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41章 寻找灵骨

说着,小白胖就往那个塔后面指。

塔后面是一大片浮雕,还有一些怪模怪样的文字,兴隆宫靠着水,气候温暖湿润,上面全是青苔,而青苔又被新近抠过的痕迹,是小白胖之前抠的。

他指着几个怪字符就说道,这是梵文,念做遮婆那,翻译过来,是食人凶兽的意思,再通俗点,可以称之为虎神。

虎神?我们几个对看了一眼,难道白虎局的镇物,还真是个虎?

当然了,这个“遮婆那”不是咱动物园里那种虎。

根据“目击者”称,这个遮婆那是老虎的身躯,人的面孔,还长着一双翅膀,能飞。

这个东西最喜欢杀戮——不跟其他凶兽一样,吃人是为了填饱肚子,它杀戮,纯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爱好。

听那个长相也知道,这遮婆那不是人间的东西,是因为住在这附近的人得罪了水神,水神从某个地方引来了遮婆那,就是为了惩罚对自己不忠的人。

谁知道遮婆那来了之后,失了控,水里地上疯狂杀戮,造成了一场大灾,水神一怒之下才把它给擒拿住关在了这里。

水神……潇湘?

我还想起来了——当初鲛人,金蟾,都说当时东海出现了大灾难,他们才背井离乡出来讨生活的,难道,就是因为这件事儿?

程星河就瞅了我一眼,低声说道:“又是你老婆造的孽啊!”

小白胖没听明白:“你老婆?”

我推他脑袋一下:“跟你没关系,继续说。”

小白胖就继续讲解,说这个东西生性很恶,不光喜欢吃人,还喜欢挑起争斗,两个人有所争执,它就会悄悄到两个人身后,挑拨离间,两个人拼个你死我活,同归于尽,它就会哈哈大笑。

如果人没有中计,它就会勃然大怒,把人吃掉——反正怎么都不落好。

因为这个遮婆那,搞得水里人间,都在自相残杀——不管对方是多凶的东西,只要众志成城,总还有希望,一旦开始自相残杀,那就真的没救了。

眼看着水里人间都快灭绝,水神就亲自把它抓来了,一个大法师带着其他法师,牺牲自己,以自己的灵骨镇压,才把它压到现在。

听了这话,我们几个就都皱起了眉头。

不愧是白虎局,这东西竟然这么凶——专门让人自相残杀?

程星河说道:“你老婆和聚宝盆也就算了——可这个玩意儿这么凶,一听就是个上古神兽,不会比白玉貔貅怂,咱们真要是放出来,那就太作孽了,还不引发个世界大战?”

哑巴兰的脸色也不好看了:“难怪我祖爷爷一直拦着呢,哥,我是不想穿女装了,可我也不想害死那么多人啊……”

程星河也叹了口气——四相局不破,他就没法活过二十五岁,可他嘴上怕死自私,心地也不坏,真要是为了自己一条命,搞得数不清的人送死,他也下不起这个手。

而小白胖瞅着我们,寻思了一下,才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们要说是不想放它,那就有点多虑了。”

我一皱眉头:“什么意思?”

小白胖拉我过来,指着一个地方就说道:“你看这。”

他指的是塔的底座。

底座是非常精致的大莲花盘,刚才我们也看见了,没觉得什么不对,可小白胖拽着我往地下一看,我才愣住了——那个莲花盘底下十分隐蔽的地方,竟然出现了一个裂缝!

哑巴兰他们也围了过来:“什么情况?”

不好的情况——这个地方,有可能闹过地震,塔下面裂开了——未必还能震得住那个东西!

小白胖接着说道:“你再看看上面。”

说着,指点着塔顶。

宝塔存放宝物,一般不是放在宝顶上,就是放在了地宫里,顺着小白胖这么一指,我就全明白了。

宝顶上,也有了一点非常轻微的歪斜。

想必,那个灵骨也受到了影响——真地震的话,说不定灵骨已经偏移了本来的位置了。

所以……现在已经压不住那个怪物,那怪物已经从塔下面蠢蠢欲动了!

小白胖说着,又领着我上塔后面的沙丘看了看,这一看我们几个顿时都直了眼——只见沙丘上,竟然真的有一些新鲜的脚印子!

那些脚印子跟五瓣梅花的猫爪印一样,却比猫爪印大的多,是虎的。

那痕迹寻寻觅觅的,还真像是在找什么一样。

小白胖指着那脚印,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虽然我是研究宗教建筑的,可我其实不信这些个神神鬼鬼的东西,直到看见了这个……”

已经出来了!

