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514章 花池子里

说着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我看潘老五这精神很萎靡,就在高亚涛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你先说。”

高亚涛一听终于不用打嘴巴,倒是挺高兴,连忙说道:“我说,我这就说!”

原来有天高亚涛上厕所,旁边有个人也尿尿呢,那人扫了高亚涛一眼,开口就跟高亚涛聊了起来,无非是这年头钱难赚什么的,高亚涛对这个话题算是深有体会,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。

那人接着就说,不过你们老五火锅不错啊,有小财神爷保佑,财源滚滚。

高亚涛一听这话,跟我们的反应一样:“小财神爷?什么意思?”

没人听说过财神爷还分大小。

那个人狡黠一笑,说想知道?晚上你上院子里看看去。

高亚涛跟程星河一样,听见“财”比听见“爹”还亲,晚上回去翻来覆去睡不着,半夜还真听见外面像是有动静。

他趴着窗户一看,就看见了,潘老五悄悄出来,在院子里,对着花池子就叩拜了起来,嘴里念念有词:“我儿媳妇要投资,小财神爷保佑,顺风顺水。”

说完了,潘老五往里放了一把东西就走了。

儿媳妇投资?

这事儿高亚涛也有所耳闻。

潘老五的儿子虽然老实巴交,但是儿媳妇特别精明强干,看不上火锅店这几盘子菜,一心一意想着一步登天发大财。

这点跟高亚涛倒是不谋而合,俩人有点话题,时常也会聊聊发财的门道。

不过人家儿媳妇强势,嫁过来之后,就把火锅店的财政大权掌握过来了,没事儿就炒股票,买基金啥的,嘴里念叨的不是巴菲特就是卡耐基,比高亚涛的起点可高多了。

她口头禅就是不理财等于败财,翻着花样的折腾口袋里那点钱,可惜眼高手低,不光没赚钱,还赔了不少。

那天他也听见了——儿媳妇花了不少钱,买了一个股票。

当时潘老五和潘老五儿子都阻拦,可儿媳妇就是不听,说她是独立女性,独立女性就是要给自己开天辟地,再说不就几十万吗?就当练手怎么了?

你独立就独立,拿着家里的全部积蓄练什么手呢?

难怪潘老五要出来求神啊。

高亚涛长了个心眼儿,就把这事儿给记住了。

到了第二天,就打算着听听股票的消息,不过儿媳妇拿着手机皱了一天的眉头,也没打听出什么来。

高亚涛一瞅就知道不好,要是好,儿媳妇早跳脚嚷的全世界都知道了。

他还想呢,什么小财神爷,也是扯淡。

谁知道,到了快收盘的时间,儿媳妇在收银台旁边坐着坐着,“嗷”的一嗓子就叫唤出来了,接着,就躺在地上吐白沫。

这一下好险把在店里吃饭的客人给吓死,好几个人还让肉给噎住了,潘老五儿子赶紧把媳妇给提拉起来了,好几个耳光才把她嘴打开,灌了点羊尿。

他们家祖传秘方——犯了羊角风,灌羊尿管用。

儿媳妇喝了一气,这才明白过来,接着又是嗷嗷几嗓子:“我股票涨了!涨了!”

原来她压上积蓄买的股票一天没起色,可到了下午收盘的时候,传来了被外国大企业收购的消息,一下就飙升了起来,她一天就赚了好几十万。

这下高亚涛的眼睛瞬间就给直了——妈耶,那个股票分明是个烂股,咋还真飙升了呢?

潘老五趁机就劝儿媳妇,见好就收,可儿媳妇瞪了他一眼,说你这个老东西懂个屁,没看见我一天就赚了这么多钱,要你,你得熬多少底料?我不光不收,我还得长期持有,到时候我就是女版巴菲特。

潘老五脾气忠厚,眼瞅着儿媳妇这么凶,也没辙,只剩下叹气。

可高亚涛却知道了什么情况,那天晚上又在窗户根底下偷听,果然听见了潘老五又去了。

他就更确定了——这个小财神爷还真管用!

当时他就心想——我还是你表侄子呢,你们家有这种好东西,也不告诉我,光让我在后厨房里面受累,妈的,你不让我沾光,我就自己动手。

于是高亚涛就跑到了院子里,念叨着:“小财神爷,请你搬家。”

说着,偷摸把花池子给扒开了,可底下也没见有什么东西,一不做二不休,高亚涛就把土整个挖开,结果里面冷不丁跳出来了一个东西。

这一下把高亚涛给吓了一个倒仰,可还没看清楚那东西是啥,就见它一蹦一跳的不见了。

高亚涛暗骂了一句晦气,再找也没找到,只好把花池子掩埋好了回去睡觉。

一晚上没睡好,第二天正哈欠连天呢,就听见儿媳妇在大堂又叫唤了起来。

他一听,八成又赚钱了,这么寻思着他就出去了,没想到,儿媳妇披头散发,正在地上打滚:“妈呀,这是怎么回事啊……”

