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25章 消失儿子

那就是她们的子女宫上都带着凶气,显然是新近丧子。

而听她们闹腾的声音,也知道她们就是为了儿子来的。

管治安的一来,底下就更热闹了,有几个中年妇女另辟蹊径,倒是拿了个大喇叭,对着我们嚷了起来:“你们还在这里住宿呢,不知道这个旅馆吃人啊!”

那旅馆老板脑袋都被薅成鬼剃头了,一听这个,都快哭出来了,大声说道:“你们儿子的事儿,我真是不知道啥情况,你说我活着也不容易,你们不能砸我饭碗啊!”

吃人?

哑巴兰他们也看了我一眼。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中年妇女忽然趴在了地上,大声哭了起来:“我的儿啊,你是死是活,倒是让妈知道啊!你说回来吃饭,那一锅鸡汤,现在还给你留着呢……”

这话让人怪心酸的。

按理说我们应该赶紧找白虎局,不过看样子,这事儿牵连了很多的死人,够凶的——而且,如果不管,还会出现更多的牺牲者。

真要是这样的话,我们放着不管,那就跟杀人同罪了。

我一寻思,就下楼了——保不齐这个事儿干成了,我就能地阶三品了。

稍微一扫问,就扫问出来了——原来这个旅馆里,有很多男青年失踪了。

附近的监控,只拍到了他们进了旅馆,却没拍到他们从旅馆里出来。

这些人当然不甘心,每天都来找旅馆老板闹,旅馆老板这边是一问三不知,儿子是在这里丢的,这些当妈的没地方下手,只能揪住旅馆老板不放。

我说怎么瞅着旅馆老板一副很丧气的样子,不过,我也看得出来,这个老板八成还瞒着什么没说。

于是我就又打听了一下,儿子们来旅馆之前,或者住进来之后,有没有跟家里人联系过?

那几个中年妇女听我扫问的这么清楚,也互相看了看,有点疑心,正这个时候,一个人正从外面进来,盯着我,忽然跟认出来了一样,大声说道:“哎,李大师,又碰上你了,咱们有缘分啊!”

我一瞅,好么,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修来的缘分——这不那个络腮胡子吗?

抓安宁的时候,他在现场闹腾房子跌价的事儿,孙大齐的葬礼上,他是个扶灵的,想不到又在这里遇上他了,是帮邻居来闹事儿的——真是哪儿有麻烦哪儿有他啊!

不过我也没啥资格说他——估计他也这么想我的。

说着那个络腮胡子激动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:“哎,大师,你上这里来,是不是这里也是灵异事件啊?哎呀,妈妈们,你们可是有福了,这个李大师前知三千年,后知三千年,没他不知道的事儿!”

你就替我吹吧,我还爱看知音和故事会呢!

那些中年妇女们听见这个,纷纷挤了上来,把手一摊,把脸一挺,就让我给她们测算测算,儿子怎么样了。

我也不傻,现在没有证据,就说她们的儿子不在人世了,她们不光不信,保不齐还得挠我两把,于是我就寻思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一阵子,你们有没有梦见儿子啊?”

几个大妈互相看了一眼,这才说道:“你咋知道的?”

这么一出口,她们还都互相看了一眼,大吃一惊:“你们也梦见了?”

一个大妈抢着就说道:“我梦见我儿子在一个特别黑的地方,我也看不见人影,就听见他喊我,说疼!”

我心里一揪——跟我做的梦,竟然一模一样。

果不其然,剩下的大妈也都跟着点头:“对对,我也做了这样的梦,只听见声音,看不见人啊!”

那就更确定了——他们的儿子不光死了,而且怕不是好死——活人除非灵魂出窍,否则可托不了梦啊!

我婉转的把这话一说,好几个大妈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还有几个放声大哭。

而一直在一边默不作声听我说话的狮子头大妈“嗷”的一嗓子怒吼出声,矫健的扑上了收银台就去薅老板:“你说,是不是你把我儿子害了!”

管治安的赶紧又把狮子头大妈拉住了,那大妈又是一声大吼:“小虎啊,你到底在哪儿,妈着急——妈想你啊!”

那一声穿云裂石,虽然跟狮吼功一样震得人耳膜疼,但是让人心酸。

接着,那个大妈咣当一样,跪在了我面前:“大师,你像是个有办法的,我求你帮我找找我儿子,我的意思也是,活要见人,死要见……”

最后一个字,她没说出来,但她接着又说道:“你们吃阴阳饭的,要价都不低吧?你放心,我又俩肾,匀给你一个。”

我赶紧把她搀起来了——我要肾干啥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啥都市邪医呢。

我就还是那句话,钱的事儿先不要紧,把孩子住旅馆前后的事情跟我说说——说这话的时候,心里空落落的。

程星河要是好端端的站在了我身后,八成又要偷着掐我,然后跟这些苦主签合同。

俗话说祸害遗千年,但愿那货能快点好起来吧。

哑巴兰似乎看出来了,低声说道:“哥。你是不是想程二傻子了?”

我一愣,口是心非的说道:“我想那个财迷疯干啥?要想也是想他的二郎眼。”

而那些大妈苦思冥想,狮子头大妈先说道:“我先把我儿子的事儿说说吧!”

原来狮子头大妈的儿子是个跑业务的——众所周知,这跑业务的一定会经常出差,那一阵她儿子常上兴隆宫来,当然了,公司有差旅费,二百块钱,但是她儿子为了多留点钱,常常去住地下室,差价留着,能给他妈打打麻将啥的。

后来那天她儿子特别兴奋的给她打电话,说找到了一个旅馆,又便宜又好,不用住地下室了。

狮子头大妈也高兴,儿子过敏,睡地下室爱长疹子,可怎么说他也不听。

打着打着电话,她就听见儿子旁边传来了女人的声音。

狮子头大妈还想问呢,儿子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狮子头大妈又高兴又生气,说儿子怕是有了女人了——有了媳妇忘了娘。

可自此之后,孩子的电话就再也没打通过。

其余几个大妈都跟着点头,说经过差不多——儿子都跟女人有过接触。

络腮胡子也跟着插嘴,说他也听说了,他们家邻居那次回来晚了,就直接住在了这里,打电话的时候,也说遇上了一个女人,还说那女人很漂亮,这下算是走了艳福了。

大家一听,立马看向了旅馆老板:“那女的是谁?”

“是不是你搞得仙人跳?”

旅馆老板连忙喊冤:“我不知道啊!要不我把女服务员都叫来!”

说着,打了电话,不少女服务员,连保洁大妈都来了,可也巧,这里的女服务员长得一个比一个难看,络腮胡子一瞅就拍大腿,说他邻居眼光高的很,看不上这里的。

搞得好几个女服务员对他翻白眼。

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人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能不能让她们都转过来?”

旅馆老板虽然莫名其妙,但也就摆手让这几个服务员转身。

络腮胡子也有点好奇,低声说道:“他是不是瞅着这些女的长相引发不适,才让他们转过去的?”

而那个人站在了她们身后,仔仔细细的去看她们的后脖颈——服务员都挽着发髻。

那个人看完了,就摇头,说:“我家侄子遇上的女人,没在这里面。”

大家就问他,你咋知道?

那个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我跟我侄子岁数其实差不多,都喜欢玩儿女人,那天他给我发微信,说泡上个好的,那皮肤绝了,就一样儿美中不足——后脖颈子上,有一个疤。”

后脖颈子上的疤?我冷不丁就想起来了——是有种东西,特点就是后脖颈上有疤!

难道,这旅馆有那种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