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18章 玄武鳞甲

程星河却急了,转头就瞪着我要打眼色,可我就是假装看不见。

跟我一样,哑巴兰也大声说道:“我不走!这货得赔我的金丝玉尾鞭!”

苏寻不吭声,但是显然做好战斗准备了。

齐鹏举盯着程星河,露出个刮目相看的表情:“想不到你这些狐朋狗友,还挺讲义气的嘛……”

可他越看程星河,眼神里越是压不住的恨意,好像跟程星河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样。

奇怪了,俗话说娘亲舅大,这是最亲密的血缘关系,一般喜欢都喜欢不够,可这个舅舅怎么就这么恨他?

里面一定还有事儿。

而齐鹏举咬了咬牙,反手就要把程星河摔出去,再来抢三脚金蟾,可我大声说道:“你试试——你要是动他一根汗毛,我让你后悔一辈子。”

齐鹏举对我已经不耐烦了,转过头要骂我,可嘴张了一半,就卡住了。

我已经把三脚金蟾的桶子悬空提起——只要我一松手,这三脚金蟾可就……

三脚金蟾的珍贵之处不用说,就看着齐鹏举对它这么上心,我就猜这东西对齐鹏举来说,肯定很重要。

齐鹏举冷笑了一声,一只手就摸了摸后脑勺: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——敢威胁我们齐家的人,竟然也出生了……”

话音没落,他一把丢开程星河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程星河整个人就要坠到了院子里,我也没手软,一下把装着三脚金蟾的桶子松开了。

桶子直接跌落在了院子里。

齐鹏举没想到我竟然真敢动这个手,翻身就要下去,趁着这一瞬,我冲过去,正好抓住了程星河的手。

程星河喘了口气,骂道:“他老舅的,差点就下地见我爹了……”

我一使劲儿把他提了上来,他也反应过来了,没顾得上别的,先低头去看院子:“七星,你个败家玩意儿,三脚金蟾呢?你真的……”

齐鹏举已经拿到了那个桶子,可是翻过来之后,表情顿时就变了。

那个桶子是空的——我早把三脚金蟾揣在了怀里了。

程星河脸色一灰:“你不怕……”

那东西的牙口是不错,可我怀里有麻衣玄素尺——已经把它给压住了。

高亚涛追了上来,一瞅那个桶子,顿时气的直拍大腿:“哎呀我操,那个小白脸子敢对大师用这种手段,他是不拿大师你当人看啊!”

妈的,这小子是吹火筒托生的,这么能煽风点火?

齐鹏举没理他,抬头看着我,忽然就笑了。

程星河一看我把他老舅给耍了,喜滋滋刚想骂我鸡贼,可一接触到了他老舅那个笑容,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:“坏了……”

哑巴兰和苏寻也赶过来了,哑巴问道:“什么坏了?”

程星河吸了口气:“我小时候就听人说过,不怕齐鹏举闹,就怕齐鹏举笑——他一旦露出那个笑容,是要杀人的……”

果然,我也感觉出来了,那个齐鹏举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子跟刚才完全不一样的气势。

杀气。

与此同时,我还看出来了,他一条胳膊上,流转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。

是一种很耀眼的黑金色。

奇怪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气。

程星河脑门上青筋都爆起来了,一把就要把我们全推开:“我老舅的身手不比老黄他们差,你们他娘的活腻了,还不走!”

可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,齐鹏举的声音倏然就响在了我们身边:“他们倒是想走——也走不了。”

我心里陡然一沉——快的跟鬼魅一样,根本也躲不开!

我一下把程星河抓住,丢在了哑巴兰和苏寻身边,抬手就把七星龙泉挡了过去——刚才,他还怕七星龙泉!

可现在,七星龙泉“当”的一下,竟然硬生生的跟他的手撞在了一起!

我顿时就愣了——七星龙泉连切黄花斛木,都跟切豆腐一样,可齐鹏举分明是血肉之身,凭什么能格住?

他好像跟刚才,完全不一样了……

不光如此……我觉出虎口一阵剧痛,立马见了血。

卧槽,他凭什么比七星龙泉还硬?

程星河大声叫说道:“他胳膊上有东西……七星,你不是他对手!快走!”

东西,什么东西?

妈的,看不出来!

齐鹏举微微一笑,胳膊上的劲儿下的更大了,眼看着就要把我给压开了。

我一咬牙,就把老海的天阶行气给逼出来了。

这一下,齐鹏举也感觉出来了,眉头顿时一挑:“唷,你还会用引灵针?你跟海老头子什么关系?”