原来儿媳妇昨天一看自己下下手如神,立马来了胆子,不光把自己的积蓄全投下去了增持,还连夜把亲戚朋友全借遍了——声称这玩意儿一本万利,你借给我一块钱,我明天还你十块钱。

不光把亲戚朋友全借遍了,她甚至还拿着火锅店当抵押,把当地的高利贷也借了一个遍。

照着她的意思,今儿这么一投,明天自己就是千万富翁,还当啥火锅店老板娘啊,明天老娘就是兴隆宫首富,到时候先跟潘老五儿子离婚,看哪个男明星顺眼,就包哪个男明星。

她算盘是打的啪啪响,可谁知道天不遂人愿——昨儿不是说外资收购吗?感情那是谣言,今儿那个外资就辟谣了,说大家不要偏听偏信,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

而那本来就是个烂股,这下子一落千丈,儿媳妇昨儿赚的钱全套进去了不说,那些借款也全打了水漂了。

潘老五儿子一听这个,气的浑身哆嗦,举起手要打媳妇,可到最后也没舍得下手,可儿媳妇一瞅潘老五儿子竟然敢举手,气的把厨房的片肉刀就拿出来了,说你个没本事的窝囊废,一天到晚就知道跟老娘有能耐,你要是有点本事,老娘至于自己这么辛苦吗?

说着要跟潘老五儿子同归于尽。

潘老五儿子也老实,一看这个阵仗吓的什么似得,赶紧跟潘老五求助,而潘老五愣在了原地半天,嘴里就嘀咕着:“不对,不对啊……”

说着,就跑花池子那去了。

结果到了花池子那,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潘老五不声不响就晕过去了。

这下子,潘老五儿子和儿媳妇都没了主心骨,而那些亲朋好友听说了这个消息,都拿着欠条追来了:“你不给利息不要紧,大家都是亲戚,你把我借给你的本金还了也行!”

“对,这是我们家孩子的嫁妆!”

“这是我爹的救命钱!”

那些亲戚一开始看见儿媳妇赚了大钱,也有不少是主动来送钱的,不是也想着跟着儿媳妇搭个顺风车,赚点利息吗?

谁知道这一翻车,亲朋好友全给落水了。

潘老五儿子和儿媳妇一合计,欠的钱这辈子也还不起,还有啥好说的,跑吧!

潘老五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儿媳妇的化妆品和儿子的皮鞋全没了,知道这俩人暂时是不会回来了。

而那些亲朋好友一拥而上,把潘老五的祖房,儿媳的婚房,外带一辆宝马x5,一辆奔驰glc全分了。

亲朋好友那勉强打发了,可高利贷这里不好办啊!

这家高利贷来的晚,知道了这事儿之后,潘老五除了一屁股烂账什么都没剩下。

于是那些高利贷从业者就把高亚涛给抓住了,说你小子既然是这个老龟儿子的亲戚,那你就有连带责任——你得留在这里,给这家人还账!

高亚涛没走,也完全是因为没找到小财神爷,不甘心,想着趁乱留在这里,找找小财神爷的踪迹,谁知道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。

高亚涛自己也是叫苦不跌,被高利贷的这么一揍,扛不住就把“小财神爷”的事儿给说出来了。

高利贷的一听,眼瞅着榨不出什么来,也跟着打上了这个“小财神爷”的主意,就让高亚涛磨潘老五,让潘老五说出来。

潘老五一听,这才知道事儿是这么引起来的,当时就要跟高亚涛拼命,可一下子就被高利贷的一棍子打折了一条腿。

高亚涛趁机说,你要是赶紧把那个小财神爷交出来,咱们还好说,不交出来,你这辈子翻不了身。

可潘老五除了嘀咕着“自作自受”,啥也说不出来,高利贷的着急啊,眼瞅着这个店铺像是那么回事儿,说现成的店铺,放着也是白放着,于是来一个人宰一个人,但凡吃了这里的东西,一开口就要好几万。

拿不出来,就打,所以本来的好口碑全完了,现在本地人没有敢上这里来吃东西的。

而高亚涛一辈子没别的赚钱门路,跟着高利贷这些人吃肉,倒是发了点宰客的小财。

这不是,现在潘老五腿上的伤恶化了,眼瞅着命要没了,受不了折磨,求他们送自己上医院,实在不行给个痛快也行,可这帮人还指望着把“小财神爷”的事儿给问出来,怎么可能放人。

今儿潘老五长了心眼儿,听见外面像是来了客人,就把胶布蹭下去跟我们求救,这才露出了点声音。

而潘老五一边听高亚涛说,自己一边哭了起来:“造孽啊……早知如此,我死也不犯那个忌讳,弄的家破人亡……”

我就让潘老五说说,那个小财神爷,到底什么来历?

花池子里蹦出来的,又到底是什么路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