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20章 蟾下之物

我一瞅,程星河的命灯唰的一下就暗下去,也着急了,你对程家是恨,可关程星河什么事儿呢?

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程星河就这么死了。

他身上是带着不少东西,可这些降洞女的东西,哪怕材料一样,但是炼制的顺序不一样,功效就千差万别,连白藿香都没法分辨。

万一吃错了,那就更是悬崖上翻跟头——作死。

齐鹏举就拿准了没他救不了程星河,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心上。

我一寻思就来了主意,一把将三脚金蟾从怀里拿出来了。

果然,齐鹏举一看见了金蟾,眼睛瞬间就直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我不白拿,跟你换。”

月光照在了三脚金蟾的身上,光华璀璨迷人眼。

传说之中,这三脚金蟾辟邪镇宅,还能招财,自古以来就是传说之中的宝物,不过比鬼还稀罕,听见的人多,见过的人少,这个东西,价值连城。

齐鹏举自然想要,但他显然更恨程星河,一咬牙歪过头,也不看金蟾,就看程星河。

程星河这会儿脸色死白死白的,已经只剩下出来的气了。

我心里自然着急,可我压着没表现出来,接着说道:“你说是不看重程星河,其实他在你心里的位置,还是挺重的嘛。”

齐鹏举转脸看着我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“为了他,连三脚金蟾都能放弃,也算是骨肉情深啊!你姐泉下有知,也该放心了。”

齐鹏举不提“姐”字还好,一提起来,眼睛顿时血红血红的:“他算个什么东西,我犯得上?”

我答道:“既然他在你眼里一文不值,你为啥要做这种亏本的买卖?在意就在意,别死鸭子嘴硬。”

让我这么一说,齐鹏举也顿时跟想开了一样,盯着金蟾,又看了程星河一眼,这才松了嘴:“也是,为姓程的一条烂命,错过三脚金蟾,确实不值——你先放开我。”

我暗暗松了口气,早看出来了,这个齐鹏举心狠手辣,刚愎自用,应该跟苏寻差不多,还挺爱面子。

这种人,你打断了他的骨头,也未必能让他松嘴,偏偏,最禁不住被人激。

苏寻看我点头,翻身上房踢开了几块石头,齐鹏举跟让人解穴了一样,瞬间就能动了,他阴森森的看了我和手里的金蟾一眼,这才活动了活动筋骨,慢吞吞的说道:“蓝瓶子白嘴。”

他身上带着的东西全被我拿到了白藿香那去了,白藿香立刻就找到了那个瓶子,闻了一下,往程星河身上撒了下去。

白藿香肯往程星河身上撒,就说明这个解药是真的。

齐鹏举扫兴的看了程星河一眼,就对我伸出了手。

我把三脚金蟾拿出来,对着齐鹏举就送过去了。

哑巴兰他们看着好不容易弄到的金蟾要拱手让人,也都有些不甘心,可什么都不如人命重要,谁也没办法。

可我把麻衣玄素尺一撤,跟我想的一样,三脚金蟾撞到了齐鹏举的胳膊上,立刻张开了嘴,就咬住了齐鹏举的胳膊。

齐鹏举应该也跟我们一样,虽然早就听说过三脚金蟾是什么东西,但也是第一次见到,根本不知道三脚金蟾有这么好的牙口!

而三脚金蟾跟貔貅一样,喜欢吃带着宝气的东西——而我刚才就看好了,齐鹏举身上的玄武鳞甲,就带着浓重的宝气。

因为玄武鳞,也是招财之物——正对三脚金蟾的胃口。

刚才玄武鳞是被我给拆了,但是他身上,还有残存的宝气,三脚金蟾见五帝钱都能咬那么紧,更别说这一身宝气了!

齐鹏举是个什么修为,自然是看出了三脚金蟾的目的了,偏偏他那条胳膊被我捏碎,受了重伤,看得出来,反应也不会那么机敏,根本没躲过去!

这一下,就听见齐鹏举一声惨叫,条件反射就把右手给抬起来了,想把三脚金蟾给甩下去,三脚金蟾也不傻——这不是正中下怀吗?

于是三脚金蟾松口,凌空翻转出了个弧线,落在了草丛里就不见了。

齐鹏举这才反应过来,到嘴的三脚金蟾飞了,也顾不上自己的胳膊,飞身下了房檐就翻找了起来,就在这个时候,西边忽然传来了一阵青蛙的叫声——现在是冬天,只要是青蛙一类,都在冬眠,齐鹏举一听那个声音,根本顾不上我们,奔着西边就追过去了。

高亚涛被白藿香整治的劲儿也过去了,刚稍微清醒点,一看齐鹏举丢下自己就走了,瞬间是万念俱灰,还想着趁我们不注意溜走,被哑巴兰一脚踹了回来,吃了一嘴土,门牙可能还崩断了半个。

我也顾不上看他,就一门心思看着程星河,眼瞅着上了药不长时间,那些深入血肉的青线逐渐断开消融,他的命灯也就亮起来了。

白藿香瞬间松了一口气,我心里明白——程星河这是能活了。

哑巴兰高兴了起来,我高兴了没多长时间,心里又有点发沉——是啊,程星河的二十五岁生日,很快就要到了。

要是找不到玄武局,他确实活不了多长时间。

说来也讽刺——玄武主长寿,偏偏他们程家占了那个地方,却要短命。

四相局的事儿,真的是要抓紧了。

这个时候,潘老五一瞅这边安静下来了,赶紧就凑了过来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大师,那个邪祟跑了,那我们家的事儿,是不是也就……”

哑巴兰也跟着叹气:“哎,哥,咱们这真是白忙和了——程二傻子知道金蟾到嘴又飞了,睁眼就又得气成了植物人。”

我答道:“那东西没走。”

潘老五顿时一愣,哑巴兰也怔住了:“没走?不对啊,哥,我亲耳听见,那边有青蛙叫的声音。”

我答道:“那个三脚金蟾成了精了——它是故意弄出了动静,把齐鹏举给引走的。”

也多亏是三脚金蟾把那个东西给引走了——不然他留在这里,也没我们的好果子吃,哪怕最好的结果,也得是两败俱伤。

白藿香也忍不住了:“你怎么知道它没走?”

我答道:“因为它留在这里,是有原因的。”

说着,我就看向了那个小花池子:“对吧,大仙?”

白藿香他们顺着我的视线,就看向了那个小花池子——那个下小花池子里种的,全都是不值钱的草木,平时估计也没人打理,到了冬天也乱糟糟的纠成了一团。

果然,那一团子花草里面,传来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:“你眼睛毒。”

潘老五一听这个声音,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:“这这这……这就是……”

这应该就是那个“小财神爷”的声音。

确实,那听上去不像是人的声音,偏偏能说的人的话。

而那个声音倒像是对我有了兴趣,接着问道:“小孩儿,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简单——因为这家人的运势,还有它跟这家人的约定。

之前它就跟这家人约定好了,绝对不能让它搬家,我之前就有点疑惑,这个地方为什么对它那么重要,宁愿害死人,也不走?

要知道,三脚金蟾向来都是祥瑞的象征,就没听说过能害人的。

除非它要在这里吸纳灵气修行,可这个地方,看着也不像是什么风水宝地,按理说,没其他理由。

我接着说道:“大仙你,是不是在守什么东西?”

那个声音梗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还真让你给猜出来了。”

跟我想的一样——带来财运的是三脚金蟾,而带来灾祸,致人死亡的,不是它,而是它身下镇守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