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3:12:24

最新章节: 眼前发黑又发红,眼前重重全是幻影,相柳的头真假掺杂,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。已经到了这里了,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。可惜就可惜在,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,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,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。可不靠气息,怎么赢?耳朵里嗡嗡作响,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,应该是又来了许多

第546章 以多欺少

古代除了少部分地区的特殊风俗,普遍是土葬的,而且哪怕客死异乡,也要落叶归根,有的家里穷,也要存尸体在义庄,等有钱了再扶灵回乡,劳苦大众就不用说了,赶尸的做的就是这个买卖。

古代人认为身体不坏,灵魂不灭。

而放在这里的,偏偏都是火葬的骨灰。

其中有一种人会被火葬——那就是凶尸。

凶尸的范围很广——比如横死不闭眼,怕死了出来蹦跳的,还有就是死了之后,灵魂还是四处作祟的,都会被一把火烧成灰。

而骨灰怎么处置呢——你想,烧都烧了,谁还给他们立坟?

这个时候,往往就会放在寺院一类的地方寄存,也算是让他们跟着吃吃香火气,回头是岸,罪灭河沙。

可这位置有时候也并不好找,这个时候,骨灰的亲人可能就会在建造寺院的时候,贿赂工匠,走走后门——请工匠在砌墙的时候,留一块地方,把自己家人的骨灰存进去,免得死人到时候找自己麻烦。

这叫夹骨间。

真要是佛塔,这些火葬的死人可能也就超生了,可他们家里人可能没弄清楚——这他娘的是个锁妖塔。

死人是被压在这里的。

本身就凶,还被放锁妖塔里镇压,这些死人的怨气,重的能把人冲个跟头。

难不成,程星河他们,被这里的凶灵给抓了?我立刻拿手机打电话,可这个地方跟锁龙井一样,简直跟外面是两个世界,通讯设备在这里不管用。

小白胖弄明白了之后,倒是十分激动,连声说这可是个新课题,接着还感叹,说看来当初修建这个塔的时候,个别没操守的工匠没少受贿赂。

我也没顾得上跟小白胖聊这个,一门心思就往里跑,心说他们到底是被什么给抓了,现在能藏到什么地方去?

夹骨间是绕着整个塔的一个环形,我从头找到尾,都没有找到那几个人——就好像他们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小白胖跟着我跑了一圈,这才压低了声音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师哥,不是我说——他们是不是,看这里太危险,丢下咱们自己先走了?要不,咱们也……”

那怎么可能?

小白胖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那还是说,他们已经被遮婆那……吃了?”

我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。

小白胖连忙说道:“我也不是皱他们,可他们都是大活人,人过留声,雁过留毛不是,咱们这都找了好几圈了,还真是鬼遮眼啊?”

鬼遮眼……

我冷不丁就想起来,其实还有一个可能。

他们被阵法藏起来了,或者,我和小白胖,迷失在阵法里了。

可我不想相信,因为我们一群人,也只有一个人有这个本事,苏寻。

他设下了阵法的话,谁也找不到他们。

可他为什么这么做?

我脑子里顿时全乱了。

不行,无论如何,我也不能上当,不能上那个遮婆那,让人自相残杀的当。

我忽然就觉得,像是有一双眼睛,一直在我们身后,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——跟抓住了老鼠,却不肯立刻吃掉,而是要留着取乐的猫一样。

小白胖战战兢兢的跟在了我身后:“师哥,咱们已经在这里找了好几圈了,真没有——你是个聪明人,也不能打算就在这走一辈子吧?”

我瞅着小白胖:“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

小白胖余光看了那些罐子一眼,缩着脖子说道:“我觉着,实在不行咱们先出去——活人不能让尿憋死,没准他们已经上了塔顶,还四处找咱们呢!”

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很轻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要不是我为了找程星河他们凝气上了采听官,我都听不到——那个声音,像是一只猫从高处跳下来,轻轻落地一样。

我回过头,看向了我们来的时候,在夹骨间打出来的那个洞。

这一瞅,我后心就凉了。

一只庙鬼面无表情的蹲在了洞口,正在盯着我,露出了一嘴的白牙。

不光是它——接二连三,又有不少庙鬼跟猫一样,四肢着地,跳到了洞口。

小白胖注意到了我的视线,也莫名其妙的往后看,这一看整个人就傻了,踉跄了一步就撞在了放大统领罐的架子上,当啷一声,一个大统领罐直接就从上面掉了下来。

我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小白胖,一手凌空抓住了那个大统领罐,一手把架子扶住。

还好……没砸坏,不然又是一个罪过,把大统领罐放回去,看见上面写着个名字:江采萍。

又是姓江的?这是个什么孽缘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庙鬼跟猫一样伸展了伸展身体,悄无声息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我倒是不怕这玩意儿,不过七星龙泉一出鞘,这个地方禁不住这种折腾,只能用玄素尺了。

我护在了小白胖前面,等那个庙鬼扑过来,我抬起手,跟打棒球一样,“咻”的一下,把那个庙鬼打出去了老远。

其余的庙鬼见状,齐刷刷的瑟缩了一下。

庙鬼带着人的劣根性,其中一个特性,就是欺软怕硬——看到了比它们强的,它们绝对不敢动。

这一下镇住了那些个玩意儿,我还有点高兴,可没想到,后面陆陆续续,又来了不少的庙鬼,乌压压的堆积在了洞口——你大爷的,这是要过年还是要出殡,七大姑八大姨都喊来了?

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,我身边还带着小白胖这个战五渣,脑门上不由也冒了汗——它们还有一个劣根性,那就是以多欺少。

果然,一看队伍壮大了,数不清的庙鬼一拥而上,对着我们就扑。

我没辙,一把抓住了小白胖的脖领子,撒丫子在夹骨曾里飞跑了起来。

小白胖在我手底下哭爹喊娘,一边跑,我心一横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没找到程星河他们之前,我不能耗死在这里,于是我当机立断,就想找个地方,从夹骨层里撞出去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很娇柔的女声在一边响了起来:“绿门。”

白藿香?

可听着不像啊,白藿香的声音虽然也好听,可凶巴巴的,什么时候都没娇柔过。

不过这里除了白藿香,哪儿还有其他的女人,可能是我没听清楚。

放眼一看,卧槽,前面还真有一个绿门。

而庙鬼的动作不比我慢多少,这个时候,数不清的庙鬼,已经沙尘暴似得冲着我们扑过来了。

我没有别的选择,一脚踹开了绿门,拽着小白胖就往里撞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