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1章 血色脚印

“怎么?”程星河看了我一眼:“你看上她了?”

手指头顿时一阵剧痛,潇湘显然也听见了这句话,我连忙说别放屁,我是眼皮子那么浅的人吗?

我有了一种预感,以后我真的还会遇上那个祸国妖妃。

现在,寿宴变丧事,众人唏嘘完了,对我更加佩服了,彩虹屁不绝于耳,都想着请我给自己看看,和上俨然经纪人,煞有介事的还瞎安排,韩栋梁像是气不过,掉头走了,还被人讥笑了几句,说他输不起。

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掌声。

回头一看,是上次在灵龟抱蛋地见到那个马元秋。

我的心顿时就提起来了——如果他是我的同行,那应该是我入行一来,见识过的最厉害的同行。

和上连忙打了招呼:“马叔叔也来了!”

马元秋点了点头,看着我说道:“李大师的本事,真是越来越精进了。”

别人一听,还以为就是客气话,我却听出来了——他是看出我最近升阶了!

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,听说天阶风水师,天下就只有十二个,难道,他就是其中之一?

可他为什么没在业内做大佬,反而在小县城经商?

真是越想越神秘。

我真想通过望气看出他是什么人,可我就算升了一阶,也是杯水车薪,在他面前根本无计可施。

马元秋压低了声音:“别看了——要想看出我的事情,你怕是还得努力一阵子。”

我心里一揪,他这都看出来了?

而且,跟我说出这话,算是自表份数同行的身份吗?

“还有,”他好整以暇的说道:“你的好运气最近用的差不多了,眼看着,要祸起萧墙,自己小心点——也让你身上那个东西小心点,她一出来,四相局就要坏事儿了。”

我一下愣了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果然……天师府的人说过,潇湘跟一个很重要的风水局有关,难道那个风水局,就是四相局?

这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?

马元秋看着我的反应,满意的笑了:“你要是跟着我干,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要是真的能揭晓我身上的这些事情,那这对我来说,是个天大的诱惑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手指剧痛了起来,几乎让我直不起腰。

我明白潇湘的意思,咬着牙摇了摇头——而且,我莫名有一种预感,这个马元秋,很危险。

马元秋挑起眉头,显然并不意外,接着说道:“我不着急,你自己选——回家帮我跟马连生问好,论风水,他当年是最好的,他应该也明白,有些事情,躲是躲不过的。”

我身后一阵恶寒,他竟然连我三舅姥爷都知道?

这时程星河过来了,问我一会儿能不能给他买点蟹肉棒吃,我刚要点头,马元秋微微一笑:“这不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柳桥程家继承人吗?”

四大家族?

程星河一听这几个字,手上的青提掉了一地,滚的到处都是。

他那双澄澈的眼睛死死盯着马元秋:“你怎么认识我?”

马元秋一笑,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我不认识你,但我认识二郎眼。”

程星河那种眼睛,叫二郎眼?

而程星河一听这三个字,眼神一变,眼睛里竟然盛满了恐惧——说实话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害怕!

马元秋看向了我:“你们俩好好考虑,什么时候想通了,上秦家楼来找我。”

说着,给了我一张卡片。

我一看那卡片,顿时就愣住了——上次我破了九鬼压棺,古玩店老板说有人来找我,留的就是这个只有一串数字的卡片!

他找过我……

临走的时候,马元秋拍了拍程星河的肩膀:“祝你长寿。”

说完,那颀长的身材,就穿越人群出去了。

我想起了程星河那句“知道自己寿命”,立马抓住了程星河:“什么叫四大家族,什么叫柳桥程家?你家不是除了你之外没人了吗?”

我就知道程星河不是什么普通人,可没想到他个穷鬼竟然还是什么四大家族?

这根四相局一样,都是我今天第一次听说的!

程星河跟走神一样的来了一句:“再找不到四相局,很快,我也要没了……”

我还想问,电话忽然响了起来,接起来一听,是高老师打来的:“北斗,你那边事情忙完了没有?”

我听得出来,高老师的声音有点古怪,就问他有什么事儿?

高老师这才说道:“咱们商店街——好像闹鬼了。”

啥?我顿时有点发愣,商店街闹鬼?

“是真的,大家都等着你回来看看呢。”高老师有点试探的问道:“北斗啊,你别多心,我就是问一句,你最近,是不是得罪人了?”

这话说的我心里咯噔一声——别说,最近还真没少得罪人。

刚才那个马元秋也说过——我最近要有祸事!

于是我就跟和上说了一声,我们得赶紧回去。

和上答应了下来,开了车。

在车上,程星河表情一直不对,我就问他到底还瞒着我什么?

程星河想了想,破天荒没有伸手要钱,而是很认真的说道:“李北斗,四相局的事情,不是我瞒着你,而是我们祖宗有这个规矩——我们这四个家族,必须要保守四相局的秘密,而且,这件事情,你知道的太多,会有大祸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

他那澄澈的眼睛里,满是坦诚。

都走到这一步了,还谈得上什么连累不连累?不过,既然是人家祖宗的规矩,我也不好强人所难,就只好问:“那江瘸子呢?江瘸子也是你们什么四大家族的?”

程星河摇摇头:“其实我也不了解这个人,我只知道,他是找四相局的指南针。”

妈的,看来要想知道真相,还是得指望那个瘸子——这瘸子也是个狠人,为了记住伤,竟然生生让自己瘸着。

这些干得出一般人干不出的事儿的,不是变态,就是赢家。

我想起了那个马元秋,看来他跟这个四相局也有关系,我就问和上,知不知道关于马元秋的事儿?

和上摇摇头,说马元秋跟他爹很熟,但平时不常出面,挺神秘的,要是我想知道,他可以帮我查查。

和上就是够意思。

这会儿到了商店街,只见商店街是少有的门可罗雀——以前排着长队找我看事儿的那些人都不见了,甚至连平时稀稀拉拉的客流量都没了,清净的跟个鬼街一样。

古玩店老板第一个看见我,立马从铺子里面蹿了出来,带着哭腔说道:“北斗啊,你可算回来了,可吓死我了……”

只见古玩店老板脖子上一串大蒜,手里两挂五帝钱,身上还披着一块虎皮,不伦不类不像回事儿。

程星河刚才还神不守舍呢,也是心大,一瞅古玩店老板这打扮捧着肚子就笑了,问他是不是要上虎年春晚。

而其他的店老板也出来了,全是这个打扮——估摸都是找古玩店老板买的——都跟我哭诉说太吓人了,生意没法做了。那些客人也全吓跑了。

和上连声叹气:“哥们,这下你完了——你说你一个风水师,自己住的地方闹鬼,这影响也太不好了,谁还信得过你。”

大白天敢上闹市来闹事儿,这是什么玩意儿胆子这么大?

我也想看看,谁要太岁头上动土。

这时那个乌云盖雪猫出来了,抬头瞅着房檐。

我顺着那猫的视线,就看见屋檐下,有个红色的东西——像是个光着脚的血脚印子!

上面缠着的——不是普通鬼物的黑气,而是一种邪气的猩红。

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难道是……

我就让他们细说,这鬼是怎么个闹法。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