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536章 祖上荣耀

“啪!”

又是一声巨响,直接落在了哑巴兰的脸上,他那张秀丽的面庞顿时就肿的老高——比刚才打程星河还用力气。

身上的金丝玉尾绳一牵,我觉出身边的苏寻挣扎了一下,盯着哑巴兰的眼神别提多紧张了。

可紧张没用,我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谁也挣脱不出去。

兰建国心疼极了,立刻把哑巴兰抱在了怀里:“月月,你这是何苦呢,我知道你跟李北斗的感情,我何尝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她脸一红,连忙改口说道:“可他是破局人,这一趟来,是要把咱们家族守护了几百年的白虎局给破掉的,你心里没数吗?怎么还跟祖爷爷胡闹!”

兰老爷子也气的浑身乱颤,一身环佩叮当作响。

可哑巴兰一张嘴,扑的吐出了一口血,咬牙说道:“白虎局,白虎局,我从小到大,最恨的就是那个狗日的白虎局!”

这话穿云裂石,我感觉的出来,哪怕是埋伏在树林子深处,用金丝玉尾拉我们的其他兰家人,也都激灵了一下。

没有人敢说出这种话。

兰老爷子一只手举起来,金镯子直哆嗦:“你说什么……”

哑巴兰抬起头,对上了兰老爷子的眼睛,大声说道:“没错,你们知道我哥为什么要破局?是我让他来的!”

兰建国脸色一青,一边看着兰老爷子,一边偷偷的拉哑巴兰,可哑巴兰根本不管,甩开了兰建国,接着说道:“从小到大,我最恨的就是穿女装——一样大的人,他们去玩儿小汽车,变形金刚,我却只能玩儿洋娃娃,织毛衣,我织他大爷的毛衣!长大了,我不敢说话,不敢把脖子露出来,你们知不知道,他们都管我叫妖怪!我不想当妖怪!我想……”

哑巴兰像是把心里憋了多少年的一口气全炸了起来出来:“我想过自由自在的日子,我想当个普通人,我想跟我喜欢的人结婚!凭什么——其他人生下来就有的日子,我不能有,就为了那个白虎局?”

他的眼睛炽热又坚决,真男人,才有那种眼神。

兰老爷子脚底下顿时一个踉跄,显然是气的血压都上来了,马上有一个人从竹林子里冲出来,扶住了兰老爷子:“祖爷爷,您保重身体,您忘了上次您的血管……”

这个人我也认识,一副娇俏动人的模样,穿着毛呢大衣和高筒靴,一头波浪长发——是我上次从鲛人那救出来的兰红梅。

兰老爷子举起手,半闭着眼睛,用力压住呼吸:“反了……月月是反了……”

接着,他睁开眼,就骂道:“兰如月,你知道,咱们兰家祖宗,是流了多少血,才守住了白虎局?咱们兰家世世代代的祖宗,又受了多少委屈,这不都是为了兰家的子孙后代生生不息,福泽绵长?我们为了谁,你没有人心吗?怎么到了你这,就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要把咱们兰家祖宗留下的基业……”

“不光是我!”哑巴兰索性打断了兰老爷子:“祖爷爷,你问问咱们兰家其他人,红梅!红梅上次看见我姐的西裤,多想穿上看看,他根本也不喜欢家里安排那个大麻子,他喜欢的是后街的大胸朵朵!”

兰红梅一下紧张了起来,就对着哑巴兰使眼色,意思是你说归说,卖老子干什么?

可哑巴兰只当看不见:“红梅,我爹,还有世世代代的兰家人,都是这么忍气吞声,凑合过来的,几百年了,祖爷爷您当初打耳洞裹小脚,是心甘情愿的吗?”

兰老爷子一下被这句话给镇住了。

“没出息的东西,这些——”兰老爷子半晌回过神来,连气带慌,语无伦次:“都是身外之物,你知不知道,守白虎局给咱们兰家带来了什么?咱们兰家最重要的,是作为武先生的荣耀,祖上的名望,受委屈的兰家祖先,还不是为了后代,这点委屈,值得……”

可哑巴兰大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名望,阴阳身的能力,武先生的威望,什么先祖的荣誉,祖爷爷,你跟我说说,哪一个不是身外之物?你口口声声,说为我们好,你有没有问过,我们想要不想要!”

