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540章 藏中之缝

苏寻蹲下身子,就把那个易拉罐给拿起来了,左看右看,英俊的脸上满是疑惑:“不可能啊……”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洞仔,你们家藏出bug了,这怎么游客还能进来?不能一会儿再出来个大妈,卖瓜子花生方便面吧?”

苏寻也是脸色惨白,但他立刻说道:“我们苏家的藏,绝对不会出问题!”

我把那个易拉罐拿过来,一看那个生产日期,好家伙,他妈的上个月的!

我就问苏寻:“凡事无绝对——你仔细想想,这能是怎么回事?”

苏寻想了半天,像是绞尽脑汁,这才说道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的,除非……”

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连忙说道:“除非阵法有过裂缝,可这种几率……几乎不存在啊!”

只要有几率,不管多小,都是有可能发生的。

哑巴兰好奇了起来,就问苏寻:“哎,洞仔,藏怎么还会有裂缝呢?”

苏寻听哑巴兰问,这才说道,藏确实能起到隐身衣的作用——人到了这藏前面,就好比看见山石,或者看见断崖一样,会觉得这是根本不可能穿越的地方,绝不可能走进来。

但是到了庚申日的时候,藏会无法避免的出现一些裂缝。

除非这个时候,偏巧有人故意跳崖,或者撞山,而且,还得正对到了一个有缝隙的地方,才能碰巧钻进来,这种偶然简直太难得了,几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但,跟我说的一样,确实也有这种可能——苏寻小时候跟着爷爷背桃花源记,他爷爷就告诉他,那个桃花源,八成就是被藏给遮挡了起来,才会几百年来都不跟外面相通。

而武陵渔人是正好不偏不倚钻进了“藏”的缝隙,才见到了桃花源,所以,武陵渔人回去了之后,是没法找回来的,一次钻进缝隙的几率都比中彩票大奖的几率还小,第二次,就更不可能了。

我顿时就明白了——小时候看一些地摊文学,也见过啥世界未解之谜,有人一步踏错,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跟鬼打墙一样,困住出不来了。现在看来,可能就是在庚申日的时候,进入到了藏的缝隙里了。

那个人进来了之后呢?

我立马大声喊了几句:“有人没有?”

可这里空荡荡的,根本就没有回话的声音。

白藿香说道:“也许……那个人进来了之后,发现不对,又原路返回了。”

真要是这样就好了。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发现了,一个树下面,有一道红光。

生人气?

我立马对着那个地方就过去了。

那是一道矮墙。下面都是灌木。

那个红光似乎也听见了我的脚步声,紧着往里瑟缩,但是我一手撑过矮墙,就翻了过去,落在了灌木里,往里一扒拉,就扒拉出来了一个人。

那个人又白又胖,戴着个黑框眼镜,浑身都在哆嗦,两只眼睛闭的死死的,一股怪味儿袭来,我低头一看,他裆里湿了。

不光如此,他嘴里还念念有词,仔细一听,念的是“阿弥陀佛,上帝保佑……”

你学贯中西啊!

我连忙说道:“你别害怕,我们也是人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那个人听见这话,哆嗦的更厉害了,眯起眼睛看着我,但赶紧又闭上了:“我不信,你是鬼变的吧?我家里上有八十老母堂前坐,下有三岁娇儿夜夜啼,我求你,你放了我,我回家给你放焰口……”

放你大爷的焰口。

我把那个人提溜出来,程星河他们往上一围,结果闻到了那个味道,又往后退了好几步:“好家伙这哥们火气够大的。”

那个小白胖一听声音,又来了人,吓的更厉害了,还是白藿香看不过眼,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们真的不吃人。”

小白胖一听了白藿香的声音,跟被雷给击了一样,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,看见了白藿香,整个人就跟摁了暂停一样,傻了:“观音娘娘……”

白藿香一愣,我抬手就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胡说八道什么呢,没见过漂亮姑娘是不是?”

白藿香本来一直冷着脸,听到了这一句,嘴角才久违的抬了起来,但就是不想让自己笑,到最后还是瞪了我一眼。

以前老头儿老跟我说,姑娘生气了只管说好话,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谁知道在白藿香这里不管用,真是失败。

而那小白胖只管痴痴的望着白藿香,搞得我心里一阵不爽,又给他来了一下:“你不怕我们是鬼了?”

“不怕了……”小白胖看也不看我,喃喃的盯着白藿香说道:“世上没有这么好看的鬼——就算真是鬼,被她吃了,做鬼也风流……”

白藿香冷冷的说道:“闭嘴,谁有心情吃你。”

说是这么说,白藿香也看出来了,小白胖像是受惊过度,上来给小白胖了一针。

那根针又粗又长,快赶上锥子了,我看着都肉紧,可小白胖那眼神,竟然还挺享受似得。

等小白胖缓过神来,像是刚恢复神智,慌慌张张的就问道:“你们……到底是谁,是搜救队的吗?妈呀,这几天,吓死我啦!”

我让他别慌,跟我们说说,他是怎么进来的。

小白胖伸手要吃的,说虚了说不出话来,自从被困在这里,瘦了好几斤。

我就看了程星河一眼,程星河没法子,一脸肉疼的把一包辣条拿出来了。

小白胖一瞅那辣条,还一脸嫌弃:“鸡爪仙?不是卫龙啊?这不三无辣条吗?”

程星河一愣,回手就抢:“你他娘爱吃不吃,五毛一袋呢!”

小白胖嘴里这么说着,看程星河抢,赶紧就把那袋辣条咬开了:“我又没说不吃……嗨,这油肯定是地沟油,最多值三毛!”

原来人不可貌相,别看小白胖这个样子,竟然是个研究生,不过专业非常冷门,是研究古代宗教建筑的——用他的话说,管他冷门不冷门,考上再说。

可这好考,不好找工作,眼瞅着毕业面临着失业,而这会儿,他又喜欢上了一个学院里的小学妹,这算他初恋,前两天跟学妹告白,结果学妹来了一句,回去照照镜子吧,买不起撒泡尿也行。

这话等于五雷轰顶,而这个时候,论文又被导师给打回来了,说键盘上撒把饲料,猪都比他写的强,这样的玩意儿别想毕业。

两个五雷轰顶双管齐下,小白胖一气之下,就打算自杀。

可左思右想,上吊勒的慌,吃安眠药怕不成功要洗胃,他正瞅见这边有个断崖,一寻思摔死痛苦最小,直接就跳下来了。

谁知道一睁开眼,到了这么个地方。

他这下可吓了个好歹,想走却怎么也出不去,再一瞅这个塔,这正是他专业范围啊!读了上面的内容,他才知道这个塔是干啥的,吓的什么似的。

问他自己,他都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熬过去的。

我一听来了精神,立刻就问他,这个塔上说的是什么内容?

小白胖这才说道,这个塔,是用来镇压一个妖怪的,那个妖怪当年肆意横行,把东海附近搅的天翻地覆,还把附近的居民吃的差不多了,

水里地面,都民不聊生,还是东海水神出面,才把那个东西给抓住。

可就算抓住了,那个东西也镇压不住,最终一位得道的大法师挺身而出,带着许多其他的法师一起前来,以自己的灵骨坐镇,这才把那个东西给镇住。

灵骨……这么说,那些没有舌头的法师,是因为镇压那个什么妖怪,才坐化在这里的?

可他们为什么没有舌头?

我立刻就问小白胖:“那到底是个什么妖怪?”

小白胖咽了一下口水,这才说道:“说实话,我还没在记载里,见过那么可怕的妖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