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550章 返魂之香

我的心猛地就沉下去了,大声喊道:“白藿香,你听得到我说话吗?你别睡,起来!”

白藿香一点反应也没有,我脑子里顿时全白了——一种说不出的恐惧跟水一样,从我心里漫了过去。

她真的会死吗?

不行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她死!

对了,她身上应该随时都带着药,我连忙把她依服解开,果然,在她的细腰上,围着一个宽腰带似的东西,解开一看,就知道她身上的药香是怎么来的了——那个“宽腰带”内侧,放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有针,剪刀,还有很多颜色各异的小瓶子。

哑巴兰一看高兴了起来:“太好了,这么多药,藿香姐有救了!”

我皱起了眉头,程星河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,拍了哑巴兰脑袋一下:“你懂个屁,就是药多才麻烦……”

人人都知道对症下药,这么多的瓶子,上面啥也没写,我们这些门外汉,怎么知道哪个是救人的,甚至……万一误服了什么有毒的东西,起了反效果怎么办?

这好比跟拆炸弹的时候,你拿不准是红线还是蓝线一样——起码拆炸弹你还有一半的赢面,我们面对这么多东西,几率不是跟中彩票一样嘛?

她要是能醒一下就好了,哪怕只能醒一下,告诉我哪个瓶子能救命就行了。

一瞬间数不清的念头跟烟花似得在我脑袋里炸起——现在带她出白虎局?

不行,她命灯摇摇欲坠,甚至坚持不到从白虎局里出去。

这么多药,随手拿一个给她吃?

妈的别的还好,这是命,命就得万分严谨,不能容许一丝侥幸——因为人命承担不起一丝风险。

“不行了……”一直把手按在了白藿香脖子上的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:“七星,你做好心理准备,她这次真没躲过这一关。”

小白胖一听,一下也傻了:“这观音姐姐怎么……哎,真是红颜薄命。”

但是说这话的时候,我十分明显的看到,小白胖往塔上一层,偷偷看了一眼,像是藏着什么心事儿一样。

我盯着了小白胖:“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?”

小白胖被我这么一盯,整个人就是一个激灵:“师哥,你是这俩眼还真是神了,这么点猫腻都让你看出来了——在你面前真是浑身凉飕飕,跟没穿内裤一样。”

“说。”

小白胖连忙说道:“我就是,想起来了刚才看见的一句话……”

说着,他指着通往楼上的那些梵文说道:“上面写着,说这个塔有七层,你也知道,第一层有庙鬼,第二层有血池,我不知道是巧合,还是我想多了,就觉得,这两种东西,会不会都代表着什么?”

庙鬼,血池……

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:“你是说,七苦?”

小白胖一下就激动了起来,把个胖腿拍的啪啪响:“唉呀妈呀,不愧是同宗师哥,我一张嘴,你就望见我嗓子眼儿了!”

程星河没听明白,打了小白胖脑袋一下:“说人话!”

《开经偈》中有一句话:“无奈人心渐开明,贪嗔痴恨爱欲”。

这几个字,也经常被称之为“七苦”,外国也有类似的说法,叫人性之中的七宗罪。

而庙鬼这种东西,就是从个人的贪欲之中衍生出来的——人想脱离七苦,把身上的罪恶全部摒弃,庙鬼从中诞生,代表着“贪”。

而“血池”跟女人有关,传说是怨妇血化出来的,带着怨恨,一旦攀附到了你身上,就会把你吞噬,也就是“嗔”。

所以,这个锁妖塔,很可能就是基于这七苦,所以建造成了七层,一层代表一苦。

往上一层,则是“痴”了。

听了这么多,哑巴兰还是没明白:“哥,你说的倒是让人不明觉厉,可我还是不明白——这跟藿香姐有什么关系?”

苏寻就算有问题,碍于面子也不会问,就在一边冷脸看着我们。

关系大了去了。

宗教之中产生的邪物之中,就有一种最符合“痴”的东西,就是一种亡灵,小白胖说了个梵文,叫落地难,但是三舅姥爷管这个叫赖地灵。

何为赖地灵呢?说通俗点,就是不想死的鬼。

这些死人生前肯定有某种执念,没能消去,无论如何也不甘心去投胎,一定要留在原地,时间长了,三魂七魄发生变化,这种东西也会忘记自己为什么不去投胎,可那个执念会越来越大,就是留在原地不走。