哑巴兰咽了一下口水,接着就问小白胖:“那个大师到底什么来头,为什么他的灵骨能耐这么大?”

小白胖答道,因为那个大法师是个真正的得道之人,据说前知一千年,后知一千年,拥有跟天地万物交流的神通,为镇压那个东西牺牲,是真正的舍己为人。

这么说,灵骨专能克制遮婆那。

我琢磨了起来——这就说明,那个邪物已经压不住了,哪怕我们不来,现如今灵骨出现偏移,那邪物冲破这个塔,从白虎局逃出来,也是早晚的事儿。

这地方已经很危险了——所以那些没舌头的法师亡灵,说这里危险,让我们赶紧走?

既然如此,那我们进去,取到了灵骨,以灵骨相镇,再把遮婆那找出来搬个家,四相局也一样能破。

到时候,让程星河出钱盖新的塔,苏寻重新布“藏”,那个怪物还是会被镇压住,而我们避免那东西跑出来,也是一个大功德。

程星河一听有些肉疼:“合着这白虎局还是个危房?哎那个昏君怎么盖楼的?整个一烂尾工程啊!”

没办法,谁也算不出来,这地方能地震啊。

还真亏我们及时来了。

说到了这里,小白胖就忍不住了:“你们要问的,我可全说出来了啊!你们爱干啥干啥,我也管不着,我现在得回去了——再不交论文,我导师非得把我清蒸了不可。咱们就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,回见。”

可谁知道,苏寻摇摇头:“你是庚申日,在藏有裂缝的时候进来的,现在不是庚申日,藏根本就没有裂缝,出不去。”

小白胖一下傻了:“不是,那什么意思,咱们跟鲁滨逊一样,在这住一辈子啊?”

苏寻答道:“你要想走,可以等我们出去的时候,一起走。”

小白胖一听,立马抖的跟跳霹雳舞似得:“你们要进去找灵骨,给怪物搬家,那是你们艺高人胆大,我一个文化人,还是别了吧?”

我却一把拉住他:“别说,我们正需要文化人呢——这个塔既然是个锁妖塔,里面肯定有一重一重的关卡,现如今我们都不认识那什么梵文,你就进去,给我们当个翻译。”

小白胖一下傻了:“不不不,我可……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你刚才也说了,你这一阵子人生不顺,都到了自杀的程度了,照着我们行当内的话来说,那是你积攒的福报不够,你是不是从来都不帮助别人?”

小白胖一下愣了:“跟这个还有关系?”

我就告诉他,那当然了,天地之间有果报,你跟着我们进去,事儿成了,把那个邪物重新镇住,那是大功德,保不齐一出去就有美女看上你,而导师也幡然醒悟,觉得你论文写得其实不错呢?到时候,你这人生,可就截然不同了。

小白胖一听,显然露出了很心动的表情。

我接着说道,再说了,你本来就打算自杀,哪怕真出点什么事儿,权且当你前几天已经跳下断崖了,可成了事儿,你这人生就彻底改变了,这一波不亏。

白藿香听到这,跟看传销头目一样的看着我。

洒洒水啦,靠嘴皮子吃饭的,这点本事都没有,那就只好净等着挨饿了。

而小白胖一下就在胖腿上拍了一掌,下定了决心:“说的也是,真要是这样,去就去!”

说着,又偷看了白藿香一眼,像是在寻思着,运气好的话,真要是跟白藿香联络上什么感情呢!

就算转桃花运,一般姑娘也就算了,打白藿香的主意,就真是长得不美想得美。

哑巴兰听得一头雾水,但是也记住了——现在的目标是找到灵骨,再去找那个怪物,立马把袖子撸起来了:“哥,你们往后退,我把这个石头给凿开。”

我连忙拉住了他:“你等会。”

这个塔现在已经因为地震岌岌可危了,是个危楼,你再弄点外力,这塔还不立马塌了,到时候,上哪儿去找灵骨。

哑巴兰就愣了愣:“不是,那这里也没门,咱们怎么进去啊?”

我让他等一等,就顺着莲花座往下摸。

以前,我听古玩店老板说过,古代修建建筑物的工匠,如果做的是不留门的活儿,那往往会给自己留个后手——以后万一维修,留个后路那就省事儿了。

这叫尾道。

尾道的机关,肯定是在触目所及的地方——我顺着莲花座摸了下去,还真觉出来了。

这一圈的莲花花瓣,都跟真的一样,带着细细的纹路,唯独有一瓣儿,上面有纹路,下面却是光滑的。

就是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