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33章 赤金之骨

这个画皮鬼本来就是接受信徒求她杀人的愿望,才成了鬼仙,所以等到旅馆老板接手,那个地痞搞得旅馆老板动了杀心,这个心愿,就把画皮鬼给唤出来了。

画皮鬼发现这个旅馆老板竟然很会画画,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,没有美人图的遮盖,模样可怖,就动了心思,跟旅馆老板要了画,好把自己的真面目给遮挡起来——她就算到了现在,一个是没忘了要吃受伤的男人,一个是没忘了自己爱美。

只不过旅馆老板的画是自己用纸笔描绘出来的,不跟以前的美人画似得吃了香火有法力,所以这些美人图都是一次性的,吃一个人基本上就弄脏用不了了,她就长期跟老板要画。

而旅店之前招过漂亮的女服务员,她见到了,就会多看两眼——她看现在的女服务员爱美,用的东西都跟以前的不一样,也好奇,也羡慕。

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,这个画皮鬼果然也有自己的往事——没遭过苦头的,也产生不了这么大的怨气。

程星河听完了,拄着那个凳子腿就问我,现在怎么办?

这东西当然是要慎重处理的——杀伤力太大了,还好她被困在了这里出不去,否则多少男人要被她给吃了。

怨气——她的怨气,不就在那个受伤男人身上吗?

我就问道:“你还记得那个害了你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吗?”

她摇摇头:“不记得了。”

不对啊,这东西本来就是靠着怨气存活下来的,应该对自己的仇人恨之入骨才对,她怎么反而还给忘了?

除非……

我立马问道:“那你还记得那人其他的特征吗?比如,他有没有带什么东西,或者身上有没有什么纹身之类的?”

她想了想,忽然说道:“那个人的手腕内侧,有一个纹身,像是一个尺子。”

我当时就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——闹半天把她害成这样的,是厌胜门的人。

那就说得通了——那个人表面上是见色起意,其实是看中了这个地方的凶气,故意把这个女的培养成了一个鬼仙。

他应该是想把她养成鬼仙之后,收为己用——比煞还强。

所以他用了障眼法,让这个死人忘了他的模样,想找都找不到他。

可后来不知道他是死在外面了,还是怎么着,一直没能回来把这个养成的鬼仙取走。

这让我想起来了之前九妖踩磐地里的五行精了——同样也是这么残忍的法子,以活人的命制作出来的。

我忽然有种感觉,这鬼仙和那一对五行精,是不是同一个厌胜门的人做出来的?

真要是这样的话,那厌胜门的不愧是行当里的魔教,干的都是些让人脑瓜皮发炸的事儿。

这种人要是取代了天师府,那天底下的人就真的没有好日子过了。

这个时候,楼梯上就一阵响动:“先生啊,抓到了没有?”

是旅馆老板的声音。

我就跟他喊道,你找几个能挖坑的工具,事儿差不离了。

老板一听乐的不行,赶紧就去喊人了。

程星河连忙问道:“你要怎么弄啊?”

好说,给这个鬼仙散怨气呗。

既然她吃过香火,那就确实不好处理,把她怨气散尽了,是最省事儿的解决办法,也算是一个大功德——只要她继续存在,就还是会吃人,处理了她,就是救了许多人的大功德。

程星河身为拾荒界扛把子,低声说道:“那可是鬼仙,多少人碰都碰不上,你中了这个彩票,怎么不收寄身符里?”

我说你要是舍命当饲料,我就考虑一下。

程星河一想也是,立刻装成了老头儿那种“你说啥我耳朵里长毛了听不见”的表情。

而我找了彩纸,扎了一个纸人——接着在纸人的手腕子上,画上了厌胜门的纹身。

做个替身法。

纸人扎好了,我顺手从程星河身上蹭了一些血,就粘在了纸人身上。

下了术法,把纸人丢在了那个东西面前,回头让苏寻把阵法给破了。

苏寻点头,那个东西一重获了自由,立马看见了那个纸人。

她两只眼睛里都是青光,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那个笑,谁听着,都是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接着,她奔着纸人就扑了上去,牙咬,手抓,把个纸人弄的支离破碎。

程星河看的肉疼,摸着自己的胳膊,嘀咕着幸亏自己命大。

也算是帮着那个东西报个仇——冤屈说出来,亲手报了仇,画皮鬼的执念就解决了。

支撑她存在下去的唯一意义,就是这个执念。

她弯下腰,大口大口的吞吃纸屑,而那个纸人消失了之后,她愣在原地,忽然发出了一阵哭声。

哭声十分凄厉。

现在执念消失,她也没有留在世上的理由了。

只是——那些被她吃了活人,再也没法回来了,他们才是真正的无辜。

不长时间老板来了,带了不少铲子——我没让他靠近那个画皮鬼,把他吓着了就不好弄了。

哑巴兰一看有了用武之地,接过铲子就问我在哪儿刨坑。

为什么会在这个楼梯间作祟,肯定是因为,她的尸骨就被埋藏在这个地方。

我看清楚了方位,就让哑巴兰动手。

哑巴兰二话没说,就把坚固的地板给撬开了,甩开膀子就干了起来。

苏寻也帮忙,可哑巴兰那力气,跟个人肉挖掘机一样,蹭蹭一刨,不长时间直着脖子就喊:“哥。挖出来了!”

我跟过去一看,真的看见了几付缠在在一起的骨架子。

上面是非常浓重的阴气。

旅馆老板一瞅这个,吓的什么似得:“哎呀我去,感情这地方还是个凶杀现场啊?”

这个凶杀现场已经过了追诉年限了。

挖出来就好了,我跳下去,给这些枯骨超度。

说实话,到了鬼仙的等级,我一个地阶四品超度起来都吃力,再说这么多年,那个画皮鬼所吃的死人怨气,都缠绕在这里,我等于连那些被吃的,一起超度。

大工程啊!

超度完了,我出了一身的汗,站都快站不起来了,接着就喊哑巴兰他们:“把这里窗户全打开,通风。”

这地方很久没流通空气了,窗户全打开之后,一阵冬日特有,凛冽而清新的风灌了进来,我们一人打了一个激灵。

眼前那些骨头像是被清风拂过,上面缠绕的黑气,也跟着风出了窗户,已经全消失了。

“谢谢……”

一个细微的声音在我脑后响了起来,我回过头,那个女人在黑暗之中,也跟一团散沙一样,不见了。

“哎。”

我一口气刚松下去,程星河忽然就在身后捅我:“你看。”

我这就看见,那些枯骨之中,竟然闪耀着一些很古怪的颜色——金色?

我连忙就把那些金色的东西给捡出来了。

哑巴兰也来了兴趣:“哎,这是什么东西啊哥?”

苏寻盯着那些东西,却像是有些意外:“这是……赤金骨?”

这苏寻的爷爷挺会教啊,苏寻妥妥是个小百科全书,这么生僻的东西都认识?

没错,这个是赤金骨。

所谓的赤金骨,是成了气候的死人超度了之后,留下的遗骨,看着很像是金子——有时候盗墓贼从坟地里偷出来的金子,说是镇骨金,其实是赤金骨。

这东西摆在了家里,跟金蟾一样,能生大财。

程星河一下就激动了起来:“卧槽,便宜咱们了……”

我拉住了他的手:“你先等会儿,这东西咱们要不合适。”

程星河立马瞪了眼:“出生入死,差点把你爹我一条命搭进去,不合适?那你说,谁拿合适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