为什么说这种东西跟白藿香有关呢?因为这种东西聚集起来不易,只有一种东西能做到——返魂香。

返魂香是自古以来,传说之中就有的宝物——汉武皇帝,就曾经用返魂香招来过爱妃的魂。

传说之中,返魂香能香飘十里,香留十年,死者三天之内闻到了这个香气,就能重新活过来。

但传说其实是有夸大的成分的——真要是有这么个本事,地府岂不是要乱套了,但是这东西确实能在人临死的时候,把神魂给拉回来。

他一醒过来,找到了正确的药给她吃了就行了。

而返魂香对于赖地灵来说,犹豫渴望光明者的火炬——这东西能让灵体逗留在阳间,所以赖地灵大量汇聚的地方,肯定有返魂香。

程星河一下就听明白了:“所以,楼上有返魂香,拿了返魂香,就能救正气水了,好,走!”

说着,一马当先,举着自己手机就要找楼梯。

我把白藿香背在了身上,也跟在了后面。

一边走,我就想起来刚才那个带着青气的东西了。

那玩意儿把白藿香害成这样,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,于是我回头就看了过去,但是现在,这一层只有一片黑暗,根本就看不到那个东西上哪儿去了。

于是我就问程星河,看见那个东西长什么样子没有?

程星河摇头,说要看见,也就白藿香自己看见了,说着也回了一下头。

但是这一回头,程星河就皱起了眉头。

我立马问他是不是看见什么了?

他低声说道:“我看见个女的——好漂亮。在后面含情脉脉的看着你,但是察觉出来我有二郎眼,立刻就不见了,看那个程度,灵体很厉害,不在煞以下。”

我立马来了精神:“那东西是不是就是害你们的玩意儿?”

程星河摇摇头:“说不好。”

哑巴兰也凑过来了:“那白虎还是个女的?”

我皱起了眉头,却想起了那个轻柔的声音。

可不对啊,那个轻柔的声音,明明一直在帮我。

这个塔看着荒凉——里面的东西,是出人意料的多啊。

程星河又看了我一眼:“可那个眼神不怎么对劲儿——七星,咱们分开这么一会儿,你不会又惹了什么桃花债了吧?”

我说你放什么屁,在这能怎么惹?你倒是给我找个女人来。

哑巴兰越听越激动:“哥你哪儿来这么大的桃花运啊,你能不能分给我点?白虎局破了,我就要争取双脱了……”

程星河打了哑巴兰脑袋一下:“你也不看看七星惹上的都是什么角色——一个比一个狠,我看不是桃花运,是桃花债。”

哑巴兰不服,说程星河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。

程星河一下瞪了眼,说哑巴兰懂个屁,他这是心有家国之大意,情爱实难有一席之地。

你他娘是要去倚天屠龙还是怎么着?

我也没顾得上跟他贫,三步两步背着白藿香就往楼上走,两个人的体重压的楼板吱吱作响,把个小白胖吓得够呛,连声让我小心点,楼板塌了大家都没得玩儿了。

一上了三层的楼梯,我也没管那么多,立刻行气上监察官,去找返魂香的踪迹,放眼望去,暗影幢幢的,确实聚拢着数不清的赖地灵!

程星河早看清楚了:“娶妻当天被马尥蹶子摔死,惦记着洞房,不肯投胎的新郎,科考放榜前一天病死的考生,嫁给如意郎君前夕病死的闺阁小姐——卧槽,这地方可以,还真是赖地鬼的博物馆啊!”

每个赖地鬼,其实都是一片痴心——把某个东西,看的比命还要紧。

我瞬间就松了一半的气——这些痴心鬼在这里,说明这里肯定有返魂香。

我刚要去找,忽然苏寻拉住了我。

我回头就看他:“怎么了?”

苏寻低声说道:“你还记不记得,我跟你说的话?”

关于……白藿香用酸梅引来了庙鬼?

可白藿香现在都这样了,她还能是什么内鬼?

苏寻却不依不饶,梗着脖子说道:“我知道,你会看命灯——但是白藿香也有这个本事,用药把自己弄成濒死的样子,藏命灯!”

我一下愣住了——没错,白藿香是有这个本事,可是,白藿香图什么?

苏寻接着就说道:“我觉得,刚才根本就是她把我们从夹骨层抓起来的,藏命灯,就是要把你给引到了血池鬼那去,结果你反而打败了血池鬼,把我们给救出来了,她就继续装死,想以返魂香为饵,把咱们引到了这一层——也有圈套等着咱们呢!”

我盯着苏寻:“真要是这样——你说,白藿香为什么这么做?”

苏寻面无表情,一双眼睛在黯淡的灯光下,却亮的异常:“如果……你身上这个白藿香,已经不是之前的白藿香了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