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45章 坛子夹层

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揪住了哑巴兰的脖颈子往后拽,但是那个天王神像倒下来的势头实在太快了,再说,我和哑巴兰逃得过,白藿香他们也来不及……

这下糟了,我他妈的一个人救不了这么多人!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是从我们左边响起来的。

那巨大的黑影,没等我们惨叫出来,也落在了我们头上。

双管齐下,这下死了……

可没想到,几秒钟过去,什么事儿也没发生,我抬起头,脑皮顿时一下炸了。

左边的声音,是左边一个巨大的神像面朝下倒下来,正好架住了天王像,现如今,两个神像骨牌似得,正堆叠在了一起。

左边是个女神像,双手合十,倒下后正好留下了一个空隙,我们不偏不倚就在那个空隙之中——再偏一点,只怕我们现在已经成了午餐肉了。

天王像杀人,女神像救人?

哑巴兰这才反应了过来,立马把我给抱紧了:“妈耶,吓死我了——哥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程星河也喘了口气:“他娘的,还以为要去见我爹了……

我转过脸,就看见小白胖从女神座下露出了头:“师哥,你们没事儿吧?”

原来,那个天王像砸下来的时候,小白胖正事不关己女神像下看女神的玲珑曲线,一听声音回头一瞅,也吓的够呛,眼瞅着大家要一起当午餐肉,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福至心灵,靠着自己的体重,奔着女神像前面的木板就死命压了下去。

木板本来就糟朽了,这一下,女神像底座不稳当,直接面朝下倒了,才把天王像给挡住。

程星河这才回过神来,把脑门上的汗撸下来:“哎呀这小白胖人不可貌相,关键时刻反应挺快。”

小白胖连忙说道:“这位师哥有眼光,我反应确实还行——是我们小区打地鼠蝉联五届冠军。”

而哑巴兰这才撒开我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不过……那个天王像是怎么回事?怎么好像……”

不是好像,是被人特地搬过来,就是要砸死我们的。

我想起来了天王像脑袋后面的那张脸。

程星河也爬上来了:“七星,哪个刁民要害咱们?”

苏寻答道:“有张人脸,可能又是庙鬼。”

程星河吐了口气:“你说那些玩意儿,吃饱了撑的来捣乱?”

恰恰相反,它们是饿的——被关在塔里这么多年不见天日,看到了这么多的血食,能不想吃吗?

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:“你说这个塔,怎么就这么危机四伏?”

废话,你以为白虎局是公交车,想上就能上吗?

这才第二层,离着灵骨还好几层呢,我就让他长点心吧,一会儿多提防着点,多一个心眼儿多一年寿。

说完,我就也跟小白胖道了个谢——要不是他,我们就全军覆没了。

小白胖摆了摆手:“团队精神,应该的!”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哎,七星,刚才我就想说——你说那个小白胖出现的,是不是有点巧?而且,他还懂梵文,能做向导,倒是让我想起了喀尔巴城的老徐了。”

老徐……被喀尔巴神附身的老徐。

程星河看了小白胖一眼,接着说道:“不过,刚才多亏这货,咱们才死里逃生,看来他不可能害咱们,估计是我想多了。”

我刚想说话,可这一下,忽然就觉得脚底下有点颤。

这一下,我当时就急了,对着他们就喊:“快从神像上翻过去,跑!”

走廊本来就不稳当,被两个神像重重一砸,脚下这块也要塌!

现在两个神像交叠,已经把走廊整个堵死,要过去,必须从神像上翻过来。

他们几个还在那劫后余生呢,听我这么一喊,都抬头瞅我,可一抬头,脚底下就传来了“咔”的一声响。

一帮人脸色顿时就变了,连忙都往神像上爬,一群人的体重上来,神像顿时也不稳当了,这样不行,从这里过去,保不齐得跟神像一起坠到了楼下去,妈的,要通往塔顶,难道这里只有一条路吗?

但马上,我就发现不对——墙壁的浮雕上,有一个位置特别油亮。

就跟农具的把手一样——经常被触摸,才会比其他的位置油亮!

“咔”的一声,我们脚底下就开了裂,我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了那个地方,摸着那一敲,顿时就高兴了起来——空的!

但这个时候,“轰隆”一声,走廊已经塌了,我知道,那个位置必定有机关,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去猜机关了。

于是我手上运足了力气,一下就把那个位置给直接打破——果然,有个暗门!

程星河离我最近,我赶紧把程星河给抓住了,甩手翻到了里面,让大家赶紧进来,白藿香不让我碰她的手,娇俏的身体凌空一翻,也顺利钻了进来——用她的话来说,比当年上山踩红景天容易多了。

哑巴兰和苏寻的身手也不用废话,就是功臣小白胖满头油汗,一步三滑,我蹲在暗门边缘,伸手递给他,他倒是想抓,可手上全是汗,也抓不牢。

与此同时,雕像猛地往下一沉,小白胖身子一轻,腾云驾雾似得,也要跟着神像一起掉下去,我当机立断拽住了他头发,只听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两个神像一起坠到了一层,分崩离析,激起了一层的灰土。

小白胖整个悬空,顿时面无人色,还在惨叫:“师哥你快把我弄上去,疼疼疼!”

费了吃奶的力气才把他弄上来,妈的还好是我——要是出了哑巴兰之外的人,非他娘让你的体重一起给坠下去不可。

成功进了那个暗门,小白胖摸着脑袋一脸委屈,嘀咕着头发本来就少,别被我给揪的毛囊大面积坏死,白用霸王了。

我没好气的说能把你拽上来就不错了,还要啥自行车?

接触到了里面的空气,我们又是一阵咳嗽——塔都几百年没人进来了,更别说暗门了。

这会儿我也回过神来了,你说一个塔里装什么暗门呢?

小白胖也好奇了起来,一手就往里面摸:“哎,师哥,这到底干啥用的,我别是发现了宗教建筑的新大陆了吧?诶呀我擦,真要是这样,我的论文就有新方向了!”

我也有点纳闷,就举起手机往下照,这是一个夹层,里面竟然也不算小,密密麻麻的摆了很多的小格子,好像陈列架一样,依稀像是很多的坛子。

咋,清修者在这里腌泡菜吗?

正寻思着呢,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——不对,程星河他们呢?

这个夹层不大,也没什么弯弯绕,再说了,我还没进来呢,他们不可能不等我。

小白胖也看出来了,叹了口气:“兄弟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

飞你大爷。

于是我就奔着里面喊了两声:“程二傻子?这有金子!”

没人回话。

“哑巴兰,白藿香,苏寻?”

长的望不到头的夹层里,只有我自己的回音。

我一身寒毛顿时就竖起来了——跟他们进来前后差不了几分钟,这么短的时间,他们上哪儿去了?

往里走了几步,还是没有他们的踪迹,我眼角余光就看见了,这些陈列架上,摆着的坛子,竟然每个都贴着黄纸。

每个黄纸上,还都写着一个名字。

这在古代,叫大统领罐,存放的,都是骨灰。

小白胖借着我手机的光也看清楚了,顿时瞠目结舌:“骨灰盒?”

我汗毛一下炸了起来——我知道这个夹层,是干什么用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