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528章 美人乞画

十有八九。

哑巴兰顿时就兴奋了起来:“合着那女的是老板变的?”

你以为老板是百变小樱吗?

我答道:“你想哪儿去了,老板妥妥是个人,不过,那个吃人的东西,肯定跟他有关系。”

哑巴兰就皱起了眉头:“可我看老板也怪可怜的啊——他不是靠着这个旅馆吃饭吗?旅馆里真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那他不是自砸饭碗?”

所以才得弄清楚内情嘛。

苏寻皱着眉头听了听,也要跟我们一起去,我倒是把他给拦下了:“这个是小事儿,我和哑巴兰就足够办了,还有其他的事儿,想请你帮忙。”

一听“帮忙”俩字,苏寻的表情一下就不怎么自然了:“帮忙……”

我连忙说道:“你要是不愿意,我也不勉强你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苏寻却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们家的祖训,就是要效忠你来破局,帮忙两个字,受不起。”

这简直是个骑士精神啊!不过这都啥年代了,效忠俩字太沉重,我也受不住。

我就答道:“既然你听我的,那咱们就说好了——咱们就是朋友,没什么吩咐命令,我不跟你见外,你也别跟我见外。”

苏寻愣了愣,这才说道:“朋友……我,还是第一次……”

要不说他是个山顶洞人呢,没法子,我就告诉他,以后山下的花花世界,我就带你来见识。

苏寻嘴角抿成了一条线,虽然还是面瘫,却明显有了几分感动,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你只管说。”

我接着就说道:“你测算一下两块夜叉骨头的位置。”

苏寻皱眉一掐算,眼睛顿时也亮了,他也测算出来了——这个位置,就在锁龙井和老五火锅店的中间。

白虎主凶,这里吃人的东西也那么凶,没弄错的话,这个地方,怕就是白虎局的入口了。

只要再把那个夜叉骨头上的术法给解开,白虎局的入口,应该就在这附近。

一旦解决完了这个事儿,我们就得准备进白虎局了。

所以,一定得把那个夜叉骨头给看好了,另外,程星河还没好利索,一个人躺着也不安全,我就让苏寻替我照顾程星河和白藿香。

苏寻立马把腰板挺直了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哑巴兰拍了拍苏寻的肩膀:“洞仔,好好干!”

苏寻脸上微微一红,马上对哑巴兰说道:“你也小心点,那个东西,恐怕不怎么好对付。”

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苏寻主动说这么多话。

哑巴兰摆了摆手,说跟着我入行这么久,啥玩意儿没见识过,不用吩咐。

到了楼下,老板果然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,团团乱转,跟炉子上的鹌鹑似得。

我咳嗽了一声,那老板顿时就是一个激灵,见我来了,整个人更惊骇了,转身就想走。

我一把拽住了他:“老板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自己的地界,怕什么呢?”

老板嘴角跟抽筋似得,半天才憋出来了一句:“这是哪里话,我,我有啥好怕的。”

我接着答道:“现如今你这死了这么多人了,你这怎么也脱不开干系了,你要是好好把知道的说出来,我帮你把那个吃人的东西给抓住——你要是不说,那大祸临头的时候,可别后悔。”

老板的脸色当时就变了——我早看出来了,在那些大妈找我打听事儿的时候,他就跟络腮胡子问我,一听络腮胡子把我吹的上了天,他表情越来越紧张了。

一般人听见家里来了能解决事儿的,高兴还来不及,紧张什么,他心里肯定有鬼。

不过,现在还抱着个侥幸心理罢了。

我也不着急,接着就说道:“那行,你就接着画画吧——现在看来,你画画还能有点用处,不过时间长了,你这旅馆看看还有人敢住没有,一旦没人敢住,你说,会轮到谁?。”

老板浑身颤了一下,:“你……你连画画的事儿都知道?”

哑巴兰趁机说道:“之前那络腮胡子没告诉你,我哥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?”