我他妈的凭什么回答你?

哑巴兰哪儿还呆得住,没了金丝玉尾,回手把房檐掰下来了一块,对着齐鹏举就砸了过去,可齐鹏举微微一低头,那石头擦着他耳朵就过去了,哑巴兰还想扑过来,苏寻忽然大声说道:“我认出来了,是玄武鳞!”

玄武鳞?

玄武是传说之中的神兽,一身甲壳,无坚不摧!

卧槽,我也听老头儿说过,古代有个帝王御驾亲征,臣民担心危险,传说就有术士献上玄武鳞做的甲胄,说是这一场仗既然是为黎民而战,这个是老天借给帝王的,亲征之后的八月十二日,请帝王还回来。

果然,上了战场之后,不管什么刀光剑影,帝王都毫发无损。

帝王非常喜欢那个甲胄,说这么好的东西,怎么只能借呢。他就不肯还。

而战争也确实在八月十一结束,八月十二,术士求见,帝王不肯见。

术士也没说什么,摇头笑了笑就走了,帝王暗暗高兴,知道这个术士说一不二,八月十二不还,就不用还了。

谁知道等到了八月十三,再打开宝匣子,他才发现那个甲胄已经不翼而飞——看守宝匣的宫女吓的什么似得,说午夜时分,匣子的钥匙孔里露出了一道光,不过帝王睡下,她也没敢禀告。

所以人人传说,玄武鳞是神仙的东西,就连帝王也是没资格拥有的。

我听了故事还觉得不服——世上哪儿有那种甲胄,分明是皇帝被人保护的好。

没成想,今天才算是开了眼——世上还真有这种东西。

齐鹏举盯着苏寻,倒是有些意外:“你是谁家的,倒是见过点世面。”

一边说着,那胳膊压的更紧了。

还真是神物……那就麻烦了。

哑巴兰看不得我吃亏,还要扑,苏寻忽然一步抢上来,对着屋檐就拍了一下。

这一下,也不知道是看准了哪里了,齐鹏举本来还站的好好的,这一下,脚底下的瓦片忽然“哗啦”一声猛地断裂,他整个人就沉下去了。

程星河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寻,哑巴兰也傻眼了,可我心里却清楚,照着齐鹏举的本事,这起不来大作用,最多是转移他一下注意力。

果然,齐鹏举一开始是掉下去了,但是跟鹞子一样,凌空翻身,就重新落在了房顶子上,死死的盯着苏寻:“你是苏家的……小王八蛋,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

不过,这一下,对我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我挡在了苏寻前面,抬手就把七星龙泉劈过去了。

齐鹏举跟看傻子一样,低声骂了一句:“想送死——就成全你!”

说着,一胳膊就对着我压下来了!

程星河和哑巴兰顿时全愣住了,还想拉我,可我一抬手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齐鹏举身上忽然就炸出了很多一片一片的东西。

那些东西“咻”的一下,飞散开来,齐鹏举顿时就直了眼,但很快,他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眼珠子顿时血红血红的,一只手奔着我脖子就卡过来了:“小王八蛋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没错,我把他的玄武鳞甲给拆开了。

玄武鳞跟金缕玉衣一样,是一块一块拼贴上的。

我是砍不透那玩意儿,哪怕七星龙泉也不行,但是——既然这是一块一块织出来的,那把它拆开,倒是不难!

也多亏是我能望气,我看出来,齐鹏举身上的黑金色,一丝一缕,有深浅不同的交错。

那就是织造鳞甲的线——把线扯破,鳞甲当然就散了。

这一下,齐鹏举比我快,一只手已经卡在了我脖子上。

我先听到了“咔”的一声,才觉出疼来——他是要捏碎了我的脖子。

喘不过气来了——眼前顿时一片血红,耳朵被热血撞的跟打鼓一样,咚咚作响。

像是远在天边,我隐约听见了哑巴兰和苏寻要往上扑,但是无一例外,全被掀翻出去了好远。

我还听见齐鹏举的声音忽远忽近,恶狠狠的响了起来:“你敢把我的玄武鳞……我这就送你去见你家祖宗!”

我已经没法去想什么了——水天王的气猛地炸出来,诛邪手猛地抬起,死死的抓在了他卡住我的胳膊上。

“咔”。

是个很脆快的,骨头断裂的声音。

脖子上的力道几乎瞬间消失,我眼前终于恢复了清明,清清楚楚的看见,齐鹏举的脸色,惨白惨白的。

他盯着我,微微有点发颤,满眼的难以置信:“神气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