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62章 大小灵骨

哑巴兰一愣,回头就看我:“哥,怎么啦?”

我没看哑巴兰,而是看向了苏寻:“你当初看见白藿香放了酸梅,又对着酸梅射金针了是不是?”

苏寻刚才听哑巴兰这么一说,脸色瞬间就晦暗了下去,显然十分受伤,但他还是梗着脖子,神色倔强,本来都准备好了被我们群起而攻之了。

而他一听我开了口,顿时也愣了愣,抬头看着我,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我说过三次了。”

我接着说道:“那你就从另一个角度再说一次——我记得当时你走在白藿香前面,是怎么看到白藿香放酸梅的?”

苏寻没想到我会这么问,想了想,才回答道:“当时,我走着走着路,小兰不小心踩到了我的鞋,我回头一看,就看见白藿香在处理酸梅。”

越说这个,苏寻脸色越不好看了,咬着牙,显然一脸委屈,但还是梗着脖子,一副清者自清的样子。

小兰……还新一呢。

哑巴兰倒是挠了挠脑瓜皮:“我踩过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我没回答,接着就看苏寻:“你把白藿香给弄醒了,我问她两句。”

苏寻显然不太乐意,像是怕白藿香从地上来个旱地拔葱,把我给剥了一样。

但我开了口,他还是照着我说的,捏在了白藿香脖子一个穴位上。

我刚才也看出来了,白藿香本来就是被苏寻给弄晕的,肯定是血流不畅,通过那个穴位疏通开就行了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白藿香皱起了眉头,醒了一看自己在苏寻身边,立刻就着急了,我连忙让她冷静点,接着问道:“你之前说,我拦着庙鬼的时候,是苏寻弄坏了木板,导致咱们几个差点掉下去摔死是不是?”

白藿香立刻点头,死死盯着苏寻:“他肯定有问题!”

苏寻嘴角一抽,倔强的看向了别处。

我接着问道:“当时乱哄哄的,你是怎么看见的?”

白藿香一皱眉头,也觉得我这话问的无厘头:“怎么看见的,用眼睛看见的呗!”

我接着说道:“你好好想想,当时那么乱,你不关心庙鬼是不是会吃人,为什么反而去看苏寻?”

白藿香眨了眨眼,想了想,这才说道:“我本来是一直在看你,不,”她脸瞬间一红:“我本来一直是在看庙鬼,但是不知道谁撞了我一下,我脚底下一踉跄,就看见苏寻不对劲儿,木板肯定是他动了手脚。”

苏寻一听,立刻抬起了头:“我当时就是听见了木头有动静,怕塌陷下去,才查看木头的糟朽情况的。”

白藿香瞪着苏寻,还是剑拔弩张的:“平时话那么少,原来留着狡辩的时候用呢?”

被人撞了一下啊。

程星河已经听出不对劲儿来了:“七星,你是不是弄清楚什么了?”

差不多,但还有一点。

我看着白藿香,接着又问道:“还有一件事儿,你是不是在我口袋里放过一个玉簪子?”

白藿香一愣,脸色微微就红了:“我没放过。”

跟白藿香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知道她很好猜透。

她撒谎的时候,有个特点,就是一定会转开脸,不去看你的眼睛。

现在就在撒谎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全听见了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声音。

当然,这不是那些纸人,而是地上的沙粒碎石——都冲着一侧滚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我们也觉出来,脚底下开始震颤——整个塔倾斜的越来越厉害,眼瞅着要倒了。

哑巴兰连忙说道:“哥,你这些问题都太无厘头了,这塔可是快塌了,眼看着罪魁祸首就在咱们眼前,倒是……”

程星河也怕死,但是他信得过我,就把哑巴兰的肩膀给摁住了:“你着什么急啊,你还不知道七星,他问话,肯定有他的道理,小孩子懂个屁。”

不过程星河也还是偷偷踹了我一脚:“这个环境不适合装逼,我劝你速战速决,我可不想现在就下去找我爹。”

我则盯着也开始紧张的白藿香:“是谁给你的?”

白藿香咬了咬牙,这才说道:“是……是哑巴兰给我的。”

这话一出口,程星河一下就愣住了,转脸看着哑巴兰:“你啥意思啊,不是,你要脱单,也得明白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吧?”

哑巴兰连连摆手:“藿香姐,你这话怎么说的,我什么时候给你簪子了?”

接着哑巴兰求助似得看着我:“哥,你说是不是这个邪祟狗急跳墙,要往我身上泼脏水,挑拨离间啊?”