我摆了摆手,老板不说,也不勉强,人各有命,这事儿咱们别掺和了。

结果我刚一转身,那老板果然不出我所料,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,说道:“造孽啊——大师,你要真的能帮我解决那个东西,我告诉你也无妨!”

原来这个旅馆一开始也不是这个老板的,而是老板一个远方亲戚的。

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远方亲戚一家人死绝了,老板得到了继承权。

这老板是个穷画家,天天就靠着上天桥给人画画像糊口,一辈子也没火起来,正在这个时候继承了这样的遗产,别提多高兴了。

带着那些画具进来了,他就开始学着做生意,谁知道,当地一个地痞流氓知道了这事儿之后,就上门来收保护费,说他白白得了天降巨富,也不能清水下杂面——你吃我干看,拿出点来大家同乐嘛。

这老板胆子小,上学的时候就经常被人霸凌,这会儿也没敢多放屁,只好不情不愿的给了钱。

地痞一瞅,嚯,这小子是个软柿子——盘他!

于是三天两头就上门来要钱。

这时间长了,旅馆赚来的钱,都不够供那个太爷的,可稍微一违逆,那个地痞拿了个大绿韩城,就在老板脑袋上开了瓢。

老板当时就人事不知,醒了之后,保洁大姐才告诉他,那人撂下话啦,你醒了,他还来。

老板当时气的直瞪眼,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吗?

可你有什么法子呢?这不是死罪,报警了也判不了他一辈子,啥时候他出来,就还是会给自己找麻烦。

都说宁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,难道自己得让那地痞盘剥一辈子?

一个念头就从老板的脑子里冒了出来——他要是死了就好了。

可再一寻思,自己连杀鸡都不敢,更别说杀人了,自杀恐怕都有难度,可凭什么自己自杀呢!

那天晚上,老板摸着自己脑袋上的血怎么也睡不着,谁知道到了半夜,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你给我画个画,我帮你杀人。”

老板一听差点没吓丢了魂,再一寻思,以为是保洁大姐来找他开玩笑呢,开门就要出去,谁知道那个声音接着说道:“你别出来,我怕吓着你。”

这下老板也反应过来了——那不是店里人的声音啊!

当时老板也真的让地痞给气昏了头了,索性心一横,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得,说道:“画个啥画?”

那女的说,画美人,跟真人一样大,越漂亮越好。

老板说这简单啊,拿出了纸笔,很快就画好了一个仕女图,刚画好了,不小心把胭脂色打翻,染在了仕女的眉尾上。

不过,自然成了个胭脂记,倒是另有风情。

他刚把画晾干,一只手就从门缝里面伸了进来,把画拿走了。

老板开门想看看是谁,结果一开门吓出了一身冷汗——外面一个人也没有。

没人能走的那么快。

老板那天晚上翻来覆去,第二天得出个结论,妈的,肯定是自己做恶梦了。

可早起一看——他书案上的垫纸上,还有作画洇过来的痕迹呢!

他头皮一下就炸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地痞的兄弟们找上了门来,问他看见地痞了没有?

老板连忙说没看见。

那些地痞兄弟们嘀咕,说奇怪了,地痞昨天喝了酒,说找你报销,一进来就没出去过。

地痞还给他们打了个电话,这里有个马子挺正,还问老板那马子是谁——地痞说了,那马子眉尾有个朱砂记,一看就骚。

老板连忙说他不知道,地痞们不信,可翻来覆去找不到地痞和女人,只好走了。

地痞们走了,他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翻身一看那个垫纸,他就想起来了——昨天画仕女图的时候,不就把胭脂色打在眉尾上了吗?

那个女的,只怕不是人,是个……

从此以后,那个地痞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而那个女的,每隔半个月,就会到他门外,跟他要画。

老板也害怕啊,可他不敢不给——他是那个女人的帮凶。

老板接着就就哭了起来,说不光如此,后来,还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