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568章 擦风府穴

晚了?

我还没听明白,忽然面前的小白胖猛地趴在了地上,不动了。

哑巴兰不由一愣:“这咋说扑街就扑街了……”

不对!

我忽然就看见,小白胖嘴角露出个笑,身上,一股子黑色的秽气,猛然就炸起来了。

坏了——这个塔已经塌了,它从宝顶的阵法之中逃出来,即使还在塔内,那被困住的能力,也被释放出来了很多,只要再把灵骨丢到了塔外面,它就真自由了。

这个大法师,要动真格的了!

眼瞅着那秽气升腾而起,凝结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形。

程星河的二郎眼早看清楚了,大声说道:“七星,小心,真是个法师!这恐怕是……”

恐怕就是这个灵骨的元神了。

而那个模糊不清的人形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这么快?

苏寻反应最快,面无表情的抬起元神弓,“咻”的一声,对着那个人形的风池穴就射了一箭。

可感应到了那一道流光,那人影敏捷歪头,流光反而奔着我脑袋过来了。

苏寻顿时一僵,我立马把身子折过去,觉出那道流光擦着我头发就过去了。

妈的好险。

而那个人影趁着这个势头,就要把我手上的锦盒给抢到手。

破风声炸起,我运了水天王的神气就上了诛邪手,直接架在了那个人影的手上。

采听官能听到一阵浑浊,忽远忽近的声音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还真粘带了神气……”

这声音跟魔音穿脑一样,别提多难听了——活像长指甲挠毛玻璃!

程星河哑巴兰全反应过来了,金丝玉尾和狗血红绳瞬间全追着弹开了上来,可那个身影以活人几乎达不到的速度凌空翻身,全部避开。

眼瞅着金丝玉尾和狗血红绳对我过来,我也跟着闪避过去,心里清楚,这东西能当白虎局的镇物,眼前的这些本事,虽然足够让人吃惊,但大概对他来说,也只是小菜一碟——真要是把灵骨拿出塔外,没东西能镇它,我们绝对打不过!

那个身影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呼啸一声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这一下没闪避过去,我只觉得好像许多冰冷的手在推我——像是想把我从自己身上推出去!

我头壳顿时就给炸起来了——这东西是想跟之前附身在小白胖身上一样,再附身到我身上!

只要能到了我身上,那在座的,没有一个是它对手!

卧槽,这下麻烦大了!

就在那个冰冷的,雾气一样的东西要覆盖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一下咬紧了牙——他妈的,这是我的身体,凭什么让你上来作妖!

不让……我像是挡在一扇门前面一样,只有一个意志——绝对不让你上来!

没想到,我这个念头一起,那个灰扑扑的身体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一样,竟然猛地被震出去了老远。

程星河看清楚了,一下高兴了起来:“七星,看不出来,你偷着练了护体神功了?少林寺的招数还是武当山的招数?”

护你大爷,我咋不知道?

可还没等我想明白,监察官之中立刻听到了那东西难以置信的声音:“真龙……”

真龙?

但是这一下,我自己脚步也因为反作用力一个踉跄,往后一退,脚就踩空了,身体一轻,就失去了平衡。

风在耳边一擦,我一下就想起来了——他妈的,我好死不死,正好掉刚才跟苏寻清理出来的地宫入口里了!

那个身影犹豫了一下,我就听见外面又是一阵破风声响了起来——显然程星河他们追过来了。

那法师跟本就不想跟程星河他们纠缠——灵骨还在我手上呢,于是那个身影直接跟着我就扑下来了。

我凌空转身,调整姿势落在了地宫,那东西再也不敢打我身体的主意,只一心一意的盯着我手里的盒子,接着,直接扑过来了。

我往后退了一步,对着它就笑了。

那法师的身影显然怔了一下,并不知道我在笑什么,但是我感觉得出来——自从刚才被我撞开,它对我竟然有了几分忌惮。

我一只手就摁在了脚下一个东西上,擦拭了起来。

因为我刚好,落在了那个穷奇庞大的身体上。

我擦干净了它的风府穴。

眼角余光就看见,一道澄澈极了的青气倏然出现,直接落在了那个庞然大物的后背上,不见了。

我擦干净了元神回身体的通道——那个穷奇被隔离在外面的元神,回到身上了。

脚底下一颤,那个巨大的身影,一下就动了起来——好像地震一样。

那个身影一下就僵住了。

它应该知道,我下去把穷奇给收拾了,还以为穷奇已经造不成威胁了,但是它没想到,我用的是这种方法——它也是看得起我,要不是这种阻隔元神的法子,我怎么打得过穷奇?