白藿香一听这话也变了脸色,像是下定了决心,这才说道:“是,是在庙鬼那的时候,哑巴兰说那个东西是他在家里拿的护身符,在危险的时候,能保平安的,才给了我一个,我……”

她红了脸,没有说下去。

我明白了。

她是担心我,所以在我背着她过“爱”那一层的时候,偷偷把那个“护身符”放在了我身上。

她不知道那东西,会招来“爱”那一层的执念鬼。

程星河也听出不对劲儿来了,盯着哑巴兰:“怎么回事?哑巴兰,你有好东西,怎么没想着我们?酒足饭饱勾二嫂,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没节操了?”

嘴里说着,程星河的手伸到了后腰——是他动手之前的习惯性动作,要抽狗血红绳了。

苏寻也死死的盯着哑巴兰,像是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样:“难不成……”

哑巴兰呼吸立刻急促了起来,连连摆手:“不是不是,哥,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,这明明就是这里的镇物挑拨离间,就是要破坏咱们之间的信任,让咱们自相残杀啊——哥,你不记得进门的时候,那两个自相残杀工匠兄弟了?你,你可千万不要中计,步了他们的后尘!”

我看着哑巴兰,平淡的说道:“白藿香和洞仔我问完了,现在我问你——你是怎么知道苏寻怀里有东西的?”

哑巴兰一愣:“这,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哥你肯定也看见了——程二傻子也看见了啊!”

我答道:“我会望气,是看见佛光了,程二傻子有二郎眼,也比别人看见的东西多,可哑巴兰你既不会望气,也没有二郎眼,是怎么知道苏寻怀里有东西的?”

从外面看,可看不出来——忽视掉苏寻胸口的佛光,他的衣服穿的妥妥帖帖的,根本就不像是藏了东西的样子,就算藏,也最多放个核桃之类的。

哑巴兰吸了口气,努力想证明自己:“灵骨也不大,从外面看不明显,也很正常啊,我就是看见,他胸口像是放着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
我知道苏寻胸口的口袋是常年放着个东西,一个小方盒子。

可我接着对哑巴兰就笑了:“对,你说出这话来,那就敞亮了——我再问你最后一句,你怎么知道灵骨不大的?你见过?”

哑巴兰的脸色彻底变了。

我们进来的时候,就看见了很多没有舌头的肉身坐化佛。

所以,我们在脑子里面,自动就觉得,宝顶上供奉的大法师灵骨,也肯定是个肉身坐化佛。

没进塔的时候,哑巴兰还嘀咕了一句,到时候把大法师的肉身佛取下来的时候,他劲儿大,负责扛着。

可怎么一进了塔里,你就知道“灵骨不大”,甚至能藏在人身上?

我看着他就笑:“这么说来,还是我们想错了——原来灵骨,是舍利子啊?哑巴兰?”

哑巴兰的表情彻底变了,那个愣头愣脑的表情,冷不丁就眉尾上扬,嘴角斜勾,是哑巴兰自己从来没出现过的表情。

凛冽而又锋芒毕露。

白藿香和苏寻一下也全愣住了。

他微微一笑,带着点居高临下的倨傲看着我:“你不是一般人。”

实不相瞒,我要是一般人,已经死了八百回了。

之前的一切都解释的桶了——难怪江采萍刚要说出真相的时候,他出来把江采萍打退,难怪江采萍一看见他,就要躲起来。

我当时就觉得奇怪,江采萍能凝结成实体,能力不在煞之下,为什么怕一个玄阶的哑巴兰?

他怕是存了心思,连江采萍也要灭口——倒是幸亏江采萍跑得快。

更别说,甩开了程星河,跟我们一起上塔,搬起了压怨石的是他,被纸划破了,用血腥气引过纸人的,也是他。

一开始我就觉得奇怪,这遮婆那既然能让人挑拨离间,心计自然很深,绝对是不会把自己给暴露出来的——而白藿香和苏寻,一进了塔里,就成了头号嫌疑人。

真的遮婆那要是潜伏在了我们身边,怎么可能让自己粘上这种嫌疑?

所以那会儿我就觉得,她们俩只是烟雾弹,真的遮婆那,不可能在她们俩身上。

而他确实没让我失望,隐藏的确实不错,我一开始都没找到疑点——他出的唯一一个纰漏,就是他太着急了。

我也对他笑了笑,压在他肩膀上的手一下用了力气:“我也有说错的时候——不应该跟你叫哑巴兰了,现在我应该跟你叫,遮婆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