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31章 雷击桌腿

那张脸是个阴阳脸。

一半是个绝美的女子,秋水瞳孔,樱桃小口,能上杂志封面,但是另一半,狰狞畸形,颜色发青,满嘴都是獠牙。

她的美人皮被扯下去了一半,露出了半张真容。

程星河扯的?

没顾得上细想,我对着她就抓过去了,这一下狠稳准的抓住了她的脖颈,可意料之外,她的身形竟然很快,往后一退,我只抓住了一半,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就把她脖子上的“皮肤”给抓下来了。

那个感觉别提多骇人了,“皮肤”被扯下来了之后,她那真正的脖子一下展露了出来,打眼一看很像是绿鬣蜥的脖子,上面全是波纹。

不是人……这当然不是人。

那东西冷冷的盯着我,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——是个狂喜的笑容。

她感觉到了我身上的伤口,她想吃!

按理说,我身上的童子血辟邪,对付其他的邪祟倒是管用,但这个东西跟动物一样,是吃人血肉的,根本就不怕。

接着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妈的,你把程星河给吃了,我还没跟你算账,你倒好,打算破桌子先伸腿啊!

一想到程星河被这个玩意儿给吃了,我太阳穴就一跳一跳的,心里也是一阵剧痛,那个二百五,大山魅卷不死,旱魃扑不死,现如今阴沟翻船,让个画皮鬼给吃了?

哪怕你二十五岁之前要死,敢不敢别死的这么窝囊。

这想法像是数不清的蜜蜂把我的心给蛰了,哪儿哪儿都疼,本来就憋着一股子火,这玩意儿还迎头赶上,我也没躲,扑过去就继续抓她——刚才那一下扑了个空,还好我机智,把气收了一半,没浪费出去。

可没想到,这一下虽然稳稳的抓住了她,可刚想使劲儿,我后心却凉了——我的手动不了!

卧槽。这他娘怎么回事,这可是水天王的神气,哪怕不多,可对付邪祟,哪怕抓不死,镇住也是没问题的,没见过邪祟不怕神气!

我立刻望气,这一望气,我更是一愣——我的手之所以动不了,竟然是因为,这个东西身上的邪气蔓延出来,把我的手给缠住了!

什么邪气,这么厉害?

能到了这个水平,不得是鬼仙的级别了?

本以为就是个灰灵鬼,妈的谁知道磕上这种硬茬,我心里暗暗一惊,这什么运气,简直是打不到兔子抓住虎。

手上没有力气,七星龙泉和玄素尺都还留在了楼上没来得及带来,这下是崴了泥了。

与此同时,哑巴兰的声音也过来了:“哥,找到了程星河没有?”

我一边试着把手从她身上拔下来,一边回头大喊:“你赶紧回去!”

哑巴兰的脚步声一下就停了,也意识到了不对:“怎么了哥,是不是出事儿了?”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东西凑过来,就要咬在我身上。

完了,程星河整天说什么黄泉路上他先走,他不等我他是狗,这下可好了,死乌鸦嘴一语成谶了!

不行,我他妈的不能死,我死这么窝囊,到了狐狸眼阴差那也合不上眼睛。

于是我立马尝试把气全调出来,要从那些邪气上冲出来,可劲儿还没用出来,那长长的牙就伸到了我脖子上了。

我眼前一白,可没成想,就在这个时候,“咣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,死死的砸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。

那个女人猝不及防,身子摇晃了一下,这一下虽然不过几秒,但对我来说简直太珍贵了,我把力气调出来,死命一冲,就把手从她身上给拔下来了。

不过……刚才那是什么动静?

我抬头一瞅,只见一个人扛着个大棍子,正气喘吁吁的站在了我身边:“我就说你肾虚,让你吃玛咖,你就是不买!现在好了吧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程星河。

他身体还是很虚弱,站着都费劲,颀长的身体正靠在了楼梯转角,胸口一起一伏的,但脸上还是挂着那个吊儿郎当的笑容:“你刚说给我送钱,送多少?”

“妈的,你怎么还没死呢?”

我就知道,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!

程星河转过脸:“你还没尽孝,老子死也不甘心。”

你大爷。

我也看清楚了——他手里拿着的,是个破旧的桌子腿——不知道从哪个废旧家具上拆下来的。

可也巧,这玩意儿乌黑乌黑的,竟然被雷击过,辟邪!

真不愧是拾荒界的爱因斯坦。

原来当时他被抓来,朦朦胧胧清醒过来了,眼瞅着那大嘴要下来,伸手一抓抓出个东西,跟打棒球似得打在了那个东西的脸上,那东西被打蒙了,他趁机就藏起来了,而这会儿我也下来了。

他听见我的声音就放了心,寻思着我一来事情就解决了,就没敢吱声,谁知道我来的着急,家伙儿事儿都没带,他等到最后一瞅我自己都差点给搭进去,只好出来又给了那玩意儿会心一击。

说着他掂起了那一截子木头:“都怪我教子无方,真是观音娘娘拜观音庙——求人不如求己。”

而那个画皮鬼已经反应了过来,冲着我们俩就扑过来了。

程星河还要给她一棍子,可一个烂梗用不了三次,那东西也不傻,一只手抬起,就把程星河的手给架住了。

程星河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七星,你看出来了吧——这玩意儿不是一般的邪祟。”

等你教给我,他妈的黄花菜都凉了。

我脑子则飞快的转了起来,这邪祟不知道在这个凶地待了多少年,沾染了一身的凶气,又吃了这么多的死人,肯定不好对付,靠着我赤手空拳,还真不好弄,这么想着我发现身边确实有个杂物堆,伸手就往里面抓。

而这个时候,哑巴兰已经听见了我们俩的声音,带着火光,踏踏踏对着楼梯就下来了:“哥,你没事吧?”

与此同时,我还真抓出来了个东西,一瞅那玩意儿,我心说真是天助我也,顿时就有了主意:“哑巴兰,把这里给我照亮了!”

哑巴兰脚步一滞,立马把光打高了,那一团子光把这里全照亮了。

而我掏出打火机,就燎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。

她身上的“皮肤”非常易燃,这一下,火就把她烧黑了,她哪儿还顾得上程星河,尖叫一声,就要扑身上的火。

不过,火只能烧掉她的皮,根本穿不透阴气。

而她整个鬼已经暴怒,对着我就要扑。

我一边眯着眼睛去适应光线,一边把手里那东西给竖起来,怼在了那个女人的面前:“你看你这个模样,披上皮也盖不住真身!”

我抓出来的,是个过时的塑料镜子。

镜子在哑巴兰的火光下,映照出了那个阴阳脸——被程星河打了第二棍,那个脸只剩下右下角是个人美人,外带被火又烧了,剩下的,全是烂脸了。

那东西盯着自己在镜子里面的脸,忽然就发出了一声尖啸,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脸,趁着这个机会,我立马运上了剩下的行气,一下捏住了那女人的两只手腕,只听“卡啦”一声脆响,两只手腕整个被我捏断。

可那女的似乎一点痛觉也没有,还是死死的瞪着镜子,露出了一脸的惊怖:“那不是我……”

这个样子,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大山魅。

美人最爱惜的,往往就是容颜——这个画皮鬼,以前肯定也有个故事。

但我手底下没放松,对着哑巴兰喊道:“撒什么愣呢,金丝玉尾!”

哑巴兰反应过来,答应一声,绳子就过来了,可没想到,我一口气还没放松,那东西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竟然对着我就撞了过来,眼里满是怨毒。

卧槽,我刚要躲,结果一个人挡在了我面前,蹲下身,冲着那个女的,利落的扔了几个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