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566章 你的真名

程星河还想说话呢,我一下蹬上去,就往宝顶上跑。

程星河还纳闷呢,追着问我这么着急干啥,我也没回头,一路爬到了塔上,这时塔晃动的越来越厉害,到了宝顶,苏寻他们还在上面呢。

我立刻看向了苏寻:“灵骨找到了没有?”

苏寻回过神来刚要说话,白藿香答道:“我跟苏寻在这附近找了半天了——根本没有灵骨的踪迹。”

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没有?

那灵骨能上哪里去?

哑巴兰赶忙问道:“是不是让遮婆那拿走了?”

白藿香皱起眉头:“照着小白胖之前解说的,灵骨是用来镇压遮婆那的,按理说没法动灵骨啊!”

我立马问苏寻他们:“那看见小白胖没有?”

苏寻有点尴尬的摇摇头。

这个宝顶并不大,一眼就望到头了,小白胖那么大块头,上哪儿去了,人间蒸发了?

这个时候,我就注意到了那个鎏金莲花座——看来,这塔里失控,就是从这个莲花座倒塌开始的。

程星河这会儿也跟来了,呼哧呼哧的说道:“七星,其实一开始,我就觉得小白胖的出现有点不对劲儿——你说,是不是小白胖也暗藏私心,趁着咱们在前面拼命,自己把灵骨给……”

可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了起来:“趁着我不在,你血口喷人啊!幸亏我及时醒过来来了!师哥,你可千万不要相信那个财迷疯的话,我赤胆忠心,在这里呢!”

顺着声音一看,我才发现,原来宝顶外侧延展出了一个类似阳台的位置,而那个位置被莲花瓣装饰完全挡住,又在宝顶外面,小白胖的声音就是从那传来的,

过去一看,只见那裂出了一个大缝隙,小白胖蜷缩在里面,满头是血,说是刚才庙鬼出现的时候,他往外面一躲,踩空就掉里面了,摔的人事不知,这才刚缓过来,说幸亏我们还没走,要不他真要成风干腊肉了。

从我们站着的角度,还真不好发现,要不是他喊出来,现在也不好找。

而这个时候,整个塔又是一阵剧烈摇晃,墙壁上咔吱咔吱作响,檐角的风铃也疯狂的响了起来。

不好了,这里马上就要塌了。

程星河着急:“那就赶紧走吧!别管什么灵骨了,反正那个遮婆那也给搞定了。”

小白胖连忙说道:“那怎么能不管,师哥你看!”

我这才看见,缝隙深处,有一个锦盒。

锦盒上有锦绣的金色卍字纹,显然是跟宗教有关的东西。

小白胖邀功请赏的说道:“我也知道,我是个战五渣,在师哥你身边,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,所以我就动用了我的小脑瓜,帮你来找灵骨,可费了大劲儿了,你看怎么着!”

程星河也过来了,这个时候,塔摇晃的更厉害了,立马说道:“那你倒是把灵骨给拿出来啊,还待在那里干啥,要下个蛋还是怎么着?”

小白胖一下露出了很尴尬的表情:“我倒是想,不过你看我……”

仔细一看,那个缝隙不大不小,小白胖挤进去已经是实属不易,而那个盒子躺在了缝隙的最深处,偏偏跟小胖子伸下去的手指头,就差一指头距离,够不着。

不光如此,小白胖下去的时候应该也是竭尽全力了,又是收腹又是挺胸,可正因为如此,他整个身子都被卡在了缝隙里面,上不去下不来。

程星河立刻“啧”了一声:“谁让你吃那么胖?”

