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507章 铁环钥匙

别人没见过龙,可能没法下断言,但是我见过潇湘的元身。

真正的龙跟画上的一样,英姿飒爽,壮美异常,但是面前这个东西,虽然也遍身鳞片,长身四足,可头上并没有象征身份的角。

这是螭龙。

听上去差不多,但是螭龙跟蛟龙一样,并不是真龙。

传说之中,它是一种水精——旧时代宫殿的房檐上,跟骑凤仙人一样占据在檐角上的,也有它,取它水精的身份,有它好防火。

它没有龙那么显赫的身份,介于蛇和真龙之间,特点就是没角。

一个螭龙,就算犯错,也不应该受到真龙的这种惩罚。

而再一看这个场景,就更熟悉了。

黑水,铁链子——分明就是那个梦里的场景!

难道……在梦里,我是站在了它的视角上?可我为什么会……

水鼬子一声一声的锐叫,叫的人心里没抓没挠的,我来不及细想,赶紧靠近了过去,就看出来,这个东西像是岁数很大了,浑身的皮都耷拉了下来,但是我看清楚了——它身上还有一些青气,还是活的!

白藿香要是在这里就好了……可她不在。

手机也没信号,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螭龙就这么死了?

这个时候,手机的光一环,我就看出来了,墙壁上确实有很多的凹痕,像是被这个东西一爪一爪挠出来的,看那个内容,好像今天就要到了它的目标了。

还有半个多小时,就过午夜了——只要再熬过这半个小时,这个东西就能活下去了。

我一寻思,刚才人家用尾巴把粘龙血的给拍死了,这是救了我一命,我绝对不能见死不救,于是我就看向了水鼬子:“别嚎了——你把你的内丹拿出来。”

水鼬子回头看着我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说说,“井龙王”没救了?我也不怕告诉你,哪怕井龙王没救了,我也要陪它到最后!这叫情义,人是不会懂的!”

说着它的声音越来越黯淡了:“我还以为,你能懂。”

我不敢说懂。

我接着就答道:“我不是让你拔管子放弃治疗——我的意思是说,这个东西不是需要精气吗?我也是活人,我有。”

水鼬子跟听外国话似得,像是一下没听明白,抬起了杀马特的炸毛头,就直眉瞪眼的看着我。

它还差一点精气不是,从我身上拿。

虽然我刚才也耗费了不少,但我一个二十来岁的汉子,怎么还拿不出够它撑半个小时的?

球哥都够它撑了这么久,我总不至于连球哥也不如。

水鼬子终于明白过来了,脸色一怔,忽然前腿着地,对着我就屈了下来。

模样其实十分滑稽,它是学着活人在下跪。

可我一点也没有要笑的感觉,我只觉出来,情义千斤,这是它表达感谢,唯一的方法。

水鼬子说干就干,爬起来,对着那个螭龙就过去了,小爪子冲着鳞片下就探了过去。

可没想到,那个螭龙竟然还有力气,猛地转过身,把可以取出内丹的位置护住,就是不让水鼬子伸手。

水鼬子以为它误会自己要放弃它,急的脑袋上的毛比避雷针还直,还想说什么,可螭龙转过头,睁开了眼睛,正在盯着我。

那个眼神,竟然充满了恋慕。

我接触到了那个视线,忽然就有了一种感觉。

我认识它,我肯定认识它!

可……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它?

身体像是有记忆,我伸出了右手,就抚在了它巨大的头上。

像是这样做了很多次一样。

对了,我这才反应过来,这个东西的嘴,现在还套着一个巨大的铁环。

看见了那个铁环,我瞬间就是一个深恶痛绝的感觉,好像我自己也吃过那个东西的苦头一样。

这么想着,我抽出了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铁环就砍了下去。

可那个铁环纹丝不动,反倒是把我的手震的一阵剧痛。

什么材料,连七星龙泉也不怕?

而那个水鼬子发现了我的意图,连忙说道:“钥匙,这是镇神铁,没有钥匙,其他的东西砍不开。”

钥匙?可我上哪儿找钥匙的?

我就顺着那个铁链子往下看,这一看,我一下就愣住了。

铁环中间,确实有一个凹槽,能容一块铁片子插进去。

那个铁片子的大小,不偏不倚——正跟麒麟玄武令一样。

我立马把麒麟玄武令取了出来,往里一插,果然严丝合缝!

随着麒麟玄武令这一插,只听缓缓的一阵机扩响声,巨大的铁环瞬间“轰然”一响,沉重的坠落在了地上。

螭龙的嘴终于得到了自由。

它盯着那个大铁环,像是等这一刻,已经等了很久。

这个是……巧合,还是,天命注定?

接着,它眼神欣喜若狂,就开始尝试张开嘴。

不知道被束缚了多久,它连自己的嘴都不能完全张开,但很快,它真的张开了嘴,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龙吟。

不对……我一皱眉头,跟梦里“我”发出的龙吟,并不相同——比梦里的声音,要浑浊许多。

那个梦到底是……

而这个时候,那个螭龙弯下头,像是在跟我道谢。

“它的意思是说,你果然按着约定来了。”

程星河。

跟着程星河一起来的,还有苏寻哑巴兰。

他们竟然也找到这里来了。

哑巴兰看见了我,上来就是一顿乱摸:“哥,你没事就好,可吓死我了!”

原来一开始我出去,他们没能追上我,还是靠着苏寻才找来的——那小子也不知道有什么本事,竟然是个人肉GPS。

哑巴兰说着,看见了螭龙,也瞪大了眼睛:“哥,这是龙……怎么没角?”

苏寻的视线也完全被那个螭龙给吸引住了,半天才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那是螭龙——我爷爷给我讲过,无角为螭。”

程星河靠在我身边,用肘子捅了我一下,指了指那螭龙:“你们很熟?”

第一次见面。

可这种感觉——像是恍若隔世。

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:“那它为什么说约定?”

原来,螭龙的意思是说,早先就跟我约好了,今天我会来放它逃出生天,它一直在等着我,我果然没有食言。

约定……我盯着手里的麒麟玄武令,心说难不成是我哪个前世跟它约好了的?

要不然……真没法解释,我是怎么不偏不倚在今天把它给解救出来的。

麒麟玄武令,苏寻被拉郎配,白虎局的藏——像是一个个密切咬合的齿轮,哪一个齿都吻合住了。

我连忙就问程星河:“它有没有提起,是怎么被关在这里的?”

被关在了锁龙井,必定是因为犯了某种天条,按理说,怎么也轮不到我来释放它啊!

程星河侧耳倾听,脸色微微一变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它说……它为你做这一切,心甘情愿。”

我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跟程星河一样,立刻就听明白了。

为我做这一切——那就是说,当时被关在这里的,本来应该是我,但是这个螭龙李代桃僵,代替我在这里受罪!

那个梦——难道是我本来被关在这里,白皙的手放开了我,让这个螭龙替代我被锁起来,我则跟螭龙约好,某年某月某日,我会放它自由?

今天做那个梦,是在提醒我自己,遵守诺言?

我立刻拉住程星河:“还有一件事儿我想问他——我为什么要让它代我受过?我……”

那个“我”,到底是什么人,跟它什么关系,它怎么就能死心塌地,替“我”受这个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