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55章 三妻四妾

那个书生鬼,不整死我就不算完啊!

于是我当机立断,一下就把那个玉簪子扔下去了。

果不其然,那东西爱物,眼看着簪子跌落,我只听耳边一阵破风声,就觉出一个身影跟鹞鹰一样坠了下去,奔着那个玉簪子过去了。

爱物……我头皮一麻,人为什么会对一个死物有这种执念?

而这个时候,我觉出抓我手的力道拉紧了,下坠的势头也被拉住了,抬起头,看见了很模糊的一个人影。

那只冰冷的手用了力气,旱地拔葱似得,把我从半空之中给拉回去了。

我稳当的落了地,可还是心有余悸,手不由自主的就抓在了栏杆上,结果那栏杆跟一截子甘蔗似得,瞬间粉在了我手里,溅了我半边身子的木头渣。

妈的这是塔还是饼干啊!就没有一个可靠的地方。

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娇柔的声音,像是忍俊不禁的笑了——这个声音,还真是一直都在后面帮我的人。

眼睛其实有些不堪重负了,必须要休息,我只能用自己的地阶行气略微看了看——这一看,程二傻子说的没错,这个女人的身影,还真是特别让人惊艳。

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像是画出来的。

几乎比得上朱雀局的那个贵妃。

而且,虽然已经不是人了,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。

美人大部分是疏离的,她那种可亲,尤为少见。

她一双秋水似得眼睛看着我,微微一笑,带起了一双深深的酒窝:“相公身体要紧,且不要着急——以后看妾的时候,还长的很。”

啥?

相公,妾?

这个时候,眼睛再也支撑不住,使用过度,又痛又酸,我赶紧把行气撤下去了,流了满脸的眼泪。

这感觉别提多难受了,正眯着眼睛擦呢,就觉出了一只冰冷的手拂拭在了我脸上:“相公莫怕。”

不是,我不是被吓哭了。

那一只手跟沼泽地里的白莲花一样,好看的近乎完美。

但我还是把脸缩回来了——潇湘知道别的女人跟叫相公,不得……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。

于是我赶紧说道:“你刚才救了我,我谢谢你,不过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你好像是认错人了,我不是你相公。”

话说到了这里我还反应过来了:“你谁啊?”

那只手悬在了半空,像是有些受伤,但还是很快就垂下来了,幽幽叹息了一声:“相公亲口说要纳我为妾,金口玉言,如何能背信弃义?”

卧槽,纳妾?这话要是让潇湘知道,她还不得活剥了我?

但是马上,我脑子忽然清醒——也知道她是谁了:“难不成,你是,江采萍?”

之前在夹骨层里,抱在了怀里的骨灰坛子上的名字!

那就全对上了!

程星河说我招惹了桃花债,可我自打进来也没遇上过女人,唯一女性化的,就是这个名字!

没错,就是从夹骨层里,这个声音才出现的。

后来我觉得这声音奇怪,小白胖还问我是不是中邪了。

当时我说啥来着!一想起来,我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——万年不遇吹个牛逼,怎么就出了这种事儿?

我说的是,雄者吾有剑,雌者——纳之!

才刚说完了东西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结果自己打脸的速度比顺丰还快。

但我也没想到,我就抱了那个骨灰坛一下,只不过是怕骨灰坛摔碎,她就跟上我了!

那个柔美的声音顿时高兴了起来,对着我就扑,像是想扎到了我怀里:“相公终于肯认我了!”

我连忙两手把她给架住:“你可千万别过来,我媳妇知道要发飙的——啊,对了!”

我还反应过来了:“我有老婆了,对不住了,你,你另寻佳婿吧,没事可以上上世纪佳缘,实在不行上广场舞大妈那打听打听也行。”

可她那只形状完美的纤纤玉手,却一下翻到了我的手腕上,重新把我抓紧了:“妾知道相公有正室,可女子三从四德,相公一跟我有了肌肤之亲,二亲口许下要纳妾,为何现在反悔?可是嫌弃妾姿容丑陋,没资格给相公端茶送水?若是如此,哪怕做个婢女,妾也是愿意的——只要你那个长随相公左右,足矣。”

那手凉的我打了个寒噤。

而且,抱骨灰坛也叫肌肤之亲吗?

对了——现代女性是不一样了,哪怕找师傅全身按摩也没关系,但是古代不一样,确实讲究“贞节”,男人碰了手一下,要么把手砍了,要么就嫁给这个男人。

还记得老头儿给我讲过个故事,说古代灾荒,到了人吃人的程度,年轻女人被称为“不羡羊”,甚至被提到后厨,有人见到,想救一个待宰姑娘,结果松绑的时候碰到了她的身体,她就趴在案板上,宁愿死也不肯“改节”。

更别说这个姑娘——古代女人结婚之后会把头发全部盘起,而未婚之女才会披垂青丝,之前约略看见过她的发型,还真是待字闺中的打扮。

妈耶,难怪这么点事儿,就要托付终生了!

我连忙说道::“现在年代变了,不兴这些了,要是三妻四妾,可是要被抓紧府衙吃牢饭的,你要是为我好,咱就别提这码事儿了。”

她那模糊的面目瞬间露出了几分不解:“男子三妻四妾,天经地义,何罪之有?”

这会儿我也顾不上跟她扯皮了,而是抬头奔着五楼看了过去——白藿香和小白胖已经上去了,也不知道五楼的危险是什么样的,我也放心不下,转身就要往上走。

而那个轻飘飘的身影,锲而不舍,跟着我就也往上走。

这会儿我还反应过来了,妈的,人就是不能慌,这么一慌,就把最重要的事儿给忘了:“对了,你刚才说,有人要害我——是怎么回事?”

刚才,到底是谁把发簪放在我衣袋子里的?

她连忙答道:“相公心里清楚的很,自然是那个遮婆那了。就是遮婆那引来庙鬼,布置血池陷阱,还把相公引到了断龙夹处,刚才,甚至簪子丢进了相公的衣带子里,就是想把相公给……我都看到了。”

我后脑勺一下就凉了,难道跟苏寻说的一样,那个遮婆那,已经从塔的底座裂缝里面逃出来了,潜伏在我身边了。

这一切……不是我多疑!

而她接着说道:“遮婆那见相公要去寻找灵骨,当然不肯甘心了——说起来,妾一直疑惑不解,相公为何要寻找灵骨?”

我连忙说道:“这说来就话长了,有机会我跟你解释——你先告诉我,遮婆那现在在哪儿?”

江采萍刚要说话,声音却忽然有些狡黠:“那相公,要答应妾一件事情!”

也是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我就让她说说看。

果然,江采萍附在了我耳边,微凉的气息袭来,声音娇柔如出谷黄莺,撩的人心里痒酥酥的:“我要相公带着我出去——以后,常伴相公身边。”

带你出去可以,常伴我身边,我倒是没嫌自己活得长!

可这个时候自然也不好拒绝,我只好用商量的口气说道:“带你出去可以,其他的,日后商量,行不行?”

江采萍一听能带她出去,已经十分高兴了:“相公可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莫跟之前一样,不践前言了!”

我立刻猛点头,而江采萍刚要开口,忽然不知道哪里,就传来了“咻”的一声响,挟裹着凌厉的破风声,直接对着江采萍,就给打过来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