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05章 井下之物

下了井台,就闻见底下一股子很熏人的味道——跟那个“软体动物”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。

难不成水鼬鼠偷精气,还真是为了供养那个玩意儿?

可我总觉得不对。

这个井口边缘很滑,一步一出溜,还挺难下,往井壁上一摸,也真的摸到了很多滑腻腥气的东西。

掏出了手机往下一照,我顿时也皱了眉头——井壁上,跟刚才那个东西粘了一身的,一模一样,黑漆漆,滑溜溜的。

仔细一瞅,也怪,按理说这种潮湿的地方,肯定是要长青苔杂草的,但是这里一点那种痕迹都没有,好像,全是死气,生不出活物。

如果这真的是龙血——出现这种情况,只可能是一个比井口更大的龙,被强行塞进来,蹭出来的。

龙自古以来就是传说之中的圣灵,地位凌驾于麒麟凤凰之上,有一些龙仗着身份地位,犯了过错,就会被关在锁龙井里,作为惩罚。

底下,真的有龙?

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——好像,我也进来过。

现在看来,刚才那个滑溜溜的东西,应该就是在这里蹭了满身的龙血,所以才那么刀枪不入的。

顺着藤条下了挺长时间,可总也没接触到了井底,藤条也不够用了,我心里禁不住也犯了嘀咕——这横不能是个无底洞吧?

于是我就从怀里掏了掏,把个抽奖抽来的钥匙扣解下来,往下一扔,想试试这个地方到底有多深。

接着我就竖着耳朵,等着钥匙扣落地的声音。

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后心也就毛了——那个钥匙扣像是被黑暗直接吞噬,竟然根本没有回声。

卧槽,这还幸亏是钥匙扣,要是人下去,得是什么结果?

眼瞅着现在藤条也不够用,我一合计,反正地方也找到了,不如把程星河他们叫来帮忙。

这么想着我就把手机拿出来,想给他们打电话,可一瞅手机屏幕,我才一愣——这地方可能太深了,一点信号也没有。

没辙,只好上去喊他们了。

正这么想着呢,忽然我就发觉,藤条发出了“咔”的一声。

一股不祥的预感立马扑了上来,可还没等我做出反应,我就觉得身体失去了平衡——藤条断了!

真是日了狗了!

一阵风哗啦一下从耳朵旁边擦了过去,出于条件反射,我赶紧手忙脚乱要往井壁上抓能救命的东西,可除了摸到了一手滑溜溜的东西什么也没抓到。

就觉得“锁龙井”这仨字不吉利——这次难不成也要把我给锁在这里了!

但是天无绝人之路,就在这个时候,我触手就摸到了一串冰冷坚硬的东西。

这不救命稻草吗?我立马死死的抓住了那东西,接着,那东西发出了“哗啦”一声响。

这个触感和声音……铁链子?

对了……我脑瓜皮一炸,没错,传说之中,禹州,四平,都有锁龙井,关于锁龙井,有一个共同点,井口里面,都有八条铁链。

顺着铁链往下,也不知道爬了多久,忽然就听见,不远的地方,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像是有东西在里面爬!

我立刻望气,就看见黑暗之中,出现了两道青气。

一道青气发黑,显然带血带凶,而另一个青气虽然黯淡,但是很澄澈。

修行内丹的东西,身上都会有个青气凝结的地方,也就是它的内丹,那个黯淡的东西上没有内丹的痕迹,显然就是那个水鼬子!

另一个,就是那个黑东西。

而这个时候,水鼬子显然已经被追上了,被死死摁住,发出了很绝望的声音,而带着发黑青气的俯下身,像是在水鼬子身上找什么。

找内丹?

但是一直没找到,那个黑东西显然是发了怒,低吼了一声,对着水鼬子就张开了大嘴。

要是水鼬子死了,那球哥也得跟着玩儿完,外带那个黑东西本来就不是善茬,哪怕弄死了也是替天行道,于是我也没犹豫,左手抓住铁链一荡,奔着那个黑东西就冲过去了。

你给我截胡,我也给你截胡,这就叫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

那个黑东西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我来,根本没提防——我特地吃了白藿香给的人参养气丸,现如今,还能再用一次诛邪手。

那东西猝不及防被诛邪手卡住,一开始虽然惊诧,但马上想起来之前在球哥那遇上过我,立刻熟练的摆动身体,想故技重施,从我手上滑出去,可碰巧我也学精了——下井之前就怕滑脱,特地在石头上蹭了不少石头粉。

加上运用了全部的神气,那东西一下被我右手卡的结结实实的,哪儿受得了这个苦楚,一条尾巴扬起来,就要砸在我身上。

我感觉的出来——透过了厚厚的“皴”,那东西的脖颈正在慢慢断裂。

不能松手,绝对不能松手……真要是松手了,我自己也得搭进去。

那个尾巴,重重的就砸在了我脑袋上。

这一下打的我眼前一下就白了,感觉天灵盖整个一个粉碎性骨折,但就在这一瞬,诛邪手发了力,我先一步听到了“咔”的一声响。

那个东西的尾巴飞快的垂了下去,显然没力气了。

诛邪手刚才灌注了全部的力气,我右手完全脱力,那个东西从我手中滑走,直接坠落。

而我整个人也要跟着那东西掉下去了,可就在这一瞬间,一只毛蓬蓬的手抓在了我的手上。

是那个水鼬子。

水鼬子把我往上一提,声音惊疑不定的哆嗦了半天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到底是……”

我喘了半天气,才有力气吃了一个人参养气丸,重新抓在了铁链子上:“活雷锋。”

那个黑东西被诛邪手整个捏碎了脖子,也没听见挣扎,跟钥匙链一样,也被无边的黑暗给吞噬了。

这地方要是真没有底,那当个垃圾处理厂肯定一本万利——程星河要是在这里,肯定要打这个主意。

那个水鼬子哆嗦了半天,才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谢谢……我一直觉得,世上没有一个好人,你……”

我本来以为它要说:“你是唯一一个。”

谁知道它大喘气半天,又来了一句:“你不是人吧?”

我顿时也是满头黑线,不过我也懒得跟它科普人性,接着就问道:“那东西到底是个啥?”

水鼬子犹豫了半天,说道:“这是鼬子没娘——说来话长。”

我一寻思,它别真给我讲个鼬子演义,就答道:“那你就先从你的内丹开始说——你去吃人的精气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话说到了这里,我忽然就明白了:“难不成……是为了锁龙井里的什么东西?”

水鼬子的声音又激动了起来:“你还真不是人!”

我的心里一提,还真猜对了?

而水鼬子叹了口气,这才娓娓道来:“我去吃人精气,确实是为了铁链子上拴着的东西——它对我有恩。”

原来水鼬子当初,也是无意之中进入的这个锁龙井。

当时水鼬子初出茅庐,才刚能变成人形。

她就听同行说,吃人的精气,修行是最快的,当然要随大流,打书生的主意——书生一个个都是傻白甜,看见美人投怀送抱,从来都不怀疑其中有猫腻,只认为是因为自己风流倜傥。

不过水鼬子运气不好,第一次出去骗书生的精气,就碰上那个书生他干爹正好是个吃阴阳饭的。

干爹大怒,说哪儿来一个孽畜,竟然连我干儿子的主意也敢打,真是活腻歪了,于是对着水鼬子穷追猛打。

水鼬子吓的什么似得,慌不择路,就跑到了这个锁龙井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