小白胖委屈的说道:“我吃这么圆,就是怕被别人看扁了……”

啥时候了还有心情贫,我刚要说话,可这个塔已经支撑不住了,不光脚底下轰隆隆一阵响,头顶上也跟下雹子一样,噼里啪啦往下掉砖头瓦块。

小白胖顿时一脸恐惧:“师哥,咱们还是快走吧,我可不想被挤死……”

这样下去,大家都得被埋在里面。

我转脸就看向了苏寻程星河:“你们趁着现在,赶紧从塔里下去,我去拿灵骨,救小白胖。”

看着那个缝隙的尺寸,我下去应该能够到——而且我手指头胳膊都长。

白藿香放心不下,连忙说道:“我留下帮你……”

可说着,她脸色更不好看了。

我说你伤还没好,逞什么强呢?赶紧走,千万别浪费时间了。

程星河一听,当机立断,也知道犹豫更浪费时间,直接带着他们就往楼下跑,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:“七星,你可得小心点,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

你他妈的什么嘴,乌鸦托生的?

“咯吱……”

他们刚下去,眼瞅着这个塔就要倒下来了,我立马下去伸手够灵骨。

看样子没啥问题——可谁知道,这个时候,塔晃动的更厉害了,这个动静,像是塔要拦腰截断,这个缝隙被挤了一下,我手刚下去,就觉得四肢百骸一痛——妈的,缝隙变小,我也给夹在这里了。

可我还一句娘没骂出来,先听见了小白胖在一边发出了鬼哭狼嚎一样的叫声:“妈耶——师哥,我是不行了……”

小白胖比我圆滚滚,这一次缝隙变小,还幸亏他帮我撑着,不然我就更够呛了。

我连忙说道:“别号了,我现在就去拿灵骨……”

这么说着,我行气上来,拼了全身的力气,要把这个缝隙撑的更大一些。

可这个塔已经千疮百孔,再也撑不住了。

只听“哄”的一声,四面八方全是烟尘,我们俩身上一轻,只觉得天旋地转——这塔终于塌下来了。

小白胖死死的盯着那个盒子:“哥,灵骨!”

既然已经塌下来了,那也没啥好怕的了,我一脚踹开身边的的木板子,身子潜下去,一把抓住了那个锦盒。

与此同时,破风声和砖石瓦砾跟失重一样,一起从我们耳边呼啸而上,乒乒乓乓就往外面身上砸。

熊胖子死死的抱住了身边的木板,发出了垂死一般的哀嚎:“妈呀……”

无数的木屑冲着我们划过来,我眯着眼睛,就看出来,塔确实是从宝顶开始损毁,但是三层一下的塔基看样子挺结实,还屹立不倒。

我立刻一把将小白胖拽过来,另一只手运足了气,想攀在一个地方——只要能抓住了,运气好,就死不了。

可这里的木板糟的厉害,一抓就粉,根本没有着力点,正觉得心里越来越凉,忽然一道破风声从木屑之中唰的一下穿过来,直接缠在了我腰上。

这个力道被我和小胖子两个人的体重狠狠一坠,就把我们下降的势头给截断了!

这个准头——是哑巴兰的金丝玉尾,和程星河“勾活兔子”的技术。

果然,抬起头,就看见他们站在了三层的塔基上,齐刷刷的松了口气。

这一下算是千钧一发,再晚一会儿,我和小白胖只好成为肉酱。

天不绝我啊。

从绳子上下来。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,我才觉出自己炸了一头的冷汗,被风一迎,冷的要命。

小胖子则小心翼翼的从我身上下来,两只脚踩到了一层大堂的地面上,才几乎喜极而泣:“活了……活下来了……师哥,你简直是小母牛坐飞机——牛逼上天了!”

我盯着小白胖,说道:“我问你个事儿,你怎么称呼?”

小白胖正高兴着呢,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就僵住了:“我?啊,你看我这脑子,我还没自我介绍呢,我叫费扬,大家有时候也管我叫肥羊,哥你爱叫啥都行。”

说着,直往外走:“咱们赶紧走吧,我是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呆着了。”

我却拉住了他,一只手摁在了他肩膀上:“等会儿。”

小白胖的脖子一下就有点不自然了,缓缓转过头:“师哥,还有啥事儿?”

我盯着他的眼睛:“我问的,是你的真名。”

小白胖的笑容冻住,眼神瞬间暗了一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