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60章 压怨天石

因为我想起来,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。

于是我立马一下把小白胖和哑巴兰扑倒:“闭气闭气!”

他们俩被我一扑,都呆住了,抬头就看那个箱子。

果然,话音刚落,只见那个箱子里面,瞬间就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对着我们就压过来了。

小白胖和哑巴兰立刻闭气,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像是一个蜂群,虽然一开始是对着我们来的,但是到了我们面前,没有感觉到人气,擦着我们三个的头皮,就飘散在了走廊里——像是正在找我们。

小白脸和哑巴兰一边捏鼻子,一边就慌慌张张的瞅着我,意思是问我,那他娘是什么东西?

没弄错的话,那个石头,叫“压怨”。

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?因为那些“魇”是不得超生的东西,怎么个不得超生,因为他们的神魂,往往就被压在了被人施加了“魇”的地方,怎么也出不去。

这些怨气肯定是要有什么东西来镇守的,比如我跟老头儿看见的,就是一个唐朝大统领的配刀。

之后我就没有留意过这种东西,现在想来,应该是每个寺院之中用来镇压怨气的东西都不尽相同,这里用来镇压怨气的,是那个其貌不扬的石头。

我一开始都没有往这方面想——那个石头瞅着怪难看的,谁知道有这种本事?

现在再行气上了监察官一看,这就明白了,那个石头看着难看,可其实缠绕着一丝丝的神气,这叫天石。

现在来说,是陨石,搁在古代,称之为“女娲补天石”。

这种石头十分珍稀,又凝聚了人的信仰,香火没少吃,所以才带了神气,够资格被放在这里压怨。

我就跟哑巴兰歪头,示意他们去看那些纸人。

他们转脸一看,面色顿时都给白了。

黑气往这里一罩,那些纸人跟活了一样,哗啦啦的就开是响了起来。

接着,就跟被大风吹了一样,一个个从墙上落了下来。

普通纸人,落地就落地,最多打卷飞走,可这些纸人——在地上站起来了。

“哗啦啦……”

他妈的,那个年代走投无路要用这种法子报仇的,肯定是不少——粗略一看,得成千上万个纸人,落地就站在了地上,跟活了一样,开始走动。

这下好了,压怨被动,那些“永不超生”的怨灵,附在了纸人身上,要找人算账了。

这些怨灵被生生的压了这么多年,重返自由,能是善茬吗?

他们的怨气冲天,对人充满了憎恨,见到了我们这几个活人,不把我们给撕成碎片才怪。

而那些轻飘飘的身影,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,走在了我们身侧,好几次,都从我们身上缓缓的飘了过去,手臂也陡然伸直——像是在四处摸索。

小白胖身上第三次传来了尿味儿。

而且还是火气很大的尿味儿。

接着,他们俩一起瞪眼瞅着我,意思是问我,那现在怎么办?

还能怎么办?白藿香还没找到,只能继续在这里找了。

我心里也暗暗骂了一句娘——这要是在外面,哪怕是普通的小庙里,根本没什么好怕的,一把火下去就送他们去西方极乐了。

可这里不行,这里到处都是烂木头,要是在这里动了明火,那我们自己也得成了窑烧烤鸭。

不烧,这些东西就难对付了——哪怕你用剪刀剪,也得剪到猴年马月。

最糟糕的是,我们现在已经没有阴泥了,只能靠着闭气躲藏。

人活着,就得喘气,憋几秒钟都难受,更别说还要在这里找人了。

果然,这么一会儿时间,哑巴兰白皙的脸又跟火鸡一样,慢慢的涨红了,用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我,往那边指。

他的意思是说,死就死了,可这么死实在太难受了,能不能稍微喘一下?

还没比划完,忽然一个纸人张开脚就从我们几个面前踩了过去——一下扬起了地上的浮尘,哑巴兰再也没忍住,一个喷嚏就给打出来了。

卧槽……

这一瞬间,那些哗啦哗啦的声音,瞬间就消失了,我抬头,就看见那些纸人同时回头,拙劣的五官微微扭曲——像是在笑!

接着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数不清的纸人跟沙尘暴一样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!

那些锋锐的纸片子,跟利刃一样,对着我们就划了下来。

我一下就踹了小白胖一脚,意思是已经这样了,不如趁机换气,小白胖会意,三个人同时换气之后,重新闭了气。

果然,这一下,那些纸片人又迷失了我们的所在,瞬间停住了。

我心里顿时也是叫苦不迭——妈的,这几层塔,真是一个省心的都没有。

现如今又要从纸人之中穿过去,又要找白藿香,简直是难上加难。

说起来,我心里越来越紧张了——白藿香到底在哪里?

当时她在“欲”那一层的时候,又到底是怎么上了这一层呢?

小白胖忍不住拉了我一把,比划了起来,我连蒙带猜,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——这本来就是白藿香给我们设下的圈套,还有啥好担心的,别管她了,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脑袋顶上就是灵骨,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。

可她毕竟是白藿香,还这能放着不管?

这么一耽误,我们没爬几下子,又憋的要命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见一边扔着一个长长的烟斗,顿时就高兴了起来——这烟斗能通气啊!

就好像人蹲在池塘里,能用竹竿通到了外面喘气一样!

于是我赶紧抓过来,试着用烟斗来换气——果然,烟斗很长,换气的时候,那些纸人奔着喘气的地方就抓过去了,没抓着人,倒是正好抓到了另一个纸人身上,“刺啦”一声,被抓的一下划破了一片。

被抓的也不是吃素的,这俩纸人立马抓挠起来了。

我心里顿时大乐,赶紧把烟斗给了眼巴巴的哑巴兰。

虽然要接触口水,不过大丈夫不拘小节,哑巴兰也没在意,小白胖瞅着倒是犯恶心,还比划着问我们俩有没有乙肝。

命都快搭进去了,你还担心什么乙肝。

我就示意哑巴兰不用管他,可小白胖也不傻,赶紧把烟斗抢过去,用力换了一长口气,露出了很舒爽的表情,真跟瘾君子磕了药似得。

有这玩意儿,我们就能在不惊动纸人的情况下去找白藿香了,不过我还是放心不下就让哑巴兰和小白胖先上去。

可他们俩没我这个主心骨,就是不走。

我正要赶他们呢,忽然就觉得不对——奇怪,怎么那些纸人不哗啦哗啦响了?

停电了?

可这么一回头,我脑皮就炸了——妈的这些纸人忽然齐刷刷的转头,死死的盯着我们。

奇怪,为什么能看的那么精准,我们没在身边换气啊!

可这个时候,我就闻到了一股子味道,当时心里就沉了——他妈的,血腥气!

刚才纸人冲我们扑过来的时候,哑巴兰身上被划破了,但是纸张锋锐,当时都感觉出疼来,这么一爬,伤口裂开,流血了。

有了血腥气——闭气也不管用!

我立马站起来,跟拽小鸡一样,抓着他们俩就往前跑:“跑跑跑跑跑!”

他们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,一脸吃惊:“哥你怎么突然说话了……”

可我们这一跑,血腥气散的更开,那些纸人哗啦一声,对着我们就压下来了。

前面的纸人铺天盖地,我们撞也撞不出去,身上顿时都是被纸人划出了的伤口,锐痛锐痛的,我也急了眼,回头就用玄素尺扫倒了一片。

玄素尺煞气是大,可这些纸人实在是太多了,糊也能把我们给糊死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猛然听见不远的地方,传来了一个声音——像是撕纸的声音。

谁在那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