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23章 狗咬狗毛

邸红眼,祝秃子,还有灵瑞先生一帮人。

四相会的。

灵瑞先生先往前靠了一步,看见我别提多高兴了:“哎,李先生,早先我就找你,结果一直没找到,谁知道您在这边呢!是不是找到白虎局的线索啦?”

原来四相会的一直在附近地毯式搜索白虎局,但是一直也没找到,不长时间这帮人又碰到了一起去了,一个个又累又饿的,看见这个饭店还亮着灯,就一起进来了。

这就有点麻烦了——四相会的目的,其实跟天师府一样,就是保护住白虎局,在破局人出现之前,守住白虎局,保持天下太平。

不过四相会的人鱼龙混杂,心思远远没有天师府那么简单,天师府是为了黎民苍生,四相会的,是为了私欲——要么是找到四相局,扬名立万,要么是心怀鬼胎,觊觎白虎局的名气和镇物,想捞一把好处,不会计较什么后果。

水百羽弄了这么多的牛鬼蛇神,也不知道到了关键时刻,能不能镇得住他们。

一旦现在破开了“藏”,那白虎局显露出来,就直接落在他们手里了,照着我们几个人的本事,再想虎口夺食,那就难如登天了。

哑巴兰他们也看出来了,很紧张的看着我。

潘老五也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——他哪儿听得懂什么四相局什么藏,也幸亏他听不懂,不然说走了嘴就坏了。

藏的事儿,不能让他们知道。

我心念一动,就打了个哈哈:“我也是出来找线索的,惭愧惭愧,也还没发现什么端倪。”

祝秃子本来就看我不顺眼,本来还有点紧张,怕我真的找到了线索之后,风头全被我给出光了,一听我跟他们一样,立马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——这么多前辈在前面,都没找到,能让一个毛头小鬼拔得头筹,那我们这些老家伙还吃什么阴阳饭,回家喝八宝粥吧!”

邸红眼听到我没得手,也放了心,但表面上还是装出很遗憾的样子:“哎呀,要是那么容易就找到,还叫什么四相局呢?众人拾柴火焰高,还是得群策群力!”

灵瑞先生就更别提了,连忙就往我身边靠:“我倒是觉得,以前辈的能力,这次的功劳非前辈莫属——哎,前辈有时间的话,能不能考虑收徒的事儿?我心诚,只要您肯收我,什么事儿我都乐意做!”

我哪儿有那个资历,刚要说话,灵瑞先生这才发现了程星河:“哎,这不是您的大徒弟吗?他这是怎么了,看上去伤的不轻啊!”

他这么一声,把四相会的人都给引来了。

我连忙挡在了程星河面前:“也没什么——让狗给咬了,小伤。”

祝秃子一会儿不说话就怕被人当哑巴卖了,冷嘲热讽的说道:“还看风水走阴阳呢,连个狗都对付不了,也不嫌丢人。”

不是我说,换了你来对付那个齐鹏举,保不齐你伤的比他还严重。

我就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他不行,平时还是和人交往的多,跟祝先生这样,常年跟狗打交道的,当然比不了了。”

祝秃子一听就炸了毛,但是他知道我的本事,这里人多,又怕露怯,攥了半天拳头,就对着潘老五吼了起来:“你是店主?怎么连招待客人的礼数都没有?”

我跟潘老五使了个眼色,潘老五虽然老实,但好歹也开了这么多年饭店,见了这么多人,怎么也知道点眉眼高低,赶紧把这事儿给摁下去了,一瘸一拐领着四相会的,就要带他们上前厅。

祝秃子一马当先进去了,后边的先生议论纷纷:“看见没有——祝秃子天不怕地不怕的,竟然怕这个李北斗!”

“是啊,上次还吹牛逼呢,说一辈子就忌惮马连生一个人,这下可好了,所以说做人啊,话不能说满,当心打脸。”

我替我三舅姥爷谢谢他了。

不过……老头儿以前真的那么威风吗?我脑子里面浮现出他念叨着“一天一个蛋,医生靠边站”的模样,怎么都限制住了我想象力的翅膀。

眼瞅着他们进去了,我就跟苏寻使眼色——赶紧把那个夜叉骨头给起出来。

只要苏寻不在“藏”上动手脚,挖出来也没什么。

可谁知道,就在这个时候,祝秃子的脚踩上了门槛,忽然就停住了,警觉的回过了头:“不对啊……这个院子里有东西。”

妈的,你又知道了?

“金蟾。”

怕什么来什么,祝秃子竟然光凭着气息就判定出来了:“这个地方有三脚金蟾!”

这话一出口,旁边的那些先生们都愣住了:“什么?”

祝秃子转身跟个坦克似得,就把周围的人给挤开了:“都上一边去,谁抢到手算谁的!”

谁跟钱有仇啊!一听祝秃子这么一说,好几个先生都不淡定了——真要是能找到这种传说之中的神物,那不光自己可以提前退休,子子孙孙都能跟着沾光!

于是这帮人也顾不上什么谦让了,呼啦一下奔着花池子就围过来了,就连灵瑞先生的眼睛也亮了:“前辈,这里真的有金蟾啊!”

我的心当时就提起来了——我本来气就有亏损,现在真还挡不住这些人!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们谁敢动我的金蟾!”

这个声音……齐鹏举回来了!

祝秃子显然也认识齐鹏举,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。

卧槽,好机会啊!

我趁机大声说道:“祝先生,你不说谁抢到手算谁的吗?我看好你啊!”

这下子,齐鹏举以为祝秃子跟我是一伙的,看着祝秃子脸就黑了:“你谁啊,好大的口气。”

祝秃子也爱面子,让齐鹏举这么一怼,自然也受不了了,虎着脸就说道:“本来嘛,这金蟾现在也还没主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就被截断了——齐鹏举刚才跟我就憋着一口气,现如今祝秃子正撞他枪口上了,先出了手,祝秃子今天心情也不怎么好,俩人直接打起来了。

剩下的先生都在一边吃瓜,还有好事儿的在解说赛况:“齐鹏举,天阶第三的家族,这下祝秃子算是踢上铁板了!”

“嘘,你以为祝秃子是善茬?三眼疤那边来的!”

三眼疤?

我倒是想起来,以前在安家勇的二手车行,见到的一个老头儿,也拿着一个带着三眼疤的大雨伞。

也不知道他们认识不认识。

不过,这跟我没啥关系了。

正好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。

我立马甩头跟哑巴兰使眼色,哑巴兰会意,蹲在了花池边,一把就把花池子给掀翻了,苏寻再一次被他的力气给镇住,但反应也很快,我在前面挡着,他们俩七手八脚,就挖出了夜叉骨头。

苏寻还想搭把手,哑巴兰一下就把夜叉骨头抗在了肩膀上,而金蟾从土里跳出来,也蹲在了夜叉骨头上。

哑巴兰身负巨物,一手还能撑在了矮墙上,翻身利落的就出去了。

苏寻都看直眼了,但马上回头,跟我一起架住了程星河,趁乱就溜出去了。

可我一寻思,对了,潘老五那边还有句话没交代,就让他们先走,我去去就来。

白藿香不放心,让我快点,我答应了一声,这会儿前面已经打热闹了。

我穿过了人群,很快就找到了潘老五。

这会儿潘老五拿着一把刀正准备片肉,一瞅这边这么热闹,也拿着着刀吃瓜呢,一瞅我来了还吓了一跳。

我赶紧把他的刀转了个方向:“我跟你说个事儿,你一定得记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