轰然一声巨响,穷奇巨大的身影猛地立了起来,接着转过了脸,对着那个法师的身影,就撕咬了过去。

这穷奇一起来,跟刚才的形象,竟然完全不同了——它浑身都闪耀着澄澈极了的青光,那种威武雄壮,俾睨天下,简直让人浑身炸鸡皮疙瘩。

这种壮丽的形象——真不愧是四大凶兽之一!

法师的身影猛地后退,但是穷奇也很快,追着法师的身形就过去了,法师拼命向上移动,而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响,我脚底下一阵震颤,就看见穷奇身上,竟然直接展开了两扇翅膀!

对了,跟《山海经》里面形容的一模一样——人面,虎身,有翅!

那张脸,也端端正正,不怒自威,很像是庙里的神将。

眼瞅着穷奇载着我就腾空而起,我立马蹲下抓紧——这穷奇身上,有厚重温暖的毛皮,是跟虎皮差不多。

眼前顿时一片大亮,眼睛适应了光线,就看出来了,程星河他们都在我脚下。

他们本来地宫入口附近焦急的找我,结果穷奇振翅而起,我竟然出现在了穷奇的背上,他们一瞅,全愣住了。

我赶紧从穷奇身上跳了下来,眼瞅着穷奇跟那个虚幻的法师身影缠斗了起来,程星河一把抓住我:“你他妈的现在连凶兽都会骑了,你有驾照不?”

有你大爷、

我只顾着看眼前的画面,根本也没心情搭理程星河——因为眼前的画面,震撼无比,简直跟5d大片一样。

穷奇本来就是看守那个大法师的,自古以来,都是一物降一物,穷奇作为“守卫”,肯定也不是白来的,肯定有啥对付大法师的独门诀窍。

可再仔细一看,我顿时就皱了眉头——不对啊,这个穷奇一开始虽然威猛,但是很快就露出了颓势,像是没什么力气一样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:“是你把穷奇给压虚了?”

我压个屁——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,不好,恐怕是穷奇的元身被阻隔在身体之外太长时间,现在精气不够了!

果然,那个大法师的身影倒是越来越强,“咣”的一声,穷奇的头颅猛地一歪——像是被大法师给打偏了。

卧槽,穷奇衰弱,对付不了,那岂不是更难弄了?

而大法师显然已经不把穷奇放在眼里了,我觉得出来,他像是正在看着我!

我头壳一下就炸了起来,但是脑子一转,忽然就就想到了一件事儿。

那些前来降服它的法师,为什么没有舌头?

除非……他怕!

可舌头有什么可怕的呢?

法师,舌头……我立马就明白过来了:“这东西,最怕的应该是某种经文!”

程星河脑子很快:“所以……它才会拔走了舌头……对了,肉身坐化法师肯定会念经,庙鬼没舌头……”

庙鬼是修行者的残秽化出来的,有可能,也能念经文!

哑巴兰立马就高兴了起来:“那到底是什么经文,咱们赶紧念出来,帮帮那个穷奇!”

穷奇刚从你身上被赶下来不久,你倒是不记仇——苏寻这么看着哑巴兰,显然对哑巴兰更欣赏了。

经文……

我立马把自己会背的经文背了出来。

可我背的,全不起作用。

那难道,是某种特定的经文?

可经文那么多,会是哪一种呢?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七星,你可得快点想——你看!”

只听“轰然”一声响,穷奇庞大的身体整个侧翻,激起了一地的土,地板一起战栗了起来,残存的塔基也跟着摇晃了起来,跟闹地震一样!

我也想快点,可谁知道是哪一种呢?

哪怕一个一个的试,也需要时间啊!

可眼下这个形势——穷奇可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!

果然,这一下,穷奇已经挣扎不起来,而那个法师的身影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我脑壳顿时就炸了,刚想把七星龙泉抽出鞘,再抵挡一下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急切的从我身后响了起来:“相公,尊胜陀罗尼经!”

这个声音娇柔又甜美,我猛的回过头,果然,是江采萍!

我也没顾得上跟她招呼,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们谁会背尊胜陀罗尼经?快快快,跟我一起!”

“如是我闻。一时薄伽梵。在室罗筏住誓多林给孤独园……”