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27章 嘴里尖牙

原来昨天晚上他刚睡着了,就听见有人敲门。

他还挺高兴的,觉得肯定是女朋友提前下班回来了,赶紧就去开门,结果一开门,看见个很漂亮的女人。

那个女人也不说话,就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他。

别说,这男的一看女朋友没来,心里憋着点劲儿,一见这么漂亮的姑娘,也直了眼了,他觉得这个姑娘是特殊职业从业者,心里一下就痒痒了。

说到了这里,那男的偷偷看了自己女朋友一眼。

他女朋友刚从他的九死一生里清醒过来,一双手还死死的抓着这男的手呢,听见这话,瞬间松开了。

一个大妈见状,连忙拦着他女朋友:“哪个猫不偷腥,姑娘你别往心里去!”

“对对对!”

“小伙子你继续说,你真的说出来个一二三,找到了我们儿子的下落,你功德无量!”

那男的缩了缩脖子,只好继续说道,他一寻思,女朋友肯定是不来了,就让这个女的进来。

可那个女的也不说话,就是摇头,指着走廊,让他跟着她走。

他也不知道啥情况,但是再一细想,肯定是怕被人抓,上“工作室”进行交易,美滋滋的跟着就去了,一边走还一边问姑娘价格。

姑娘微微一笑,也不开口。

那男的就以为她是个聋哑人,还觉得怪可惜的。

不长时间,姑娘就把他带到了那个废弃的楼梯入口,他觉得还挺刺激,可一进去,那底下就跟没头似得,不过色字头上一把刀,他也没紧张,好不容易到了底下,那姑娘这才张开了嘴——对着他亲下来了。

说到了这里,他女朋友当时就站不住了,一巴掌就要糊在这男的脸上,被白藿香给挡住了,冷冷的说道:“你想他死?”

那姑娘怔了一下,甩手上一边站着去了,临走还瞪了那男的一眼,意思是回来就收拾你。

那男的舔了舔嘴角,这就接着说道,那女的亲了他之后,也不知道为什么,整个人有点不太好,像是想吐。

他当时还心虚,怕自己口臭,正偷着呵气闻呢,就听见那女的像是恶心极了,张嘴就吐了。

这男的整个傻了,有点尴尬的就把手机拿出来了,问这女的有事儿没事儿,他回头肯定洗牙。

结果一照那女的吐出来的东西,瞬间愣住了——那女的吐出来的,是支离破碎的手指头,半拉眼珠子,翻卷的肉皮子,上面还有毛。

没消化完的骨头在手机光下面,白惨惨的。

那男的一开始疑心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可怎么瞅,怎么觉得不对,他不由自主就看向了那女的脸,这才明白,之前她为什么不张嘴。

那女的嘴里长着的,不是人牙。

而是跟钉子一样,稀疏而锋锐,在阴暗的手机灯下,反光。

这男的脑子顿时就白了,接着转身就奔着楼上跑。

可这个楼梯就跟鬼打墙一样,他拼了小命,眼前也还是一片漆黑,就听见身后有一阵啪嚓啪嚓的声音,像是那个女的以极快的速度在追他,眼瞅要贴他后背上了。

他满脑子想的就一个事儿,那他妈的是啥?

可还没想出来,他脚底下像是踩到了什么滑溜溜的东西,一脑袋就栽倒在了台阶上。

他伸手还想抓栏杆呢站起来呢,就听见身后没声音了。

他一开始以为那女的是不是走了?

结果站起来,才知道,自己抓住的不是栏杆,而是那个女的的腿。

他接着就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倒在了台阶上,身上一阵剧痛,剩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只是失去意识的时候,又听见了那种奇怪的呕吐声。

讲完了,他就惨白着脸看着我。

周围的大妈也全愣住了,其中一个一歪头,也给听吐了,把周围的人吓坏了,忍不住就看看她吐的是什么,一瞅没啥,又被味道熏的也跟着吐。

只有一个人抓住了那年轻人,问他那个手指头上有啥特征没有?

那男的一开始说不记得了,但是很快想起来了:“好几个指甲上,长着个黑斑。”

那个人嘴角抽了抽,忽然就大哭了起来:“小三儿,你死的好惨啊……”

这一声哭号让那几个吐来吐去的大妈也停了嘴,反应过来了——孩子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是……

被人给吃了。

那男的讲完了,嘀咕着:“我也后悔啊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鬼迷心窍……”

说着,瑟缩的看着女朋友。

那女朋友看着其他人都在哭喊,倒是有了幸存者的感恩,一寻思其他男的都回不来,就自己老爷们死里逃生,也就没有多计较,重新蹲在了男朋友身边,用手指头戳了他一下,问他长不长记性了?

我接着就问那个男的:“你有没有见到那个女的后脖颈?有没有一个疤痕?”

那男的想了想,这才说道:“没印象啊?当时我也是猴儿急……不,鬼迷心窍……哎,对了!”

他抬手要拍大腿,但是大腿上都是伤,他一下呲牙咧嘴的把手给抬起来,这才接着说道:“我是没看出来,但是我摸出来了——那女的后脖颈子,喇手!”

这就对了——我立马让这男的张开嘴,我看看他嘴里到底有啥,让那女的恶心成了这样。

那男的一张嘴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他牙缝里还有残存的绿色,原来是吃了艾草团团。

这货命是真的大!

艾叶自古以来就能辟邪,外带还是糯米做的,所以这是清明节时,人们上坟回来常吃的东西,我不知道祖宗是谁,所以无坟可上,但老头儿每到清明节,都会应景给我弄两个吃,说邪祟最忌惮这个,我岁数小阳火低,省的被它们给扑了。

所以,那个后颈上有疤痕的女人,接触到了这个气息,当场就吐了。

哑巴兰跟上一句:“吐了之后,觉得自己怪脏的,就跑到了洗漱间去洗漱了?那女的还挺爱干净。”

我还没答话,那个狮子头大妈一把将我给擒拿了:“大师——我儿子,也是被那个玩意儿给吃的?”

十有八九。

狮子头大妈嘴唇一哆嗦,忽然“嗷”一嗓子,又是一声狮子吼:“儿啊……”

没等我把耳朵给捂住,狮子头大妈又跪在了我面前:“我儿子……”

“你放心,”我连忙说道:“那东西吃了这么多的人,天理不容,我今儿一定想法子把她给抓住。”

剩下的大妈一边流泪一边给我道谢,有一个躺在地上就哭了:“我儿要是这么死的,收尸都没地方收尸,我逢年过节,上哪儿给他烧纸啊……”

这话闻者伤心见者流泪,谁听着心里都得有点发酸。

哑巴兰接着就问我:“哥,说起来,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?吃人……不是一般的邪祟吧?”

对,真要是普通的邪祟,它只能吃人的精气,不能吃肉。

这个时候,我还发现了,旅店老板正偷偷摸摸的靠在柱子后,也听我们说话呢。

他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跟被撞破了心事一样,转身就回到了柜台去了。

我就问身边的保洁大妈:“你们老板家里是不是没人啊?”

保洁大妈一听,连忙说道:“大师,你连这个都能算出来,你真是神了,再给我算算,看我啥时候能找到后老伴成不成?”

我把大妈敷衍过去,接着又问:“你们老板是不是还会画画?”

保洁大妈更激动了:“哎,你怎么知道?我们老板就是个让家产耽误的画家啊,尤其他还爱画美女,画的跟真的似得!”

那就对了。

哑巴兰一听,就追问:“哥,那老板有问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