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09章 百死无悔

龙角。

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——它也化成龙了?

这一下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响,身边数不清的铁链子瞬间从黑水之中拔地而起,被它直直的拉了起来——麒麟玄武令只打开了嘴上的铁环,而身上这些铁链子,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,还是死死的纠缠在它瘦弱的身上,不依不饶。

我们刚才都攀在铁链子上,这一下脚底下都没了平衡,脚底下一下都颤了起来,我一只胳膊把白藿香勾在了身上,身体凭着本能落在了黑水边缘能落脚的地方。

白藿香身子一僵,接着怕我后悔似得,胳膊就紧紧的环在了我脖子上。

哑巴兰他们不用我担心,早找到了能躲着的地方,程星河一站稳就骂我有异性没人性。

白藿香有些得意,冲着程星河翻白眼,我也没顾得上说什么,只看着眼前这八条巨大的铁链。

水鼬子刚才说这是镇神铁,那个螭龙就算吃了人参养气丸,它能挣脱这些链子吗?

看得出来,它拖着这些沉重的东西,也十分吃力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半空又是一道惊雷,只听一声龙吟,螭龙的身体舒展开来,划出一道壮美之极的轮廓,那身体虽然瘦弱,在雷雨之中,却像是充满了力量,奋力一震,那些铁链子再也拉不住它,终于根根断裂,哗啦啦的就落回到了黑水之中。

接着,它乘着雷雨,轻捷的飞上了天空。

黑水被铁链子溅飞几尺,透过那些水花,我看见它的身体被密密的雨水荡涤,盘旋在了井口附近,先是放眼去看外面的世界,接着就低下头,显然是在看这口井——看我。

走吧,我心里默念着,在这里被关了这么多年,你也该回到这广阔的天地之间了。

像是感觉到了我的心情,那个螭龙盘旋几圈之后,终于跟雷雨一起离开了锁龙井的上空。

云消雨歇,外面安静了下来。

水鼬子应该是看直眼了,张开了大嘴,像是还有话没来得及说。

而就在这时候,一个东西从天而降,跌落在了它面前。

是个内丹——不再是普通的青气了,而是泛着金光。

这算是那个螭龙留给它的谢礼,沾染了龙的灵气,可以说是鸟枪换炮了,顶的上多少个傻白甜书生!

水鼬子愣了愣,一把就将那个内丹抢到了手里,桀桀的笑了起来,但是笑着笑着,它流下了满脸的眼泪。

程星河也吐了一口气,回头看着我,就一个劲儿跟我使眼色——意思是水鼬子不能放,还得指着它开减肥馆呢。

说着就要去抓它。

水鼬子也不傻,看着程星河来者不善,立马缩到里面去了,嗓音沙哑的说道:“你不就是被奶奶的美色迷惑了吗?可奶奶现在发家致富,不干那种勾当了,你还是留着你的命找其他妖精吧!”

说着,就想着往上面爬。

程星河怎么可能耽误这个财路,一根狗血红线伸出去就要把水鼬子给拖回来,而我把他拉住了。

水鼬子回头,知道程星河被我一牵绊,就追不上它,也是作的一比,甚至还在井沿上晃着自己的大尾巴扭来扭去,得意非凡:“抓不着,气炸毛!”

程星河一下火了,转脸就骂我是不是也让那个水鼬子迷了心窍了,让白藿香给我来一针清醒清醒。

我刚要说话,忽然一只手死死的抓在了我胳膊上:“你爹叫什么名字?”

那一下还挺疼,不过那个胳膊背着白藿香,躲闪不了,我就皱起眉头看他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苏寻愣了愣,显然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程星河则一把将苏寻的脑袋给推开了:“关你屁事,你人口普查的?”

可苏寻不松手,就是死死的盯着我。

我也看出来了,不回答他,他得跟藏獒一样咬死不松口,于是我就实话告诉他:“我还想知道那个王八蛋叫啥呢!”

最好还能知道生辰八字,天天扎他的小人。

他一愣,像是不信,可一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又觉出我不像是说谎,而白藿香一针早下去了,他跟被电了一下似得,不由自主才皱起眉头松开手。

我看出他心里有事儿,这就说道:“你到底有啥事儿?看我像是失散多年的亲哥?”

苏寻猛地摇头:“不敢。”

看把你吓的,跟怕我咬你似得。

我好奇了起来:“那到底是怎么个意思?”

程星河立刻说道:“七星,我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,看着吞吞吐吐的样子,保不齐他也没安什么好心……”

没想到,苏寻大声就说道:“我没有吞吞吐吐,只是——这是我们家的祖训。”

祖训?

苏寻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四相局是四大家族镇守的,为了保持四相局永固,我们祖上,确实给四相局设了“藏”,当时,祖宗就立下了誓言,子子孙孙,绝对不会去破藏,除非……”

他一双眼睛,牢牢的看着我:“除非,是真龙转世,让我们去破藏,我们才会去。”

难怪……他那么在意真龙这里两个字。

苏寻吸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祖训流传了这么多年,我们都不明白,什么叫真龙转世,后来“藏”这一门手艺用不上,我们苏家也就准备改行了,我爷爷也说,这就是个故事,世上没有什么真龙转世,没想到……”

没想到,我在他面前,劈开了只有真龙才能杀死的虺。

我脑子反应很快:“你刚才问我爹?就算是我爹,跟我爹有什么关系?”

苏寻抿了抿嘴:“普通人是生不出真龙的,知道了你爹的身份,就更确定了。”

普通人……我爹当然不是普通人,普通人没有他那么不要脸。

这种人,能有什么大作为?怕是要让苏寻失望了。

可苏寻眼睛亮亮的,反而不死心:“你只是不知道,万一他真的是……我们苏家,答应了会效忠真龙转世,不管隔了多少年,说到做到,百死无悔。”

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,苏家对后代的教育,坚持了这么多年?

什么是忠义,我们算是上了一课。

程星河就拉了我一下:“这小子本事确实不小,咱们本来就是求他解藏的,他愿意给你效忠,那是好事儿——八成不收费,有便宜不占,王八蛋啊!”

我也知道,可做人要坦荡——尤其是在这么忠义的家族面前,我不可能腆着脸去认我不确定的身份。

我就说道:“说实话,我真不知道我爹是谁,我也不知道,我到底是不是什么真龙转世,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程星河怕他收费,气的直在后面踢我,我没搭理他,接着说道:“但是我现在就是要去破四相局,你要是肯跟着,我谢谢你。”

苏寻却立刻点头:“我不会看错人的——你配的上这个身份。”

不愧是山顶洞少年,真是图样图森破,你才认识我多久就这么确定?

不过我冲着他就伸出了手:“那以后,咱们就是朋友。”

他有些受宠若惊,但还是把手递过来了,挺拔修长的手指重重一握。

正这个时候,哑巴兰忽然大声说道:“哥,你看这是个啥啊?”

我转过头,就看向了哑巴兰。

只见哑巴兰手头上指着的,是个白色的东西。

打眼一看,倒像是一截子骨头。

而苏寻看见了那个东西,脸色却变了一下,显然想仔细看一看,可根本就看不清楚,他那么爱面子,肯定拉不下脸让我们搭把手。

我心里暗笑,他是忠义,不过跟他自己说的一样,他单打独斗惯了,就是没啥团队合作精神。

我跟哑巴兰使了个眼色,哑巴兰的金丝玉尾唰的一下就弹出去了,那个东西显然非常沉重,但是靠着哑巴兰那膀子力气,那个东西一下就被拽上来了。

我们看清楚了那个东西,顿时也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