这里瞬间一片安静——埋伏在竹林里的兰家人,似乎呼吸也暂时凝滞住了。

这些话,他憋在心里,不知道多长时间了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别看这小子穿裙子带发卡——是个爷们。”

是啊,人活一生,草活一秋,为什么要忍气吞声?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,挑喜欢的就行了,自己的人生,得自己做主。

“都是你……”兰老爷子浑身乱颤,不知道说什么好,想了半天,回头忽然就瞪向了我:“月月从小听话,这些歪门邪道,都是跟你学的吧?”

说着,转过脸,咬紧了牙,一只手就要冲我天灵盖抓过来,哑巴兰站起来要挡住,兰建国要拉他,可根本拉不住。

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你小子傻不傻,别过来!”

我是不想被兰老爷子抓成傻子,可我更不想哑巴兰为了我,受任何委屈!

我其实不是一个爱表达的人,可就跟他拿我当哥一样,我也真的拿他当弟弟。

要是这一下误伤了他——那我宁愿打在我自己头上。

但兰老爷子早有准备一只手就把哑巴兰给掀翻了,哑巴兰单薄的身体跟秋收的稻穗一样,远远就飞了出去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到了,一股锐利的破风声从我身后响了起来,是白藿香抓住了这个机会,对着兰老爷子吹出了一把金针。

我心里一提,立刻看向了白藿香:“你别掺和进来了……”

她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?难道还看不出来,这个兰老爷子脾气有多大?要是把他热闹了,那她也会遭殃!

果然,兰老爷子的身子几乎没动,一侧脸,那金针就被让过去了:“本来这件事情,跟你们白家没关系……”

可白藿香充耳不闻,一双翦水秋瞳定定的看着我,映出了我的一张脸:“李北斗,闭上眼。”

啥?什么关头,你要我闭眼?

而白藿香自己则闭上了眼睛,忽然就亲在了我嘴上。

我一下愣住了,看着那浓厚的睫毛盖下来,直接冲到了我眼前。

这个味道非常熟悉——软甜里夹杂着一丝清新极了的苦。

我的心一下就跳了起来,眼前顿时就白了。

这个感觉……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我觉出来,一个东西从她口中,渡到了我嘴里。

人参养气丸。

而且……这个人参养气丸的气息……像是比之前的,都要强!

她抬起头,定定的看着我,一张脸红透了,故意看向了别处。

她其实这么好看。

那种娇羞——除了美,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
程星河这才回过神来,倒抽一口凉气:“妈耶,死到临头,还给份狗粮当断头饭——你们俩还真够厚道的!”

而兰老爷子看着眼前这一幕,也是瞠目结舌:“你……”

这一次的人参养气丸不知道被白藿香加了什么东西,不过肯定是猛料,一吃下去,一股子气息直接坠到了丹田,像是开闸放了洪水,把很多以前冲不开的关卡,全冲开了!

我冲着兰老爷子,忽然就笑了笑:“活了这么多年,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,你都不懂吗?”

兰老爷子的表情一下就狰狞了起来,拳头一下就攥紧了,可这个时候,他盯着我的眼神,忽然有了变化:“你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……”

接着,他彻底反应过来了,大声说道:“不好……他气息变了,再加一层金丝玉尾!”

跟之前一样,数不清的金丝玉尾铺天盖地要落在我们的身上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水天王的神气打头,诛邪手一紧,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金丝玉尾瞬间爆开,碎屑带着破风声往四面八方蹿了出去,老海的天阶行气源源不断的迎头赶上,我挡在了白藿香前面,抬起手,直接抓住了那些金丝玉尾。

金丝玉尾确实很快,但是天阶行气上了监察官,那些金丝玉尾在我眼睛里,就像是慢动作一样。

我听见了倒抽冷气的声音——兰家人没见过,有人能直接用手把金丝鱼尾抓住,就连兰老爷子,也愣住了:“神气……诛邪手?”

不光是把金丝玉尾抓住,我往后一拉,那些操控金丝玉尾的人也瞬间从树林子里面被拉了出来。

要知道,兰家人以力大无穷著称,我也没想到有一天,我能一个人,跟这么多的兰家人拔河——还赢了。

哑巴兰一下就兴奋了起来:“哥!”

但他的眼神马上黯淡了下来: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……”

“这事儿跟你没关系,”我看向了兰老爷子:“而且……跟我认识还能被人欺负?你家里人也不行。”

兰老爷子盯着我,一双眼睛几乎冒了火,但他反而露出了一个非常瘆人的笑容,还不住的点头:“好……我倒是要看看,马元秋到底看错没看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