又干又炸,很有点杀马特的感觉。

这东西一被程星河给捆来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球阿姨应声而倒,球姑娘赶紧把球阿姨给扶起来了,一边手忙脚乱的给球阿姨掐人中,一边问:“大师,这是个啥玩意儿啊?我咋看着跟个四不像似得——这是个新型杂交品种吧?”

那个东西显然是听得懂人话的,立刻挣扎了起来,发出了刚才球阿姨讲话的声音:“你懂个屁,奶奶才不是什么串串!”

哑巴兰和苏寻就看我,我也犯了难——你让我认鱼可以,但这玩意儿实在没见过,于是我立马就看向了程星河,这货是个土里刨食的,算是见多识广。

果然,程星河一看大家都不认识,立马露出了一个春江水暖花先知的表情:“不懂了吧?这是水鼬子,跟青蛙一样,水陆两生——皮子不值钱,不过涮火锅可以,加麻椒大料,嫩。”

那东西立马扭动了起来,满眼都是绝望:“你们……你们敢!奶奶是有灵之物,你们,你们吃了要下十八层地狱,炸酥了的!”

“那也得是真正的有灵之物,积德行善的那种。”我蹲下摸了摸那个东西的毛:“你不是不怕天劫吗?碰上我们,算你的天劫到了。”

球姑娘别提多高兴了,一只脚就伸过来,要踹这个水鼬子:“这不要脸的玩意儿可算是现了原形了,看我不……”

我却拉住了她,回头示意她看看球哥:“你看看球哥。”

球姑娘眨了眨眼睛,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一眼,这一下,她就愣住了,赶紧扑了过去:“哥……哥你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球哥瞪着眼睛,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原来我们一抓住了这个东西,球哥的命灯瞬间就灭了两盏,最后一盏也摇摇欲坠。

球哥的魂,被这个东西给吞了一部分——要是现在弄死了这个水鼬子,球哥这辈子都得当植物人。

水鼬子一下就发出了“赫赫赫”的声音,幸灾乐祸。

这玩意儿还真是跟人打过交道,够奸猾的,还知道给自己留个后手呢。

“我劝你们快把我给放开,”水鼬子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不然那个臭弟弟,只好跟我陪葬!”

球姑娘一听,差点没咕咚一声扑在地上,六神无主的说道:“大师,那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我心平气和的看着它:“我也劝你,给我识相点——把球哥的魂魄拿回来,否则的话,你存精气要做的事情,恐怕也来不及了。”

水鼬子一听这话,神色瞬间就变了: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我答道:“你也不用装了——你不惜被天劫打,还敢跑到这里来吸人精气,不是为了自己吧?”

水鼬子看向了我,眼神跟刚才听见枪响的时候一样,凝滞不动,显然被吓住了。

苏寻一听就皱起了眉头,想问我但是拉不下面子,还好哑巴兰也没听明白:“哥,这话你啥意思啊?吸精气不为自己,还能为谁?”

简单——这些长毛的吸精气,都会把精气存在了内丹之中,有月亮出来,就会在月亮地里呼吸吐纳。

而这个东西打一来了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它身上没有内丹的气息,肯定是把内丹放在别处了,否则的话,以这个东西的修为,根本就没这么容易被我们给逮到。

这灵物不带着内丹,跟我们看风水的出门不带眼睛一样,没有这个道理。

唯一的解释,就是它吸精气养内丹,用内丹干别的了。

水鼬子一听,浑身顿时就哆嗦了起来,看向了我的眼神,充满了恐惧:“你……你不是人……”

屁话,我一巴掌打在了它脑袋上,我不是人是啥。

程星河也来了兴趣:“卧槽,还有内丹呢?那七星,咱们赶紧上它老窝那找找,现在野生动物都少了,内丹更是稀罕,要是能找到了,放鬼市上能卖大钱啊!”

可这个时候,白藿香忽然说道:“等一下,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?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像是有什么东西,迈开沉重的脚步,一步一步,正在上楼的声音。

而这个声音——杀气腾腾的。

一听这个声音,那个水鼬子的表情顿时就变了,对着我就挣扎了起来:“那东西来了……你想想法子,千万不要让那个东西过来!”

那东西是什么,怎么能把这水鼬子给吓成这样?

我回过头,就看见楼梯上,冒出了一股子团团的黑气。

我心里顿时就沉下去了——来的这个东西,邪气冲天,黑气底下压着红气。

看这个样子,显然这东西吃过不少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