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561章 莲花灵骨

马上,我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,气急败坏的声音:“妈的你们这些玩意儿敢挡老子的财路,活的不耐烦了!”

程星河!

我立马喊道:“程二傻子!”

程星河听见了我的声音,顿时也振奋了起来:“七星,你也在这里呢?真是心若在梦就在,天地之间还有真爱。”

这些纸人没那么好对付,一下就给人擦个口子,说话的功夫我一不留神胳膊上也中了一下,这会儿才觉出疼来。

小白胖说的还真对,这玩意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,这么利。

一秒也不能多耽搁了,不然我们也都得让这玩意儿给凌迟了。

不过有了程星河,就好办多了,于是我立马扯着嗓子喊道:“你把摸龙奶奶的绳子给投过来,冲着我!”

程星河一听有些纳闷,但一直信得过我,只听对面“咻”的一声破风声,狗血红绳直接穿过纸人,冲到了我面前,撞了满地的纸屑。

我抓住了绳子,喊道:“左!”

程星河会意,立马就知道我什么意思了,奔着左边就跟我一起拽了过去,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绷直的狗血红绳跟线锯一样,迅速把左边密密麻麻的纸人吗,全部拦腰截断。

那些纸人一分为二,怨灵没地方寄托,数不清的纸人迅速跟断了电一样吗,哗啦啦的落在了地上。

“右!”

又一声下去,右边的纸人也纷纷中招,随着纸张破碎的声音,就落在了地上。

一时间,这里纷纷扬扬,全是纸屑。

俩人合力,没多长时间,把这里的纸人全给截断了。

数不清的黑气飘散出来,我一玄素尺全超度了。

程星河收回红绳,擦了擦头上的汗:“还是你小子有脑子——怎么想出来的?你碎纸机托生的吧?”

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

这会儿看清楚了程星河——他正奔着我们跑了过来,可步履蹒跚,犹如一个怀孕的大鸭子。

我顿时就看明白了——这货真是老鼠给猫当三陪,要钱不要命。

原来在“爱”那一层,他拿了值钱东西只会,眼瞅着跟阿里巴巴进了大盗宝库一样,瞅着这个好,那个也不赖,扔了这个拿那个,结果惊动了爱物鬼,一下给缠起来了,跟哑巴兰也失散了。

他找不到哑巴兰,装了一身东西,行动也不方便,于是没辙,一根狗血红线吊在了楼上,直接越了一层。

到了“欲”那一层,发现那一层已经干净了,有听见楼上有动静,赶紧上来找我们,结果刚看见一个值钱的香炉,就被纸人给围住了,他一生气就在那暴撕纸人,这就遇上了我。

我一瞅他除了浑身大了一圈,倒是没啥变化,这才放了心,但马上想起来了:“你不是说要找苏寻吗?他人呢?”

程星河一听直摆手:“别提了,洞仔真是踩着高跷走钢丝——艺高人胆大,我们在“痴”那一层,就听见他像是一个人往上走了,哎,别真是自己去找灵骨了吧?”

我的心一下就沉了,自从进了这个塔,除了程星河贪财本色隽永,大家似乎都有些变化。

被遮婆那影响的?

程星河再知道白藿香受伤不见,也着急了,可整个“恨”走完了,也没见到白藿香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——那就只能上最顶上那一层了。

不偏不倚正在这个时候,我们就听到了,宝顶上,传来了一个动静。

像是有人打起来了。

我们几个心顿时就沉了,赶紧往上跑。

这一跑不要紧,到了上面楼梯全塌了,几个人连滚带爬才凑到了宝顶上。

塔是逐渐往上收缩的制式,越到上面越小,这个宝顶跟个阁楼一样,不大,一眼就望到了头。

而这个宝顶上,有一个台子,上面是摆着一个倒了的鎏金莲花座——显而易见,灵骨以前应该就被放置在莲花座上,可现在——没了!

我心里顿时就揪了一下,立马奔着莲花座就过去了,可没走几步,我就看见,莲花座后面,有两个人。

苏寻和白藿香。

程星河一看,程星河一看,也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洞仔你干什么呢?”

跟刚才一样,苏寻卡住了白藿香,冷冷的说道:“她肯定不对!”

而白藿香本来就受了伤,现在脸色更难看了。

程星河立马拽了我一把:“这俩人……”

遮婆那……

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们俩先别激动——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?”

苏寻冷冷的说道:“她一开始用酸梅引庙鬼,我就信她不过,可你不听我的劝,还跟着她的圈套,去找返魂香,我放心不下,就一直在后面跟着,看她到底在动什么心思,一路跟过来,那些陷阱,我看都是她设下来的,所以……”

这算是苏寻说的最多的一次话了。

程星河也明白过来了,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:“合着是洞仔……”

看来,是苏寻在白藿香落单的时候,把白藿香一路拽上来的。

找了半天的凶手,感情竟然是苏寻?

我连忙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,但是你先听我说,这里面肯定是有内情……”

哑巴兰再也忍不住了,上去就说道:“洞仔,不管怎么说,你先把藿香姐给放了,还有,你把灵骨弄哪儿去了?”

苏寻一皱眉头,说道:“佛骨?我一来,这里就已经这样了,根本没看到什么灵骨。”

可话是这么说的,我却忽然发现,苏寻怀里,明明像是有一道光。

五彩缤纷——分明就像是佛光。

哑巴兰又往上追了一步:“真没有?可在你之前,根本就没人上来过啊!”

小白胖也用怀疑的眼神,看向了苏寻。

哑巴兰接着说道:“还有……你怀里放着的,是啥啊?”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立刻推了我一把:“妈的,原来遮婆那真的在苏寻身上。”

眼瞅着哑巴兰蓄势要把他扑倒,我则一下拍在了哑巴兰肩膀上,说道:“你先等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