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32章 娘娘吃肉

那几个东西看上去全无章法,跟撒菜籽似得,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看似随意,但那几个东西十分精准的落在了几个奇门遁甲的位置上,那个画皮鬼还想冲呢,却跟程星河老舅似得,钉在了原地,动弹不了了。

苏寻的阵法。

程星河一下激动了起来:“哎呀,真是天不灭我姓程的——洞仔你还真靠谱。”

说着就拿着那个桌子腿指着我:“你学着点。”

苏寻颀长的身材背对着我,也看不清他脸上表情,只听他答道:“也不全是……要不是这个东西被他乱了心智,我这点阵法困不住她。”

说着回头看着我和程星河,咬了咬牙,像是下定了决心,这才是说道:“我刚才……”

我知道,他没看护好了程星河,心里过意不去。

不过他生性爱面子,我连忙说道:“洞仔,还真多亏了你刚才放水,让这个画皮的把程星河给抓去了,不然还真找不到她的踪迹,你算是立了功了。”

苏寻刚才还难受呢,一听这话,愣了一下,不过,他虽然没常识,但是并不傻,也知道我是不想让他心里自责,露出了很感激的眼神。

哑巴兰也过来拍苏寻肩膀:“原来如此,你还真有点机智。”

苏寻这才高兴了起来。

程星河一听就气的横蹦:“好哇七星,合着你拿老子当饵料呢?”

我摆了摆手: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常识。”

程星河在一边破口大骂,我也没搭理他,而是把哑巴兰手里的火光拿过来举高了,照向了那个画皮鬼的脸。

那个画皮鬼浑身的“皮肤”已经完全烧烂,里面的皮肤——我皱起了眉头,卧槽,这是怎么弄出来的?

交错纵横,粗糙狰狞,像是被利刃一刀一刀的划过。

而她接触到了我的视线,眼里满是憎恶,像是恨不得上来活撕了我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在一边品头论足,说活像是苹果派,哑巴兰则不以为然,说最多是发霉了的苹果派。

苏寻在山上没吃过苹果派,也不知道他们俩说的是个啥,转脸就问我:“这个东西,到底是什么来路?身上的阴气……”

对,身上的阴气,到了鬼仙的程度。

现在她的脸已经完全毁坏了,看鬼相可不容易——虽然现在没法运用水天王的神气,但是天阶行气还是可以用的。

把那股子气引到了眼睛上,我就仔细看了看这个画皮鬼的面相,这一瞅也是皱起了眉头,我算是第一次见到,还真是个鬼仙啊!

什么叫鬼仙呢?这是一种横死的人怨气不散,没人能制服的了,索性把她供起来,跟她供奉祈愿。

这东西是非常稀罕的,老头儿都没见过几次,说这玩意儿出现的几率比彩票还低。

我看我也是时候去买彩票了。

她的眉骨其实看不太清楚了,但是看得出来,中间断裂,是横死的。

程星河一听,忍不住就问道:“你是个鬼仙,那就老老实实的修行啊,万一你修成正果呢?出来吃人算是怎么回事?”

那个画皮鬼咬了咬牙,这才答道:“我吃男人,天经地义!”

我也点了点头:“她恨男人啊——是男人把她一辈子毁了。”

画皮鬼看了我一眼,像是没想到我为什么说出这话来,怔了一下。

这个东西生前,是被凌虐而死的。死后也不得安宁,算是永世不得超生。

我接着就问道:“你现在就说一说,你为什么要吃带伤的男人?”

这个东西怨气冲天,肯定早就想把冤屈说出来了。

果然,一听了我这话,她死死的盯着我:“我立下誓言,他们该吃……”

原来以前,这个画皮鬼是个活人。

还是个非常美貌的姑娘,已经跟青梅竹马的小郎君定了婚期,眼看幸福美满的一生就要展开了。

当时,她就住在白虎局这附近,家里开了个茶馆。

她从小爱美,有天早起上镇子上买头花的时候,在路口遇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人,那个人受了一身的重伤,她心善,就把那个人带到了家里救治。

可没想到,那个人算是人面兽心,伤口好了之后,不但没知恩图报,反而见色起意,把她给糟蹋了。

她家里人知道了之后,就要找这个人拼命,谁知道这个人是个亡命之徒——当初就是从差役那逃出来的。

这下子,那人把她家里人全弄死了。

她眼睁睁的看着最亲近的人死绝了,怨恨可想而知,而那个人接着就说道,这些人,可都是你害死的——你要是不救我,他们会死吗?

她拼了命想对这个人报仇,可她根本没有这个能耐。

那人还说,她要不是为了这张脸,天天花枝招展,怎么就会落到这么个后果?

怪谁,怪她贱!

那人要逃走的时候,怕留下线索,存心要把这事儿做成个无头公案,就把她的脸划花,其余也弄的支离破碎,免得被人认出来,跟她父兄的尸体,掩埋在了房子后面,外人只以为这个茶馆不开了。

她未婚夫要找她,可街坊四邻说,人家那么漂亮,没准是攀上其他高枝儿了——漂亮的女人,有几个踏实的?

她的魂魄没法沉冤昭雪,安息不了,怨恨那个人,也怨恨自己——为什么偏偏救了那么个人?为什么那么爱漂亮?

这这事儿也没人能回答,谁知道是个什么冤孽?

当然了,要是埋在别处,这还真就成了无头公案了,可埋葬她的这个地方,正是白虎局。

这地方主凶,主杀,她跟家里人的血肉融在了一起,成了一个畸形的大凶之物。

她怨气越来越大,想找那个受伤的人报仇。

可她离不开这里。

有一天晚上,她见到了一个受伤的男人要杀一个女人,说那女人偷汉子,害的自己当王八不说,去找奸夫,还被奸夫给揍了,咽不下这口气。

那女人苦苦哀求,可男人不做理会,她忽然想起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儿。

那个人,也是个受伤的男人。

于是她第一次吃到了那种肉。

那个挨打的女人哪儿见过这个阵仗,吓的魂不附体,逃跑了。

她这才知道,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那个可怕的模样。

没有女人不珍惜容貌,她的怨气更大了。

可是过了几天,那个逃走的女人跑到了这里来烧香,说感谢她救了她的命,还跟她叫血娘娘。

她没有人样,一身血。

这件事儿传开了,很多的本地女人跑到了这里来给她上香,求她保佑——自己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喝酒了就揍自己,还有人说老公是个赌徒,为了耍钱要把自己卖窑子里,都希望血娘娘开恩,能把自己的那个男人也吃了。

要是达成心愿,愿意香火供奉。

人的信仰是非常厉害的东西,信仰甚至能催生出神灵来,她得到了香火,力量也越来越壮大。

于是她开始吃人——吃受伤的男人。

这就是鬼仙形成的历程——分明是个邪祟,可偏偏得到了人的香火,而这香火也不正,是为了自己的欲望,求她害人。

而那些信徒一开始给她塑了像,本来是塑了一个怪物,但是她不满意,几次把神像推倒,有一个聪明的,连忙找了画匠,在她神像上挂了一副美人图。

她这才高兴了起来。

后来时代变迁,那个血娘娘庙早就没有了,她也沉寂了很长时间,终于,这地方又来了人。

上一个旅馆的老板娘,烧香祈求生意能兴隆,把她唤醒了。

她保佑了生意兴隆,作为交换,她就要这里的活人做补偿。

可老板娘一家发现了她的存在,吓的要走,可她不想再沉寂了。

她已经忘了当初的初衷,只记得,自己恨受伤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