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49章 狗皮膏药

好像是一块活着的狗皮膏药,要把我扯下去一样。

那个力道别提多大了!

而且,带着一股子很浓重的血腥气。

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,妈的——传说之中的血池地狱,不就是粘上就出不来了?

程星河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:“七星,你没事儿吧?”

我盯着白藿香即将熄灭的命灯,心说我不能把有事儿——我没有出事儿的资本。

而缠在我脚上的那个东西一寸一寸的往上攀,像是使了死力气,要把我给坠下去。

接着,我就听见血腥气里,传来了一阵滋滋的气息,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溶解了一样——妈的,我回过神来,我的鞋!

这个东西他娘的是什么血池,是硫酸成精吧,怎么还带溶解的?

我脚上穿着鞋,它都能给融了,我不禁一阵后怕,幸亏我刚才听见了那个声音,才勉强跳起来,不然一脚陷下去,现在是不是都成了骷髅架子了?

血池——看来,这东西把人卷进去,恐怕人就要被卷成了一滩血水了。

程星河没听见我这边有回声,也着急了,听声音像是挣扎着想过来,但可能是被绑住了,也动不了。

我大声说道:“谁也别动——他妈的这地方是有东西。”

这么想着,我就想抓住七星龙泉,把这狗皮膏药给劈了,但是那东西力气实在太大了,我两只手死死的抓在了门框上,才勉强不被它拖下去,一旦一只手松开,我另一只手根本没法跟这个玩意儿抗衡。

我脑门上顿时也给湿了,这可怎么整,冷静,冷静……

但是我头顶是“咔嚓”就是一声木料破损的声音——这门框子马上就要被拉断了,根本没给我冷静的时间!

真他妈的日了狗了,这显然是带青气的那个东西,给我设的套啊!

与此同时,我脚腕上也是一阵剧痛——一只鞋已经被这个玩意儿给彻底溶解,它趴在我皮肤上了!

我顿时就倒抽了口冷气——那种剧痛,就好像是被人剥皮一样。

而头上的门框也越来越不堪重负,完了……这下可真是要阴沟翻船了!

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白藿香身上的命灯——眼瞅着就要灭了!

不行,他妈的这么下去大家只能一起死,怎么也不能让那个带青气的随了愿。

怎么都是死,耗着也是白耗——门框子也不打算让我耗,咔哒一声就给断了,底下那个活狗皮膏药觉出了我的身体坠了下来,别提多高兴了,哗啦一下,跟个毯子一样拔地而起,就要把我整个人给包进去。

但我已经一手抽出了七星龙泉,对着它就劈了下去。

这一下摧枯拉朽,剑锋带着煞气,直接把那玩意儿斩开,那感觉,像是切开了一个巨大的浆果,浓稠的液体扑的一下崩裂出来,味道腥臭极了,简直引人作呕。

接着,那个东西液体流光,就跟没了灵魂似得,成了死的狗皮膏药,萎蔫在了地上,起不来了。

哑巴兰听见这个动静,还挺着急,想问我怎么回事,一开口就吐了。

我一下也算是松了口气,幸亏老子身手敏捷,心狠手辣,可还没等我高兴起来,那个轻柔的女声再次焦急的响了起来:“还有!”

还有?

没等我反应,就觉出脚底下再次软了下来——而且,一阵哗啦啦,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,有像是有很多的软体动物,正在以飞快的速度,冲着我包抄了过来。

妈的……这里的狗皮膏药不是一个,而是一群?

我立马想故技重施,把自己挂到了高处去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这下子,两只脚全跟陷入到了沼泽之中一样,根本就拔不出来。

不光如此,我整个人也失去了平衡,直接就要栽倒。

我立马抬手想着用七星龙泉把这里的东西全劈开,可右手猛然也是一阵剧痛——有“狗皮膏药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无声无息的搭在了我的右手上。

我就像是被食人鱼给围攻了一样,全被那些狗皮膏药给包上了!

难不成,我就要这么死了——妈的,潇湘等着我,白藿香等着我,还好多人情飘在外面没要回来,不甘心!

人在濒死边缘,总会去抓救命稻草,我右手已经被缠住,左手就往怀里探,想把玄素尺给拿出来,但是这一下,就碰上了一个坚硬的圆片子。

麒麟玄武令!

这玩意儿在水里是好使,可在这个地方怕是也没什么大用,我刚想重新去摸玄素尺,可左手也被“狗皮膏药”给盖上了,又是一阵剧痛。

这一下左手也失去了控制,麒麟玄武令啪嗒一下,就从我手里给跌出来了。

这吓死了——整个身体动弹不得,只能被消化了!

我最后抬起头——白藿香……

可谁知道,这一下,身边的那些狗屁膏药忽然同时跟被电了一下似得,瞬间就哆嗦了一下。

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,它们害怕麒麟玄武令!

果然,一接触到了麒麟玄武令,那些东西跟退潮一样,竟然以极快的速度,从我身上滑了下去!

我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立马冲着地上的麒麟玄武令一抓,对着四周围就晃荡了过去。

那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——但不是冲我攻击,而是在逃!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“咦”的一个声音,像是有人十分惊奇。

可我也顾不上是什么了,连滚带爬对着白藿香就过去了——她的命灯已经撑不下去了!

与此同时,忽然一道光线照了进来,还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师哥,你死了没有?你可千万别死,要不我也出不去啊!”

这一道光线一亮,我就看见很多东西正在飞快的往角落里钻,那些东西怪模怪样的,非要来形容的话,很像是会动的毛肚片。

但我也没兴趣看它们,只心说小白胖这光线来的倒是挺及时的,白藿香他们都被整整齐齐的捆在了一起,用的还是金丝玉尾。

我赶紧把金丝玉尾解开,一下把白藿香给抱过来了。

白藿香的脸色在黯淡的光线下,白的吓人——她后背上已经湿了,全是血。

我听见自己的嗓子都劈了:“谁把她弄成这样的?”

程星河连忙把刚才的事情跟我说了一遍。

原来我之前把夹骨层给踢开,他们就先进去了,这一进去,就觉出里面已经站着一个人了。

当时白藿香第一个进去的,反应也最快,对着那个东西先问候了一把金针,结果那东西很厉害,直接把白藿香给伤了,程星河他们再一进去,还没反应过来,就像是是被一张网给包住了,挣扎也挣扎不了,喊也喊不出来,而我当时在外面救小白胖,完全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他们直接被那个东西拖走,就到了这里,看见那个“人”像是在这里动了什么手脚,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——那个“人”想用他们做诱饵,把我给引来,再用血池来收拾我。

那个“人”为啥要这么做——是想看看,我会不会救同伴?

一股火砰的从心里撞上了太阳穴——不管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敢动我的人,今儿就不能让他囫囵下去,

当然了,这个得靠边站,最要紧的,还是白藿香——怎么偏偏受伤是白藿香!

她是鬼医,我们平时三灾八难全要靠她,现在她自己伤了,我们也没有这个救她的本事啊!

哪怕现在抱着她出白虎局,也来不及了。

我感觉的出来,她的身体在飞快的冰凉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